唐军的追赶速度极快,魏军仅仅走了五十多里,就被唐军追上。

    “魏军休走,人头留下!”

    在方离的亲自指挥下,三万唐军高举刀枪,摇旗呐喊,漫山遍野的追赶。

    亲自殿后的庞涓见唐军中计,心中暗自狂喜,看来总算可以出一口心头的恶气了!

    “竟然是方离亲自追来,看来上苍注定要我庞涓立下大功!”

    战事很快爆发,庞涓率魏军转身迎战,短兵相接,直杀的血肉横飞,伏尸遍地。

    两军激战正酣,斜刺里鼓声大作,左驷、邓庐两员魏将各率一万精兵从隐蔽之处杀出,与庞涓三面夹攻,杀的唐军大败而逃。

    “速撤,把旌旗等没用的东西全部扔掉,逃命要紧!”

    方离拨转马头,一脸恐慌的向南逃窜,胯下奔霄马撒开四蹄,疾驰如风,很快就把魏军甩开。

    庞涓占了便宜,哪里肯舍,亲自指挥魏军战车穷追不舍:“方离这厮就在败兵之中,只要能够将之斩杀,何愁唐国不灭?”

    魏军一口气歼灭了将近两千唐军,士气高涨,在庞涓、暴龙的引领下,漫山遍野的咬住唐军不放。

    眼见魏军战车追的近了,负责断后的典韦大喝一声,突然掷出一把飞戟,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准确的掀翻一匹战马,连带其他马匹东倒西歪,一乘战车登时瘫痪。

    赵云不甘示弱,从士兵手里讨来五六杆红缨枪,待到魏军战车逼近,便从斜刺里猛地插进车轱辘的缝隙之中。

    正在高速奔驰的战车猝不及防,轻则车辕断裂,战车瘫痪,重则当场翻车,车毁人亡。

    “老司机稳一点,怎么能随随便便就翻车了呢?”

    带头逃窜的方离唯恐魏军放弃追赶,急忙亲自吹响收兵的号角,提醒典韦与赵云悠着点厮杀,千万别打的魏军鸣金收兵,那样两千将士可就白白牺牲了。

    幸好庞涓对唐国的仇恨足够强烈,亲自指挥战车围剿典韦与赵云:“将那个掷戟的大汉与骑白马的武将围杀了,以绝后患!”

    趁着赵云与典韦吸引了魏军注意力之际,唐军快速撤退,总算摆脱了魏军的纠缠。

    见大军安全甩开魏军,赵云与典韦也不恋战,率领殿后的三千多骑兵策马扬鞭,绝尘而去。

    左驷、邓庐二将一脸遗憾的望着庞涓:“终归是被方离逃走了,真是可惜!”

    “去死!”

    庞涓举起佩剑,在一名奄奄一息的唐卒胸口补了一剑,登时血如泉涌,还有一口气的唐卒登时两腿一蹬,气绝身亡。

    庞涓连血渍也不擦拭,直接收剑归鞘:“继续追下去,唐军没有战车,以步卒为主。适才乃是靠着骑兵拦截我军,才得以摆脱。我军全力追赶,不出五十里定能追上!”

    “庞帅,佩剑血渍未干便归鞘不吉利。”邓庐在旁边提醒一声。

    庞涓不屑的道:“我庞涓从来只信自己不信命,如果可以,我恨不得把所有唐国人的鲜血装进剑鞘,这将是我一生的荣耀!”

    在庞涓的指挥下,将近五万魏军继续向南穷追唐军不舍,马蹄隆隆,战车粼粼,卷起漫天尘土。

    追了十多里,天色逐渐大亮,魏军将士已经有些饥肠辘辘。

    “启禀庞帅,前方发现唐军炉灶。”提前哨探的斥候飞马来向庞涓禀报。

    庞涓下令全军就地小憩,埋锅造饭,等吃饱喝足之后再继续追赶。并亲自带了邓庐、左驷、暴龙等人前去查看唐军的炉灶。

    只见在山坡上散落着大约三百个炉灶,大部分都是由石块与黄土临时垒砌,此刻灰烬尚未完全熄灭,可见唐军走的甚急。

    庞涓弯腰蹲在一个炉灶前,鼓着腮帮子朝灰烬吹了几口气,尚未完全烧透的枯枝又重新燃烧起来。

    “估计唐军离开不足二十里,全军吃饱喝足后全力追赶,一定要把方离这厮生擒活捉,以泄吾等心头之恨!”庞涓跳起来大声下令。

    魏军以最快的速度填饱肚子,由庞涓居中,邓庐在左,左驷在右,分作三支齐头并进,漫山遍野的穷追唐军不舍。

    狂追了二十余里之后,已经能够望见唐军踩踏的烟尘,庞涓催兵疾进。

    就在这时,赵云、典韦再次率骑兵从一处山坳后面杀出,缠住魏军战车厮杀,阻挡了大半个时辰后方才甩开魏军战车,从容退却。

    庞涓气得暴跳如雷,下令把一千五百乘四驾马车就地驻扎,将战马解下来组建轻骑兵,由自己与暴龙统率着继续追赶唐军,不斩方离,誓不退兵。

    邓庐提出质疑道:“庞帅,唐军已经向南撤退了四五十里地,方离为何不退回雍城,反而一路向南逃窜,这里面莫非有诈?”

    “据斥候禀报,白起于数日前在伊阙全歼十万楚军,唐国荥阳、河内完全暴露在秦国的刀枪之下。我猜方离十有八九急着回去镇守老巢,所以才弃了雍城向南逃窜。”

    庞涓给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不停地督促大军继续向南追赶。

    庞涓留下五千魏军留在原地看守战车,自己带着邓庐、左驷、暴龙三将率领剩下的四万多魏军继续沿着唐军撤退的路线穷追不舍。

    晌午时分,魏军斥候又发现了唐军的炉灶,庞涓再次带着众将前来查看。

    庞涓默默的清点了一番之后,不由得笑出声来;“哈哈……看来唐军被二十万秦军吓破了胆,出现了大量逃兵,此时不把方离活捉或者阵斩,更待何时?”

    “庞帅何出此言?”邓庐与左驷俱都一脸不解。

    庞涓指着炉灶侃侃而谈:“清晨之时,唐军遗留下来的炉灶有三百多个,而现在只剩下两百七十多个。按照每百人左右使用一口炉灶,这表明一上午的功夫,唐军减少了三千左右。”

    “有道理!”

    众魏将俱都佩服不已,“庞帅观察的真是仔细,怪不得大王如此器重与你!”

    当下魏军借助唐军留下的炉灶生火做饭,众将士草草填饱肚子,在庞涓的率领下继续向南穷追唐军不舍。

    一直追到傍晚,两军依旧保持着二十里左右的距离,这让庞涓又气又恼,不停地催兵疾进。

    邓庐再次提出建议:“庞帅,唐兵退的甚急,我军已经追了一百余里,不如撤兵算了?”

    庞涓想起魏斯给自己写的书信,胸口就如同压着一块大石:“不行,吾等此刻在主公眼里可是屡战屡败、劳而无功、将骄兵庸,若不建立大功,如何洗刷耻辱?”

    庞涓手中马鞭向南一指:“再向南追赶一百五十里就抵达黄河岸边了,唐军想要过河定然受阻。此乃上天赐给我等重创唐军的良机,岂能踌躇不前,坐失良机?”

    既然庞涓坚持追赶,邓庐便不再反对,拱手领命:“那我军便追到黄河岸边,无论胜负,最好莫要再追。”

    “本帅心中自有计较!”

    庞涓马鞭一指,率领魏军继续追袭。

    又向前赶了十余里,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庞涓命令人困马乏的魏军就地修整,等填饱肚子后再连夜追袭。

    这时候斥候再次来报,又发现了唐军的炉灶,并且减少至两百三十个左右。

    庞涓亲自查看后信心倍增,对众将校道:“唐军已是强弩之末,人心惶惶,一下午的功夫又逃散了四千左右,等我们追到黄河边上之时,只怕已经所剩无几。将士们务必全力追赶,捉住方离可是天大的功劳!”

    在庞涓的鼓舞下,魏军振作精神,鼓起斗志,点起火把,继续连夜追赶,一副不灭唐军誓不收兵的姿态。

    追至下半夜,魏军再次发现了唐军野炊的炉灶,这次从两百三十个锐减至一百五十个。

    庞涓再也沉不住气,决定与暴龙率领六千骑兵快马追赶,一探究竟。

    “本将与暴龙率骑兵在前追赶,你二人率步兵随后支援,绝不能让方离和这支唐军走脱!”

    马蹄声隆隆,庞涓与暴龙率六千骑兵盯着唐军的火把一路穷追,眼见愈来愈近,只剩下十余里左右。

    庞涓拔剑在手,大声催促:“将士们,再加快些速度,生擒方离就在今夜!”

    又向前追了小半个时辰,眼见即将赶上唐军,前方的火把突然全部熄灭,唐军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变得无影无踪。

    “奇怪,唐军逃到哪里去了?”暴龙手挽大锤,一脸诧异。

    庞涓举起火把极力眺望,发现路边有一棵参天大树,上面似乎刻着一些文字,便策马向前观看。

    “庞涓死于此树下?”

    庞涓举着火把读了出来,“何人在这里戏弄于我?”

    “杀啊!”

    突然间,山坡周围爆发出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如同惊涛骇浪,声振寰宇。

    一刹间,数万盏火把同时亮起,围成一个半圆将六千魏军骑兵困在中央,乱箭齐发,犹如狂风骤雨,瞬间射的魏军人仰马翻。

    庞涓拨马欲走,大树上有人大喝一声:“庞涓,快快下马受缚,饶你不死,否则今夜便是你的死期!”

    庞涓扭头看去,发现猫在树上的人赫然就是方离,此刻正弯弓搭箭瞄准了自己。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