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卖报小郎君

第三百九十章 丘比特之箭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姐姐小嘴里一股酒味,非但不难闻,反而是个不错的体验。温软、湿润,还有淡淡的酒气和芬芳,999个赞.....等等,我在想什么,现在不是品尝小嘴的时候。

    秦泽掰开姐姐的胳膊,直起身,然后......就看见子衿姐站在沙发边,生无可恋的看着这一幕。

    生无可恋是秦泽脑补的,因为子衿姐脸上没有表情,鹅蛋脸僵硬着。

    好尴尬,连空气都变得尴尬起来。

    不是因为心虚,纯粹是觉得,和姐姐亲嘴这件事,被人看见贼尴尬。

    这和拍戏不同,这一幕要被爸妈看到,死路一条。

    “那,那个.....我姐又喝醉了。”秦泽假装苦恼的表情。

    “呵呵。”王子衿扯了扯嘴角。

    “呵,呵呵.....”秦泽。

    “阿泽,你怎么下得了口?”王子衿幽幽道。

    秦泽也喝了不少酒,思维模式和平时有点不同,听到这话,他下意识的想:什么意思,我没帮我姐姐口啊。

    “......”秦泽抓了抓脑袋,“子衿姐,其实我们在温习演技。”

    王子衿愣了愣,认真道:“这就是你亲姐姐的理由?”

    亲姐姐和亲姐姐不是一回事。

    这时,姐姐又撒泼,叫道:“你滚你滚,我在婚礼上等你这么久,你怎么还不来。”

    两条大长腿啪啪乱蹬。

    秦泽朝王子衿耸耸肩,看吧看吧,我说在演戏吧。

    王子衿敲了敲闺蜜的脑瓜,气道:“这就是你亲弟弟的原因?”

    亲弟弟和亲弟弟不是一回事。

    秦宝宝睁开眼,嚷嚷:“要你管,要你管。”

    王子衿怒道:“你亲我男......”

    秦泽一抖。

    “算了,懒得跟你一般见识,你都醉成这样了。”王子衿嘀咕道:“我们不一样。”

    秦宝宝不服气:“有什么不一样,你吃屎长大的吗。”

    好糟糕的台词。

    秦泽默默捂脸。

    王子衿嘴角抽搐。

    秦宝宝哼哼唧唧两声,娇憨的表情,她又睡着了。

    良久,王子衿叹口气:“别傻愣着,抱她回房睡觉。”

    可以可以,姐姐萌混过关。

    抱着姐姐往房间走,秦泽道:“子衿姐,电影杀青了,不过我姐有点入戏太深的样子。她刚才说的婚礼,就是最后女主角嫁给了别人,结局老虐心了。”

    王子衿点点头:“我知道,姐弟俩的虐心小说,这几天我看完了。”

    “等电影上映,咱们一起去看。”秦泽假装淡定。

    “看你和宝宝亲嘴?”王子衿幽幽道。

    “......”秦泽。

    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王子衿帮闺蜜脱掉外套,正要脱裤子,扭头,瞪秦泽一眼:“你站边上干嘛,出去。”

    我没想过要干,老是冤枉我。

    秦泽委屈的离开房间。

    王子衿轻轻掖上被子,小手拍拍闺蜜脸蛋,说:“你这家伙,没药救了。”

    她低声说:“宝宝,我再问一遍,你最喜欢的是谁。”

    这个问题她曾经问过,当时得到的答案,让王子衿差点怀疑人生。

    现在,她想再问一次。

    “魔镜魔镜,告诉我,这世界上谁最漂亮。”秦宝宝睁开眼,吼吼吼笑道:“当然是秦宝宝啦,我的主人!”

    王子衿一头黑线,“秦宝宝,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秦宝宝抛来一个白眼:“我干嘛告诉你。”

    王子衿一惊:“你没喝醉?”

    秦宝宝立刻揉着脑袋,咿咿呀呀:“脑袋有点疼,身子发软,但意识还是清醒的。”

    “对了,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秦宝宝不解道。

    “没,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打算谈恋爱。”王子衿虚伪道。

    “哎呦,谈什么恋爱,我最喜欢的人,当然是子衿你啦。”秦宝宝虚伪道。

    王子衿冷笑一声,睁眼说瞎话。

    “你喜欢我什么。”

    “天天都离不开纸巾。”

    王子衿:“......”

    我恨这个名字。

    秦宝宝喝的有点多,勉强说了几句,困意上涌,睡着了。

    王子衿关门离开房间,正好碰到洗澡出来的秦泽。

    “这么快?”

    “我一直都很快啊,多线操作。”秦泽说。

    “那陪我喝点酒?”王子衿心说,真不愧是快枪手。

    “我今天喝了不少酒,不能再喝了。”秦泽道。

    “那我自己喝。”王子衿幽怨道。

    “还是.....可以再喝一点的。”

    两人从酒柜里拿了一瓶洋酒,兑着绿茶,坐在阳台松软的单人沙发,品酒,聊天,欣赏夜景。

    “子衿姐,过年不回家,真的没事吗?”秦泽说。

    “肯定有事啊,”王子衿撇嘴:“但我毕竟在叛逆期嘛,才不管这些呢。”

    秦泽:“......”

    这位姐姐,似乎没搞清楚自己的年龄。

    子衿姐,年芳二十六,可不是十六。

    “你和苏钰倒是两个极端。”秦泽苦笑一声。

    “怎么说?”王子衿端起酒杯,抿一口。

    秦泽大致说了苏钰的情况,“她和父母关系都不好,孤孤单单的,子衿姐却因为家里人安排结婚,头疼而离家出走。”

    王子衿表示很同情,“两个极端,但都可怜。”

    秦泽心说,苏钰现在不可怜,她现在可开心了,活在裆下。

    两人又聊起拍电影的趣闻,秦泽说,王子衿听。听到秦泽最后为这部电影写歌,子衿姐很是羡慕。

    “阿泽,你帮宝宝写了这么多首歌,什么时候帮姐姐也写一首?”王子衿说。

    她委屈道:“宝宝多幸运,想当明星,你就写歌,开公司。她想要什么,你就会满足。”

    “而且她身材这么好,胸又大,我老羡慕她了。”

    这些话,她当着男朋友的面说出来,毫无压力。

    “子衿姐.....突然想写一首歌给你。”秦泽说。

    “什么歌?”

    “伤心太平洋。”

    “......”

    子衿姐的胸围和苏钰相仿,其实这个尺寸很不错了。毕竟我国女性的胸围,大多在ab之间,c已经是上等之资。姐姐这种d级别的大佬,很少见的。

    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王子衿每次看见秦宝宝的凶器,就感觉自卑。在秦泽面前,这种自卑就会扩大。

    子衿姐喝着喝着,从喝酒变成喝绿茶,然后大部分洋酒就进了秦泽的肚子。

    “子衿姐,我喝不下了。”

    “再喝点嘛,今天姐姐特别有兴致。”

    “可我真的喝太多了。”

    “别整天想着和姐姐玩耍,要关注一下空巢女友呀,混蛋!”

    秦泽心里一动,子衿姐是想.....趁着喝酒误事来一发?

    极有可能哦,她这方面老保守了,正常状态,很难和自己坦诚相见,所以打算把自己灌醉,然后展开没羞没躁的工作!

    难道我今天,有机会探一探子衿姐的深浅?

    想想感觉好激动。

    秦泽头一歪,假装醉酒。

    也不算假装,确实醉了,脑袋发晕,不过他体质强,肝特别好用,解酒能力棒棒的。因此不会醉的不省人事。

    几分钟后。

    “阿泽,阿泽?”王子衿喊了几声。

    秦泽呢喃一声,算是回应。

    冰凉的手抚过他的脸颊,王子衿又试探的叫了几声。

    秦泽都有回应,但是那种脑子不清醒的,本能的回应。

    心里可激动的要死,子衿姐他肯定很喜欢啊,喜欢的不要不要,王子衿的性格决定了他俩相处,不能像姐姐那样嬉笑打闹,也不能像苏钰那样没羞没躁。但像是古代说的相敬如宾。

    王子衿想,终于醉倒了,看我来试探试探。

    “阿泽,听的到我说话吗?”

    “嗯....子衿姐?”

    “阿泽,问你一个问题。”

    “嗯.....”

    “呐,阿泽,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王子衿图穷匕见。

    秦泽心想,这算什么意思,啪啪之前,先确认一下,给自己吃个定心丸?

    嘿嘿,子衿姐真皮。

    “子衿姐....”秦泽假装大舌头,嘟囔不清:“最喜欢....子衿姐了.....”

    王子衿一愣,继而笑容明媚,光彩照人。

    不是她以为的那个名字,很好,很庆幸。

    叮!恭喜玩家:您发射出一支丘比特之箭,并成功命中王子衿,几分钟后,她会化身成榨汁姬......

    这波操作给自己满分。

    “阿泽,这里冷,咱们回房间睡觉。”王子衿搀着秦泽,秦泽软趴趴的靠在她身上。

    进房间,脱裤子、衣服、鞋子,王子衿帮他盖上被子,羞答答的在秦泽嘴上亲一口,“晚安。”

    然后.....

    没有然后了,脚步声远处,砰一声,门关了。

    秦泽:“......”

    叮!玩家你可以发射了一支假的丘比特之箭。

    求豆麻袋啊子衿姐,我裤子都脱了,你只是让我好好睡觉吗?

    好想给你写首歌,真的。

    你算什么女人,算什么女人。

    眼睁睁看我睡却不闻不问。

    今天就一更,修仙过头,状态有点差,明天三更补回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