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似乎都已经来不及了,北太玄连嘶吼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看着莫一鸣将吴中强击杀。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这样望着吴中强的头颅爆开,此刻觉得莫一鸣是多么的可怕。

    纵然是东皇子那里,此时也是无法言语。他已经完全的相信,莫一鸣的确杀了几个化形修士的人。

    云集在北太玄周围的修为之力,已经被逸尘收回,他得意的看着北太玄怒不敢言的状态,忽然觉得她是多么的令人‘同情’!

    整个现场,似乎在这一瞬间,陷入了短暂的死寂状态。转瞬之后,西峰的弟子开始欢呼。

    “赢了!赢了!莫一鸣赢了吴中强!”

    在这欢呼声中,莫一鸣不缓不慢的走下石台,在即将下石台的一刻,他顿住了脚步,转头看向北太玄,道:“北峰的天骄,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声音清晰的落入到北太玄的耳中,使得北太玄的身子蓦然一颤,她怒视着莫一鸣,巴不得将莫一鸣碎尸万段。但在逸尘的眼下,她也不敢贸然出手。

    但心中却在暗暗发誓,若有机会,一定会将莫一鸣折磨而死。

    莫一鸣目光从北太玄的身上移开,淡漠的从石台之上走下,带着雷啸等人,径直的往后山走去。没有理会任何人的目光,只听到后面传来逸尘的大笑。这种笑声由心而发,被他隐藏了太久,如今释放出来时,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

    “哈哈,三位宗主,很不好意思,今日我我西峰弟子稍有成绩,有点不合你们的心意。不过既然比拼结束了……我还得通知你们门下弟子,近日我夜关天象,明日午时。铁索崖开启,进入前十的修士,可在明日来到铁索崖。”

    随着逸尘的声音回荡而起,逸尘也从石台下缓缓的离开。可他刚没走出几步,却回头看向北太玄等人,道:“对了,今晚你们自行安排吧,我西峰的客房,已经满了!”

    当着这么多人下了逐客令,三个宗主自然觉得很没有面子,他们也不会厚脸的在原地逗留,神色露出僵持间,东皇子站了起来,道:“有劳逸尘宗主费心了,可我们自有去处。”

    东皇子说完,带着东峰的弟子,向着西峰外疾驰而去。

    在东皇子离去之后,北太玄也领着北峰的弟子离去,南旭阳领着南峰的弟子,紧跟其后。

    这一日的修为比拼,西峰又开始传颂着莫一鸣在修为比拼之上的威武。

    至于其余三峰,却是极不开心。他们本抱着来讥讽西峰的心态而来,可完全没有想到所有风头都给西峰出完了。

    所以在夜幕来临时分,黑夜也遮不住北太玄难看的神色。从西峰离去之后,她带领着北峰的弟子来到了距离铁索崖最近的一块空地。在这空地上安营扎寨,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东皇子与南旭阳同样来到这里。

    这一夜,他们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特别是看到北太玄那阴沉的面孔,南旭阳安慰道:“北师姐别生气了……要收拾西峰,日后有的是机会。”

    北太玄损失了一名大将,自然比任何人都气愤。此刻她听到南旭阳的声音,手掌猛地一拍地面,顿时所拍向之处,有泥土溅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莫一鸣,千万别落在我手中,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咬紧牙关,北太玄一字一句,都透露着无尽杀意。

    与此同时,在西峰的后山,莫一鸣将一盘盘热气腾腾的菜端上餐桌。

    他的厨艺渐渐有所长进,但似乎没有任何人有胃口。因为明日铁索崖出来之后,雷啸与醉美燕就要离去。

    莫一鸣始终保持着微笑,纵然心中有着不舍。

    “来,来,来。都动筷子啊……怎么一个个看去不高兴。”

    莫一鸣笑着,将筷子递到了每个人的手中。

    “对,对,对,吃饱了。明日才会有力气在那铁索崖中冲破阶层。”

    谢无常为了缓解尴尬,大口的开始吃起来。

    “给我留点啊,吃这么快。”

    张小胖一筷子抽在谢无常的手中,疼得谢无常抽回了手掌。

    “你这死胖子,等你先吃的话,那么我们还会有吃的吗!”

    “说我死胖子,你不是死胖子吗。”

    “我本就不是死胖子,我叫谢无常。”

    “等我先吃。”

    “我先吃……”

    谢无常与张小胖的配合,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完美的缓解了这场尴尬。但终究这顿晚餐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结束了。这一夜,雷啸一夜未眠。无恒又哭了一宿。张小胖倒是呼呼大睡,至于醉美燕,也在暗自落泪。

    谢无常连声叹息不舍,莫一鸣,则是坐在房内,缓解了一下心情之后,为了明日的冲刺,大量的吸收天地灵气。

    第二天清晨的来临的时候,五虎熬制了一夜的补汤,其香味在后山弥漫开来。逸尘叫醒了其他的人,一起吃了早餐之后,便向着铁索崖的所在,疾驰而去。

    这一日,莫一鸣能明显的感觉到心潮澎湃的感觉,能清楚的感觉到血液在体内翻滚!

    这似乎是要冲破屏障的感觉!

    无恒并没有跟着他们一同前往,他接受不了亲眼看见雷啸与醉美燕离开。所以他留在后山,开始教小军修炼的心法。

    “进入铁索崖之后,若觉得身子支撑不住的话,万不可强行冲刺,很容易让自己爆开。”

    在前去的路上,逸尘对着一路前往的西峰弟子说道。

    这些弟子齐齐应了一声之后,目光凝聚前方,似乎能从这虚空之中,看到那铁索崖的所在。

    今日太阳虽不刺眼,但却异常的炎热。

    距离西峰往东边而去的地方,约莫有三十里路程,有两处陡峭的悬崖,在这悬崖的两边,有两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一眼望不到边际,让人望之便感宏伟之感。

    但在其中间,那陡峭的悬崖,如同被天空落下的大刀橫劈开来一般,很是光滑,可在这悬崖中间,有着重重雾气,让人一眼望不到底。石头从上面落下,久久不能听到落地的声音,又或许是因为这深渊太过深远,声音回荡后,已散在虚空。

    片刻之后,逸尘等人已来到铁索崖的上方,也因此看见了那一个个帐篷,以及从那帐篷之内走出的修士。正是其他三峰的弟子。逸尘可以推测,昨夜他们就在这安营扎寨。

    莫一鸣巡视了一下四周,这里除了高山与悬崖之外,根本没有看到所谓的铁索。

    还有一点,莫一鸣倒是很好奇,既然这铁索崖能帮助修士突破修为阶层,为何要通过修为比拼,才能进入铁索崖?

    “为何不是每一个修士都能进入铁索崖?”

    莫一鸣看向逸尘之后,好奇的问道。

    逸尘微微一笑,道:“这铁索崖里的天地压力,并非是一般修士所能承受,在修为比拼中,能进入前十的修士,无论是修为或是防御在他们的阶层都是有一定基础的。若是所有修士都有可能进入的话,那么大部分的,定会被这天地压力直接碾压成灰。”

    莫一鸣似懂非懂,继续问道:“这铁索崖也分段位?”

    逸尘说道:“第一条为聚气一重,第二重为聚气二重,以此类推。”

    “原来如此。”

    莫一鸣点了点头,应声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北太玄、南旭阳、东皇子等人看到逸尘之后,并没有像以前那般用各种言语讥讽。从昨日的修为比拼之后,他们已没有讥讽的资本。所以整个现场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

    这样的尴尬,一直持续到午时,天空有一朵祥云遮蔽了炎日,有那么几丝阳光,忽然穿透云层后,直接投向了这悬崖的中间。

    “嗡!”

    也正是这个时候,在这悬崖的中间,忽然撕开了一道裂缝,一股狂暴的天地压力,在这裂缝中,释放了出来!

    铁索崖——开启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