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光动嘴说要交出天尊璧,归还奔霄马,到底在哪里啊?在哪里?”

    作为一个武夫,魏丑可不像先轸那样讲究,魁梧的身躯站在姬阐面前,一手拎着他的耳朵,大声质问。

    半天之前还是一国之君,转眼就遭到此般羞辱,姬阐欲哭无泪,“寡人好歹是一国之君,你岂能对寡人如此无礼?”

    “我呸!”

    魏丑对着姬阐的脸颊啐了一口唾沫:“寡人?你信不信我让你的女人变成寡妇?老实交代天尊璧和奔霄马在哪里?”

    面对着凶神恶煞一般的魏丑,姬阐登时泄了气,像私塾学生站在夫子面前一般乖巧,向东一指:“在那里,在平陆,在王宫!”

    “大胆晋将,岂敢如此羞辱我家主公?”

    主辱臣死,看到自家主公遭到此等羞辱,太宰杨柏怒发冲冠,站出来大声呵斥,“我家主公可是文王之后,世袭公爵,岂是你一个武夫能够羞辱的?”

    魏丑大怒,飞起一脚踹在杨柏的胸口,登时飞了出去,“我呸……现在周王室都朝不保夕,只能困守洛阳,你们还捧着鸡毛当令箭?”

    杨柏年已五十有余,历来孱弱多病,遭到魏丑势大力沉的一脚飞踹,竟然五脏破裂,口吐鲜血,当场毙命。

    片刻之间连杀两名虞国大臣,魏丑丝毫不当回事,视如草芥。

    下令把姬阐抓起来,清点俘虏,发现抓到的其他重要人物还有太子姬亏,以及其他的文武公卿;唯独少了公子姬翟与相邦百里奚、大夫宫之奇三人。

    “姬翟与宫之奇跑了也就罢了,走了百里奚实在可惜!”魏丑摇摇头,郁闷不已。

    当下率部押解着姬阐朝平陆返程,等到了城下才知道百里奚并没有出城,已经被人捉了并交给大将军先轸,这让魏丑既郁闷又眼馋。

    忽然听到前面一阵骚乱,急忙催马查看,却发现先轸的儿子先锋与侄子先到率领数百名刀斧手押解了三十多名悍卒来到闹市,全部绑缚在地,看样子像是要斩首示众。

    “魏将军救命啊!”

    看到魏丑归来,这些即将被斩首的兵痞如同见了救星,各个大呼小叫的求救。

    魏丑急忙下马查看,其中不乏认识者,而且多是战斗力强悍的精兵,不由得一脸错愕的询问先家二将:“我说两位贤侄,这是要做啥子?”

    年方二十,身高八尺,器宇轩昂的先锋抱拳道:“禀报魏将军,这些兵卒奸污妇女,掳掠杀人,按军法当斩!”

    “嗨……我当犯了什么王法,给我放了,赶快放了!”

    魏丑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兄弟们参军打仗,刀头舔血,打了胜仗不让睡个女人,抢点财物,谁给你卖命啊?贤侄快快放人,再不济打几十军棍算了!”

    “不行!”

    先锋并不卖魏丑的帐,干脆利索的拒绝:“大将军有令,这些人必须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魏丑有些恼羞成怒,跺脚就走:“我去找你爹论理!”

    正在安抚百姓的先轸听了魏丑的求情,同样一口拒绝:“我们的目标是争霸天下,所以必须树立正义的形象,这才刚刚攻破一个虞国的都城,就纵兵劫掠,将来何以服众?为了挽回我们大晋的形象,这些人必须杀!”

    魏丑又气又怒,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走:“你是大将军,你说了算,但我魏丑也不是无用之徒,希望大将军以后不要有求于我的地方!”

    半个时辰之后,掳掠杀人,奸污妇女的二十多名晋卒全部被斩首示众,悬挂在城门上向虞国百姓赔罪,三军将士无不凛然。

    魏丑在先轸这里吃了气,便去找姬阐发泄,连拖带拽的拉到王宫里寻找天尊璧与奔霄马,却是不翼而飞,仔细询问原来被公子姬翟趁乱抢走了。

    “狗娘养的,天尊璧与奔霄马到底哪里在哪里?”

    魏丑把姬阐踹倒在地,报以一顿老拳,直把姬阐揍得鼻青脸肿,这才作罢。

    太子姬翟在宦官由偿的带领下入宫趁乱抢走了玉璧和宝马,然后在数十名门客的簇拥下自平陆南门出了城。

    相比于慌不择路的虞国君臣,姬翟明显多了个心眼,并没有跟随人流向西逃窜,而是带着门客拨马向南而去,准备进入虢国,然后再绕道前往池阳寻找方离。

    在公子姬翟的眼里,已经把方离当成了自己人,对由偿道:“刚刚听到传闻说父亲与姬亏全部被晋军俘虏,按道理是不是该公子我继承公爵了?”

    由偿拱手道:“国不可一日无君,主公与太子被俘,自然该公子登基了,等到了池阳后公子便让方离拥立你为虞国公。”

    姬翟打定主意,一路快马加鞭向南而去,准备先进入虢国再向西绕道去池阳与方离会合。

    过了楼寨之后已经走出了中条山支脉,山峦逐渐变成了丘陵,百里视放松了警惕,催军急行。

    忽然一通鼓响,道路两侧伏兵齐出,箭如雨下,犹如骤雨般密集,将百里视与身边的士卒笼罩其中。

    “不好!”

    百里视大喝一声,挥舞手中大刀拨打雕翎,拼命的护住女儿,“有伏兵,苏苏快走!”

    箭如飞蝗,射倒了不知多少虞军士卒,幸亏有百里视的拼命保护,百里苏苏才没有被乱箭射中,当下焦急的与祝融拨马回头,挥舞兵器遮挡雕翎,率部向西撤退。

    “速退,全军速退!”

    狐射姑与赵盾识得百里视,急忙指挥弓弩手集火:“给我狠狠地射百里视,休要让他走了!”

    “苏苏快走!”

    百里视招架不住,转眼已经身中数箭,依旧在为百里苏苏拨打雕翎,浑然不顾自己的生死。

    “我不走,我要和父亲一起死战到底!”

    看到父亲中箭,百里苏苏泪如雨下,挥枪遮挡乱箭,不肯撤退。

    百里视接住一杆羽箭,一下子刺到百里苏苏坐骑的臀部,朝祝融大喝一声:“保护着苏苏快走!”

    百里苏苏战马吃痛,嘶鸣一声,撒开四蹄向西狂奔。祝融策马扬鞭尾随其后。

    百里视知道自己走到哪里,晋国弓箭手必定会向哪里集火,与女儿在一起只能害了他,还不如自己赴死,换来女儿的死里逃生!

    “国破家亡,我百里视愿以身殉国!”

    百里视见女儿逐渐脱困,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地,迎着箭雨策马朝两侧的土丘冲了上去:“将士们,拼死一战啊!”

    战马疾驰如飞,在百里视的保护下并没有被射中要害,不消片刻功夫就冲上了土丘,杀进了晋军人群之中。

    百里视手起刀落,砍翻了十余名晋军弓弩手。奈何敌人蜂拥而至,百里视已经身背数箭,血流不止,眼见即将被俘,一把掷出大刀,拔剑在手。

    “国破家亡,我百里视唯有以死殉国,绝不做你们晋人的俘虏!”

    百里视话音未落,手中佩剑转动,登时将喉头撕裂,鲜血喷涌而出。

    狐射姑与赵盾没能生擒百里视,惋惜不已,射杀了四五千名虞军,涌下山坡向西穷追百里苏苏以及溃逃的虞军士卒。

    晋军狂追了两个多时辰,很快逼至楼寨。

    眼看就要追上百里奚,忽然一通鼓响,一员虎将头戴青铜狻猊盔,身披连环锁子甲,驱驰黄骠马,手提一口大刀,率领八百人勇往直前的迎了上来。

    “晋军休要猖狂,雁门张文远在此!”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