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有解药,你要是没解药,我还不给你吃散功散呢?”张小霖云淡风轻的道。

    “你只要把解药给他,我们就死定了。”张帆瞪了高泽一眼,怒道。

    “你以为你不给解药就能活命吗?”

    “既然左右是个死,干嘛给你解药?”

    “死法有很多种,有的死法很痛快,咔嚓一下什么都没了,有的可是生不如死。”

    高泽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冷颤,浑身哆嗦起来。

    “你这样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我吃了解药,养足精神,咱们一决生死!”

    “你还不配。”

    “你!你这样算什么本事?算什么先天大宗师?”

    “你可以闭嘴了。”

    “慢!你不能杀我,我是琉球海沙帮少帮主张帆,我父亲是帮主张海天,你要是杀了我,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我们琉球海沙帮的暗杀之术,你应该有所耳闻........”张帆话没有说完,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呱噪!”张小霖手指一弹,从门边掐下来的一小块木屑顿时没入张帆的额头,留下一个猩红的出血点。

    看到张帆脖子一歪便没了声息,高泽急忙跪倒在地上:“张公子饶命,张公子饶命。”

    “先把解药给我。”

    “我其实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是帮助总部打探一些消息,制造一些暗杀的机会而已。”高泽一边小心翼翼的解释,一边掏出一个小玉瓶递给张小霖。

    张小霖一看里面还有几十枚药丸,便道:“这个怎么用?”

    “只需服上一粒,即可解除散功散毒性,功力可以慢慢恢复。”

    “你先服上一粒。”张小霖倒出一枚道。

    “谢公子!”高泽接过药丸,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丢进了嘴里。

    张小霖神识扫去,发现高泽服用药丸之后,经脉之中确实有了一丝内力,在慢慢的凝聚,知道这药不假,便弹了一下手指,一点木屑无声无息的进入了高泽心脉之中。

    “你就在这里调息吧,恢复功力之后,立即去把竹林中的机关解除掉,把留在那里的人都处理干净回来找我。”

    “谢谢公子!”高泽见张小霖居然放过了自己,立马高兴的答应了,心里却道:我还会回来才怪!

    张小霖不知道高泽怎么去想,他拿起散功散解药,立即走进纳兰凝烟的房间,给她们两人喂了解药。

    觉远等三人也到了纳兰凝烟的隔壁房间里了,张小霖一一给他们服下解药。

    原来,张小霖和纳兰凝烟一起相拥而眠,不久天便亮了,那名小丫头很早便跑了过来,给纳兰凝烟洗漱,推开门一眼便看见了张小霖,顿时大惊,正准备呼叫,便觉得全身一麻,软倒在地。

    庄子不大,就两栋房子,地下有个地牢,觉远等人睡在地牢里,练武之人,倒也不怕他们冻着。

    张小霖轻轻松开纳兰凝烟的手,走下床,出去转了一圈,楼下几个贼眉鼠眼的正在监视这栋楼,一看便不是好人,张小霖懒得多问,几道风刃过去,立马解决了。

    下楼之后发现大多数人已经在餐厅准备吃早餐了,张小霖便干脆把所有的人叫到了院子里,几个黄级武者和护院准备反抗,张小霖毫不犹豫地出手了,几个人吭都没吭一声便倒地身亡了,看得众人噤若寒蝉。

    留下的都是一些没有练过功夫的佣人和厨子,张小霖到也不忍心痛下杀手。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们吗?因为这里还有很多尸体需要你们处理,如果那个敢不听话,结果跟他们一样,记住,把这些尸体抬出去埋了,然后自己走到地牢去,把自己锁在里面,天黑了以后再出来,你们就自由了,听明白了吗?你们几个去把地牢那几个人扶出来。”

    众人目睹了张小霖杀人的果断,哪敢不从,不一会便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一个个自动跑到地牢里面,有几个人按照张小霖所说,把觉远等人从地牢里搀扶了出来。

    张小霖从一名黄级武者的身上搜出了散功散,闻了一下,居然无色无味,遗憾的是这人身上却没有解药。

    神识感应到两匹快马已经快接近庄子了,张小霖便把散功散洒在了两碗小米粥里面,亲自出门迎接高泽和张帆,顺便当了一会伙计。

    高泽和张帆劳累了一晚,哪里还有精力多看,再一个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高泽服下散功散解药之后,内力逐渐恢复,便依照张小霖之言,去竹林撤去了一些陷阱和机关,却没有杀人了,直接逃之夭夭,不过走了不到十余里,便突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翻滚不停,不一会便心脉断裂而死,死前却不停的喊着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向天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琉球海沙帮不会放过你的。

    纳兰凝烟盒觉远等人服下解药,不一会,内力便逐渐恢复。

    觉远大师惭愧的道:“张公子,纳兰姑娘便交给你了,老衲老矣,不堪此任也。”

    “大师还是和我一起走吧?”

    “老衲和小徒即可启程返回嵩山少林寺,另一小徒还在沩山,烦请施主告诉他,让他及早回来,老衲就此告辞。”

    张小霖见挽留不住,只好挥手告别。

    “烟儿,你是回天池派,还是和本公子一起在江湖上闯荡一番?”

    纳兰凝烟和杏儿对望了一眼,在天池派十几年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哪里会想这么快回去,便道:“你不嫌我们累赘吗?”

    “哈哈,一群跳梁小丑而已,何足道哉。”张小霖豪气干云道。

    “好,痛快,今天我纳兰凝烟就任性一回,和张公子一起,行侠江湖,也是修行呀。”

    慕容敦急道:“圣女!”

    纳兰凝烟摆手道:“敦叔如果不愿意,可以先行回去禀告仙姥。”

    “慕容敦誓死追随圣女。”

    一行四人从黑弥峰下来,张小霖惊讶地发现,居然到了他们这次去沩山时,坐船的小渔村。

    张小霖大喜,立马去寻找当时自己找到的那条渔船。

    渔船还在,可船上已经没有人了,张小霖疑惑的踏上渔船,这条他自己亲手驾驶过的渔船,他当然熟悉。

    张小霖见旁边有人在晒网,便拱手问道:“这位大哥,可知道这位老丈和孙女去了哪里?”

    “你说王老头啊,前几日偶感风寒,已经仙逝了。”

    张小霖一惊,忙问道:“那他那个几岁的小孙女呢?”

    “你是说沁儿吧,他孤苦伶仃,现在一定又到他祖父的坟头哭去了。”

    张小霖急忙用神识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在不远处一个山头上,一个小女孩趴在坟头上,也许是睡着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