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大罗罗

第277章 谁做塞外之王?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宋朝的官家是可以给城下开后门赐进士出身的,而且“赐”的进士也是正奏名进士,不是那种除了身份之外什么用没有的特奏名进士。

    慕容老头如果得到了朝散大夫以上的文散官,再有了赐进士出身,那才是真正成为了大宋朝的高级文官。虽然不大可能给他个肥差,但是一个提举宫观总会有的,少不了还有赐宅赐钱。可算是一步登天,过上人人羡慕的大宋高官生活了。

    给出了这样的待遇,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赵煦和章惇都把“平燕九策”当成了奇谋妙计,真的准备施行了。

    而慕容忘忧作为“平燕九策”的提出者,自然也可以推荐武好古去担任提举灯塔市了……

    所以这个高人的架子还真的得端一下!

    宰相章惇这个时候还没有离开政事堂回府,而是在政事堂的都堂内召集执政和枢密开会,讨论“援渤海”、“开商市”和“练新军”三案。

    “……援渤海和开商市都是用谋,练兵才是务本!根本不固,用谋恐怕也难成功。可是要固本也非朝夕之事,所以今日就且议一议用谋的事情吧。”

    章惇捧着杯茶汤,缓缓说着话儿,说到练兵固本,还是忍不住轻轻一皱眉头。这事儿很不容易,不过章惇并没有打算放弃在大宋官场上要做成任何一件大事儿都不容易,可是章惇这辈子还是做成不少事情的。

    所以做事的韧劲儿,他还是有的!不过今天要讨论的,的确不是练兵,这事儿仿佛还不是很急。

    章惇抿了一口茶汤,接着道:“先说援渤海吧……诸位想必都知道渤海之族和汉人相差无几,着汉服,说汉语,定居农耕,受圣人教化,并非蛮夷禽兽。若契丹失国,代之以渤海要比代之以阻卜、女真更加有利。”

    章惇虽然对辽国的情况所知不详,但也不是一无所知,还是知道渤海人是辽国境内除汉人以外汉化程度最高的民族。而汉化农耕又往往意味着战斗力较弱在冷兵器时代,野蛮也是战斗力啊!

    而且农耕之民因为生产生活方式远离杀戮,因此在没有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的情况下,战斗力是远远比不上游牧和渔猎之民的。

    所以农耕和汉化的渤海人如果能取代契丹成为塞外之王,对大宋而言无异于上天庇佑,因此也是章惇极力想要争取的局面。

    “相公,可是如今并没有一个渤海国啊。”枢密副使蔡京这时提醒道,“这钱该给谁?又该从哪里出账?又要怎么送到渤海人手中?若是被契丹人发现了,又该怎么交待?”

    章惇点点头,蔡京提醒的对,援助渤海人这事儿不能依着寻常的外交路子走。比较渤海人还没有建国,他们还是大辽国的臣民。大宋向辽国反贼提供援助这事儿,怎么看都是违反了澶渊之盟啊!

    莫说辽国朝廷知道了不好交待,便是大宋这边,不少官员大约都会反对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吧?

    “这些事情都可以再议,”章惇斟酌着说,“总是能找到对策的。诸位就说说援渤海之事是否可行?”

    “可行的,”蔡京说,“只要好生谋划,不叫辽人捉住把柄就可。”

    枢密使曾布也道:“渤海人不是蛮夷之民,若是能代契丹而起,天下就能太平了,我朝只要能收复燕云十四州就行了,辽国的其他地盘都可以给渤海人。”

    蔡卞则说:“援渤海和结燕云还需要通盘谋划,渤海人和燕云豪强的关系似乎不大好啊,我看这事儿还是要听听那个甚底慕容先生的意见。”

    章惇点点头,又目光灼灼的扫了都堂中的重臣们一眼,“那么大家对开商市有何看法?”

    “子厚,”枢密使曾布也看过“平燕九策”了,他摇摇头说,“商人唯利是图,不可太过倚重,若要开办商市,最好还是由河北东路转运使司办理,这才是正道。”

    曾布的眼光自然不会比章惇相差太多,当然也能看出“自治商市”的不妥之处。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蔡卞也道,“此事绝无先例可循,一定要慎之又慎。因为一旦开此先例,就怕后人援例。只怕数十年后的商市就要遍天下了!”

    蔡卞想得更远,都已经想得有人会援灯塔市的先例再开别的商市,若是开得多了,商市极有可能会成为一股势力!

    蔡京则摇摇头道:“也不能事事都想恁般长远……若契丹真的维持不下去了,收复燕云就势在必行了!若能收复燕云,就是开几个恶例也是值得的。若是燕云十四州入了别的蛮夷之手,我大宋哪里还会有好日子过?”

    章惇点点头道:“还是元长说得有理。子宣,元度,我等为官多年,也做了不少事情,应当知道因循守旧是不能成事的。如果事事循着所谓正道,新法都不能成功……如今已是非常之时,我大宋兴衰,新法的存续,皆在来日平燕之役,是决不能有失的。”

    他顿了顿,又道:“当然了,开商市之事也需要好好谋划一番,不能贸然行事,诸位都替老夫好好想想。

    另外,今日所议之事都是军国要务,不可以泄露给外人知道。”

    ……

    “十八姐,十八姐,姑爷回来了,姑爷活着回来了!”

    小瓶儿的叫嚷声在开封府城西金水河畔的一所庵堂里面响了起来,这所处处都透着精致和掩饰不住的富贵气息的庵堂是属于潘孝庵的。潘孝庵和潘巧莲兄妹的娘亲生前就在这里吃斋念佛了好几年,之后也没空置,就由潘家兄妹娘亲的师傅,一个来自恒山白云庵的老尼姑居住修行。

    不过在一个月前,这座一直都有点清冷的庵堂突然迎来了新人,居然是潘孝庵的妹妹,已经定了婚姻,就等着嫁人的潘巧莲!

    潘巧莲是听说了“武好古失踪”的消息后才跑来这座潘家私庵来念经的她可是守过一次望门寡的女人啊!之前那个赵家的宗子她也见过,看上去很健康的人,人高马大的一个,年纪也轻,还不到20岁。也不知怎么了,在和潘巧莲定了婚姻后就突然得了急病,没熬到拜堂就一命呜呼,连冲喜都来不及。

    在那个时候,就有人嚼舌根子,说潘巧莲是克夫命,把没拜堂的老公给克死了。

    不过那时潘巧莲是坚决不相信自己克夫的,为了证明自己不克夫,她还花了500缗请来了在嵩山传道修行的大道士王仔昔给自己算命,最后算出了一个大大的旺夫命。

    可是武好古一失踪,潘巧莲马上就心惊肉跳起来了!她当然知道自己的“旺夫命”是怎么算出来的。那个王道士一开始也说是克夫的,后来又收了1000缗才仔细算了算,终于得出了“旺夫”的结论……

    可没想到武好古又一时没了踪影!这下潘巧莲急坏了,生怕自己的情郎就这样给克没了,但是也没办法,只好跑去庵堂里面和观世音菩萨商量。重塑金身的话儿不知说了多少,就差把自己献给菩萨当小尼姑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潘巧莲的许诺打动了菩萨,今天终于等来了好消息。

    小瓶儿赶来的时候,潘巧莲正穿了件尼姑衣裳在一尊黄金打造的观世音菩萨(这尊菩萨像是潘巧莲她妈让人打造的)像前敲木鱼,还唠唠叨叨的和菩萨商量金身的大小。说什么只要武大郎能活着回来就给铸个一百斤重的金像,全都用金子打造……

    刚刚许完愿,小瓶儿就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大声嚷嚷着:“十八姐,十八姐,姑爷回来了!”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潘巧莲长长吐了口气,从蒲团上起身,转过身看着肥了不少的金瓶儿,“小瓶儿,姑爷可来了么?”

    “没有……”小瓶儿摇摇头,“姑爷是早上回来的,还带回了几个辽国的朋友和一个黄毛番婆……”

    “黄毛番婆?”潘巧莲马上就紧张起来了,“漂亮吗?多大年纪?”

    她早就发觉武大郎变得越来越好色了!不仅好女色,而且还好男色!

    对于漂亮番婆,武大郎似乎也是很喜欢的,那个墨莉墨娘子就是他从纪忆那里索来的……

    “有,有几分姿色。”小瓶儿想了想,“年纪仿佛也不大,十五六岁吧。”

    潘巧莲跺了跺脚,“那西门小乙呢?他和武大郎一起回来了吗?”

    “没有,”小瓶儿说,“没有看见西门员外。”

    潘巧莲还是轻轻哼了一声,“大武哥哥为什么不来?他去哪儿了?莫不是去寻墨娘子了吧?”

    “不,不是的,”小瓶儿道,“他去宫里交差了,还带了一大摞奏章,听他对武老爷说这次又立了大功,说不定可以当上大使臣。”

    “大使臣?还能真当上了?”潘巧莲的俏脸儿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小瓶儿,去给我找身衣裳,我换了去看看大武哥哥。”

    “好,好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