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一枚炮弹命中了一座房屋,把房顶都掀飞出去,墙壁破碎伴随着冲击波扩散开来,烟尘飘散到了远处。

    房屋旁边的另一个弹坑内,松散的泥土中,苏军士兵挣扎着从掩埋到他们身上的土中爬出来,眯着眼睛在烟雾中抖落自己身上的灰土。

    倒塌的房屋内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的士兵,那里至少有3个士兵驻扎着现在一定是没有人了,只是有尸体在废墟里罢了。

    “去看看!有没有人需要帮助!”弹坑里面,一个老兵不顾身边烟尘的翻滚,对一名新兵大声的喊道。

    那名新兵明显不愿意从安全的弹坑里爬出来,摇了摇脑袋拒绝道:“你在开什么玩笑?”

    德国人可正在炮击……在这个时候爬起来,简直就和送死没有什么区别。

    至少在他看来,藏在这个弹坑底部,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而去刚刚爆炸还在冒着热气的地方,显然是危险的。

    “轰!”不远的地方,又一个低矮的平房被炮弹命中,墙壁碎裂倒塌,里面不知道有没有倒霉的可怜人。

    那巨大的爆炸仿佛一声又一声的重锤,敲打在苏联守军的心口上。德军的进攻又开始了,昨天就是这样拉开了进攻的序幕的。

    “准备战斗!”远处,一个苏联军官高声的对自己的手下们喊道,他的正前方,德国士兵正在从土丘的另一端杀出来。

    “机枪小组准备!德国人进攻了!”指了指远处的德军目标,排长在弹坑边大声的命令着。

    “轰!”就在这块阵地的后面,又一枚炮弹爆炸开来,掀飞了泥土,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准备战斗!德国人冲上来了!”老兵在战壕里面,对身边的几个新兵喊道。

    他们的交流只能用喊的,因为炮弹在时不时的爆炸,枪声也足以淹没和声细语。

    “节省子弹!我们剩下的不多了!”他不厌其烦的提醒身旁的所有人,这是他的责任。

    毕竟只有他和德国人战斗过,而剩下的人一点儿作战经验都没有。

    之前,这些现在的士兵们,还是教师、木匠还有邮局的雇员。现在他们都是士兵了,而且是没有受过训练的士兵。

    能够分到一个有战斗经验的老兵,而且这些新兵的年纪普遍高于20岁又低于40岁,这就说明这支部队是主力中的主力了。

    对于征召了附近所有人来充当士兵的苏军来说,军队内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适龄军人,就已经堪称是“近卫军”了。

    因为更多的部队,是没有受到过训练的老人孩子,有的甚至是妇女……

    只可惜的是,这些年轻的士兵,根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战场,甚至他们连应付这样战场的训练,都没有进行过。

    所以,当德**队的炮火落下的时候,新兵们茫然无助就好像是绵羊一样,蜷缩在战壕还有弹坑里面,不愿意动弹一步。

    “探出你们的脑袋,然后瞄准……接着开火!不要胡乱开枪,你们懂吗?”老兵抱着自己的莫辛纳甘步枪,继续大声的喊着。

    他也知道,其实身边的人根本听不进他说的话。这些人已经被战场上的炮火吓傻了,只能依靠本能行动。

    看着自己身边那些孱弱的如同鹌鹑一般颤抖的新兵,老兵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可没时间去照顾这些孩子了。

    一发流弹打在了战壕的边缘上,溅起了一股微弱的白烟。显然德国人已经进入射程了,可苏军阵地上,依旧被德国炮火覆盖着。

    没有人愿意探出自己的脑袋,因为还有炮弹从天而降,子弹也到处横飞。爆炸此起彼伏,让每一个苏联士兵都绝望无比。

    “真是一群蠢货……炮弹根本不会炸到这里,不过等德国人近了,那我们就都要死在这里了。”他把自己的步枪探出了弹坑的边缘,嘴里还小声的嘀咕着。

    然后他瞄准了远处的一名跟在坦克后面的德国士兵,停住了呼吸稳住了自己的枪口。

    紧接着他就扣下了扳机,让枪里的子弹飞向目标。下一秒,顾不上看那个敌人有没有中弹,他就缩回了自己的脑袋。

    “看到我刚才的动作了吗?瞄准,然后开火,接着缩回来!都明白了吗?”老兵一边拉动枪栓,把子弹重新顶进枪膛,一边回头问身后的那些新兵。

    这些新兵都麻木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究竟听懂没听懂。他们十天前才被征召入伍,几天前才拿到了自己的武器。

    在这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接触到步枪,更不会拿着步枪去杀人。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太过陌生,陌生到让人无法适应的地步。

    “开始吧!攻击敌军,只需要打一枪,你们就会熟悉这种感觉,并且适应现在的状况了!”老兵是过来人,很耐心的又补充了一句道。

    于是,在这个巨大的弹坑里面,所有的新兵都趴在了坑边,探出了自己的步枪。

    “呯!”一个新兵瞄准都不敢,就开了一枪,然后闭着眼睛缩回了弹坑的底部。

    他其实还算好的,还有人颤抖着,连枪都不敢开,只是闭着眼睛趴在坑壁旁边,不知道在等什么。

    “呯!”这一次是对面飞来了一发子弹,一枪打在了一个苏联新兵的额头上,一下子击穿了他带着的钢盔的正面。

    不知道是德国人的狙击手,还是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反正子弹飞了过来,打中了它的目标。

    被子弹打中了那个倒霉的苏军仰面倒下,栽进了坑底。刚才闭着眼睛开枪的那个苏军正在磕磕绊绊的给自己的步枪上子弹,猛然间就看见一个尸体滚到了自己的脚下。

    “啊!”他被吓得发出了一声叫喊,不过坑壁边上的苏军依旧还是在战斗着,没有刚才那么混乱了。

    正如苏联老兵形容的那样,知道开了以第一枪,就可以适应这里的环境了。

    适应这里环境的苏联士兵真的不少,他们也就很快适应了德军的战术,还有战术的执行情况。8)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