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晴了

第253章 因将其逐出太学终生不准科举入仕(第一更)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第253章

    在太皇太后高滔滔宣布退朝之后,那些朝庭重臣们皆尽散去,而赵煦也正要离开,却被高滔滔唤住。

    “不知陛下觉得今日哀家的处置如何?”太皇太后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打量着这位身形越发地高大,一如当年其父模样,但是眉宇之间尽显稚嫩的天子。

    “皇祖母如此处置,想必是有皇祖母的道理吧……”赵煦淡淡一笑,语气显得十分平淡地道。

    “是啊,哀家如此处置,的确是有哀家的道理,若是由陛下来处断的话……”高滔滔看似随意地说道。但是一双略显得有些浑浊的老眼,却紧紧地盯着天子的表情。

    “皇祖母您何出此言?”赵煦有些愣神地抬起了头来,看着高滔滔良久,有些难以置信地反问道。

    “因为你是官家,是大宋的天子,虽然你现如今尚年少,但终将有一日,官家你终究是要亲政的。所以,哀家现在想要听一听你的意思……”

    看着坐在旁边的绣墩上,没有了过去的局促与不安,而是挺直着脊梁,与自己坦然对视的赵煦,正在说话的高滔滔不禁目光一阵恍惚。

    “孙儿觉得,肱股之臣若是人人皆有私心,方才是最可怕的,长此以往,人人皆以谋私为目的,眼中可还有大宋的江山社稷?所以,其实若是由孙儿来办的话,或许不会像皇祖母这般的谨慎……”

    不过,赵煦在一开始说的时候,仍旧显得有些犹豫,但是说到后面,则目光越来越亮,表情也越发地显得坚毅,声音也显得十分的铿锵有力。“……故尔应将那赵挺之削官罢职,贬谪岭南,以警示百官,亦是在向那些天下有识之士明白,朝庭任事用人,当秉承公平……”

    越说越精神抖擞的赵煦还欲再说下去的时候,便听到了太皇太后高滔滔那显得有些恼羞成怒的声音。“够了!难道陛下你的眼里,哀家的做法是错误的不成?”

    看着跟前显得颇有些恼羞成怒的太皇太后,赵煦原本想要重重点下去的头强行止住,然后起身,朝着高滔滔深深一礼。“皇祖母,孙儿累了,您也早点回宫歇息吧,孙儿告辞……”

    不待高滔滔说些什么,赵煦便已然撩起前襟,朝着大殿之外快步而去。

    #####

    “娘娘,快回寝宫吧,这些奏折,等回了寝宫再批不迟,这大殿虽然也有火,可终究不如那寝宫暖和。”徐大总管看到太皇太后高滔滔愣愣地看着远处不言不语,只得硬着头皮凑到了近前,小心翼翼地劝道。

    “官家走了?”高滔滔似乎这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方才摆在自己旁边的绣墩,这才失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哀家真的老了,这记性啊,也差得太厉害了……”

    徐大总管不坐有些着急地道。“娘娘您哪老了,可千万不能这么说,咱们大宋的江山社稷,还需要您来把持着呢……”

    “哀家真的做错了?”高滔滔抬起了头来,显得有些唏嘘地小声道。

    “怎么可能,娘娘您怎么可能错了,官家现如今还小,怎么可能知道政事艰难,若是事情不是黑,就是白的话,那娘娘您又怎么可能每日如此辛苦?”徐大总管赶紧说道。

    “但是官家所言,也有其道理,呵呵,人哪……一旦上了年纪,做起事情来,就会权衡,就会犹豫,唉……”

    “不过哀家也能够看得出来,官家的眼里,对于这帮朝庭重臣……”说到了这里,高滔滔没有再说下去,颓然地摆了摆手之后,摆驾回宫。

    徐大总管有些疑惑,但是看到了高滔滔阴沉如水的脸庞,他知道自己不能问,有些话,娘娘或许可以跟自己这些奴婢吐吐槽,但是有些话,只要娘娘不说,就千万别问。

    这才刚刚走出了大殿之下,太皇太后高滔滔的脚步微微一顿。“派个人去详查一下,哀家真有些好奇,这国子学与太学之争,都争了那么些年了,为何偏偏今日会出这么大的事……”

    徐大总管赶紧俯首领命,然后招来了一名心腹宦官一番吩咐之后,这名心腹宦官心领神会地快步而去。

    等到那了接近黄昏时分,那位宦官回到了大内,寻着了徐大总管。

    “呵呵,好,真好,居然真是那个王洋……”徐大总管先是一愣,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之后,露出了一个显得有些阴森的笑容。

    “毁了咱家门下的德昌社,咱家之前还想着该怎么动弹动弹,一直没有寻着机会,倒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自个送上门来了。”

    徐大总管把这份陈情交还给了那名宦官,然后压低了声音吩咐道。“这个,你再重新修一修,最好能够把那姓王的写得再鲜明一点,让娘娘看着就生厌就再好不过了,明白吗?”

    “对了,咱家还险些忘记了,赵祭酒,哦不,现如今应该是赵学正这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说来说去,不恰巧就是王洋引起的吗?记得之前他儿子跟王洋发生冲突,他这个当爹的还厚着脸皮出手来着,这一次,不知道他会怎么办……”

    “干爹您就放心好了,孩儿明白。”那名宦官一脸以观神会地退了下去。而徐大总管抚了抚自己花白的眉头,笑容显得十分的畅快。

    “好你个王巫山,一个小小的怡红楼教习,这么几个月连端王殿下都攀上了,怡红楼的生意越做越大,咱们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过这一次,咱家倒要看一场好戏喽……”

    #####

    “王洋……怎么又是他?”高滔滔先是一愣,旋及便想到了上一次自己与官家不欢而散的原因,似乎就是因为赵挺之动用权利,指使考院书吏,将那王洋给拦在了考院之外。

    倒没有想到,此人得了李格非的首肯进入了太学,这倒也罢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国子学与太学之所以由普通的殴斗事件愈演愈烈,最终到了几乎不可收拾的地步,居然与此人有莫大的关联。

    这直接就让太皇太后高滔滔对于王洋的印象已经相当于是拿红笔画了一个差评。此人看起来,虽然才学过人,可是似乎人品方面有些问题。

    太皇太后高滔滔在沉吟,但是此刻,站在一旁边的新任权知国子监祭酒朱光庭将这份陈情放下之后,朝着太后太后一礼,表情十分严肃地道。

    “既然此人引起了这么大的动荡,还让一名朝庭重臣也由此被削职,若是继续让他在太学之中读书,焉知又会引起什么样的祸端来……”

    “故臣以为,因将其逐出太学,终生不准其科举入仕。”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