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可大可小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离开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当病房里突然弥漫着一股血腥味的时候,井山知道,有人来救自己了。果然,随着几声痛苦的哼哧声,他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邓阳春正在拿着他的床单,擦拭着手里的利刃。同时,还笑吟吟的望着他。

    “你可终于来了。”井山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再次死里逃生,让他知道,又在阎王爷那里走了一趟。

    “你可真是个神仙,天天算命,不知道自己有此一难?”邓阳春调侃着说。

    “我算准会遇难成祥,果然,你来救我了。”井山轻笑着说,他在军统外号“井神仙”,既是因为他经常以算命先生作为掩护,同时也因为他手里情报多,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

    “你就吹吧。”邓阳春给井山换了衣服,背着他离开了雅仁医院。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井山趴在邓阳春的背上,只觉得两耳生风,他长得“仙风道骨”,邓阳春背着他,丝毫不影响速度。

    “当然是区座神妙算了。”邓阳春轻笑着说,他们早就计算好了撤离的路线,井山又换掉了衣服,很轻松的离开了雅仁医院。

    在外面,早有一辆汽车在等候。井山上车后,汽车绝尘而去。这个时候,邓阳春才向邓湘涛汇报。一分钟后,刘上书才收到消息,马上会有人来接他。

    医院的行动,是邓阳春负责的。城南仓库的爆炸,则是沈云浩的杰作。这么大的声响,躲在花满桥66号地下室的井山,自然也感觉到了。

    之所以会安排井山在这里养伤,除了因为安全外,更重要的是,花满桥66号的地下室内药品齐全。给井山治伤,根本就不用到外面的药店买药。闲时备着急时用,真等受了伤再去买药,是傻子才会干的事。

    很快,邓湘涛带着唐新、沈云浩,也到了花满桥,加上邓阳春,军统古星区的重要人员,除了于心玉和几名内勤人员外,基本上都到齐了。

    “区座,属下无能,落入敌手,幸得区座搭救。”井山见到邓湘涛后,一脸惭愧的说。

    邓湘涛早就告诫过他,不要再与刘上书见面。可是,他鬼迷心窍,还是上了刘上书的恶当。这口气,他非出不可。

    “知道吗?刘上书约我下午见面,要向他汇报紧急情报。”邓湘涛缓缓的说。

    “区座千万别上当,刘上书是叛徒!”井山急道,虽然他见到了安然无恙的邓湘涛,可是得知邓湘涛要与刘上书见面,他还是惊呼着说。

    “当然,刘上书已经被处决了,是唐副区长亲自动的手。”邓湘涛微笑着说。

    “太好了,区座英明。”井山说,他相信,自己被捕后,邓湘涛一定意识到了刘上书有问题,要不然,不会这边安排营救自己,那边就处决了刘上书。

    “不说刘上书的事了,说说你吧。局里发来命令,让你回重庆述职。”邓湘涛拿来出一封电报,这是他接到井山被救出后,向局里请示得到了回复。

    “回去之后,还能再来古星吗?”井山问,被捕之后,他就作好了殉难的准备。没想到还有再难天日的时候,竟然还让自己回重庆。

    “当然有机会来,此次让你回重庆,最主要是养伤。另外,政保局肯定不会甘心,暂时离开古星,是明智之举。”邓湘涛介绍着说。

    “我希望能与区座及各位同仁,一起抗击日寇。”井山坚定的说,在古星这两年多的抗战,他虽然每天都面临着危险,可是为了抗战,他毫不畏惧。

    “先把伤养好,此次回重庆,除了你之外,还有唐副区长,以及余春桃。”邓湘涛说,下午,余春桃就撤了出来。机场毕竟距离市区有这么远,余春桃找个理由离开,暂时不会引起注意。只要杂货店还开在那里,机场的日军就不会怀疑。

    “区座,刚才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井山问,既然上面已经定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这是沈队长的杰作,还是请他介绍吧。”邓湘涛微笑着说。

    “其实也是邓区长的情报准确,我只是装了点炸药,等政保局的人靠近后引爆罢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沈云浩谦逊的说。

    “经请示总部,并协助第九战区,老弟你现在正式调入我古星区了。”邓湘涛笑着说,他拿出一份任命,鉴于沈云浩在古星的表现,邓湘涛迫切希望,能把沈云浩留下来。

    沈云浩的特别行动队,简直就是个宝贝。这么大的动静,哪怕就是没有杀伤敌人,光是听到声响,也是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行动处长?那邓处长呢?”沈云浩看了任命书,惊喜交集的说。在古星的这几次任务,让他也觉得很兴奋。他的铁道破坏队也战功赫赫,但相比之下,与日军近距离厮杀,更让他亢奋。

    “邓处长担任情报处长,古星区暂不设副区长。”邓湘涛说,这也是局本部对他工作的支持。他与唐新的抗战理念不一样,唐新主要是想搞行动,但有的时候,邓湘涛更愿意像地下党那样,以搞情报,策反伪军为主。

    虽然邓湘涛和唐新都积极抗战,可两人的想法不一样,在工作中,自然就会产生矛盾。总部为了化解这种矛盾,只好将唐新调离古星,另作他用。

    “在古星区的这几年,是我一辈子永远也不会忘的岁月。”唐新说,今天晚上在城南仓库,是他亲自击毙的刘上书。这也是他特别提出来的,马上要离开古星了,想再参加一次行动。

    邓湘涛满足了他的心愿,毕竟唐新要走了,以后古星区将完全进入邓湘涛时代。自己对古星区的规划,以及人事安排,都能尽如本意。

    “区座,营救我和处决刘上书,是谁提供的情报?”井山突然问。如果他没离开古星区,自然不会多嘴。可现在马上就要走了,或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要是不问的话,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井神仙,你怎么也问这种问题?”邓阳春不满的说,这种事情怎么能问呢。

    他对担任情报处长,其实是不太满意的。可邓湘涛找他谈话,目前来说,除他之外再无其他合适人选。既然邓湘涛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当然不能拒绝。他是邓湘涛的堂弟,两人共一个爷爷的,有他在情报处,军统古星区算是真正姓“邓”了。

    邓湘涛也答应他,以后找到合适人选,会推荐他为古星区的副区长。至于情报处长,也会给他找一个合适的人选。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公鸡’提供的情报吧?”井山笃定的说,这是邓湘涛的王牌。古星区之所以有现在的成绩,“公鸡”功不可没。

    唯一令井山遗憾的是,他这个情报处长,对“公鸡”竟然一无所知。就算是要走了,邓湘涛也没有要说明的意思。

    在古星区,邓湘涛与唐新一个是区长,一个是副区长。虽然称不上是冤家对头,但是两人的工作方式不同,造成他们经常发生冲突。

    “既然知道,何必多问?显得你能是吧?”邓湘涛不满的说,朱慕云是他的王牌,也是他最为得意的学生。目前朱慕云的身份,在古星区除了自己外,再无其他人知道。他不可能为了满足井山的好奇心,而透露朱慕云身份的。

    “不敢,属下只是好奇,区座千万别见怪。”井山忙不迭的说。顿了顿,他又说道:“我对这位‘公鸡’仁兄甚是佩服,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向总部推荐,由他担任情报处长。至于阳春兄,可能接任唐副区长的职位。”

    “等你当了人事处长,我一定会向你请示的。”邓湘涛讥讽着说。井山自身尚且难保,还有心思去管别人?

    “另外,请区座一定转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今天虽然是阳春兄将我从医院救出来的,但我知道,要不是这位仁兄,我恐怕还身陷囹圄。”井山说,虽然他与“公鸡”从来没有见过面,可是今天的事情,他确实要感激对方。

    “你的话,我一定会转达。”邓湘涛缓缓的说。

    朱慕云这小子,可是做了很多人情。在座之人,所有人都欠他的情。只不过,有些人还不自知。比如说邓阳春,朱慕云至少救了他三次以上。可邓阳春竟然还想着暗杀朱慕云,要是以后邓阳春知道了朱慕云的身份,不知道会不会羞愧难当。

    “区座,虽然我在古星与你有过争执,但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一名情报高手。希望古星区在你的带领下,越战越勇,再立新功。”唐新说,他原本是总部默认的古星区长,但邓湘涛的横空出现,让他只能屈居副区长。

    “古星的条件很艰难,你与井山一走,我损失两员大将,实在不舍。”邓湘涛感触的说,他与唐新并没有个人恩怨,有的,只是对打击日寇的不同理解罢了。

    “区座,我想问一件事,我与‘公鸡’,有没有发生过关系?”唐新突然问。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