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九没想到过自己这位老板会有一天被埋进土里,还是在活着的时候。

    罗璧和闫太冲跟着他来了边境小城,望着堆起来的土包,三个人都有点发愣。

    “你说,要是洛天爬不出来了怎么办?”罗璧加入这个团队的时间最短,打心底里对于当时洛天临危要挟的做法很看不上,所以言语之中也不怎么关切。

    “你很希望我老大爬不出来吗?”旁边的闫太冲冷笑着问道。

    “我倒是没这么说,不过这是事实,现在谁都知道洛天内伤很重,靠天材地宝保命。之后又寻了一个所谓的名医帮忙,但能不能治好还是两说。”罗璧虽然话很难听,但也的确是事实,到目前为止,除了易行满口宣称能治好洛天之外,其他人没有完全的把握。

    阴九没搭理这两人,径直走到了土包旁边,蹲了下来,将从黑木那里拿回来的芥子戒指埋进了土里。

    “老板,这戒指里全是你这些日子打拼得来的宝贝,咱们虽然相识时间不长,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重生归来,期待你有一天醒来,戴着戒指走回我们面前。”

    七七四十九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在这座不大的小城之中,这个土包短时间内成了禁地,赤虎的高手轮流守卫,平日白天,隔着三丈远就要绕道而行。

    却说,戒指埋进了土里,土不厚,因为并非真的要将洛天埋在泥土之下,洒落在棺木上的中药,此刻竟然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紧接着,棺木表面有微弱的灵力环绕,这些灵力刺激到了埋在泥土中的芥子戒指,芥子空间在蓝光一闪后打开,从里面掉出来一样东西。

    一个散发着金色龙气的珠子顺着松动的泥土正好落在了棺木之上,在灵气的催动下,真龙之泪的结界打开,包裹住了整个棺木。

    阴差阳错之间,真龙之泪的时间结界,在这一刻笼罩了洛天。

    而且,犹豫在之前吸收了蒲牢的龙气,此时的真龙之泪比过去更有效,时间结界的流速,结界内外足有四倍的差距,换句话说,这里面过上一百天,外面才二十五天。

    但此时躺在棺木之中的洛天,却沉静地睡着。

    夜深了,风有点冷,赤虎的一群人蹲在火堆旁边烤火。还有人拿出了酒壶,准备暖暖身子。

    “我说,咱们哥几个也都是上过战场,杀过敌的人,如今却要给这小子守坟。算怎么回事啊。”一个穿着赤虎小队长制服的大汉,喝了口酒后嘀咕道。

    小城,夜里不算热闹,过了戌时街面上就看不见人了,偶尔有两只野猫路过。会发出如同孩提哭闹般的叫声。

    “呵呵,你可别这么说,躺在里面这位可是咱们头领的弟弟,你也别觉得不光荣,这位正主虽然才十八岁。但已经是咱们云山国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光是他的那些英雄事迹,可就不算少了。”

    “扯什么淡,传闻那么多,有几个是真的啊,照你这么说,老子还能吹自己曾经和项龙交过手,差点宰了他呢。”喝着酒的小队长不屑一顾地说道。

    “你还别不信,当初我跟着洛头领返回大王城的时候,亲眼见过咱们这位年轻天才的本事,告诉你,就算十个你也未必能打赢他,你也别吹什么牛皮,光人家这次提着人丹境高手的脑袋回来复命,你行吗?”

    另一个人立刻开口怼了回去。

    一旁的小队长冷笑着不说话,放下酒壶,拍了拍屁股喊道:“不和你们啰嗦,我巡街去了。”

    路上一个人都看不见,小队长抽着烟,身后跟着两个自己的兵,嚷嚷道:“他娘的,天天守着坟多晦气啊,还不让老子说,四十九天之后,那小子能不能从底下爬出来还是个问题呢。”

    正走着。街对面飘出来一盏灯笼,小队长也有些纳闷,这大半夜的,老百姓都睡觉了,难不成是打更的?

    可是刚刚打更的才从坟包附近绕过去,这么快已经转了一圈了?

    “喂,前面什么人啊?”

    小队长停下脚步,冲着灯笼的方向嚷嚷起来。

    灯笼那边没有说话,此时小队长身后的队员低声道:“头儿,不对劲啊,那人拿着的灯笼怎么是白色的。”

    红为喜,白为丧,更夫一般晚上会提着红色的灯笼,打更的时候还会敲锣,边走边喊。

    但对面一路走来悄无声息,这就算了,手上提着个白色灯笼,多不吉利。

    “怕是有诈,都小心点。”小队长回头喊道。

    三个人说话间拔出了佩刀,迎着灯笼走了上去。小队长开口问道:“你是谁啊,大半夜的提这个白色的灯笼,吓人啊。”

    此时出现在他眼中的是个穿着奇怪袍子的男人,脸倒是看的很清楚,普通人的平凡面容,但面上没有一丝血色,在白色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阴森森的。

    “洛天的坟,在前面吗?”对方开口问道,还好声音算是正常。

    “是啊。娘的,老子问你话呢,你是哪家哪户的啊,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出来吓人啊。”

    小队长起先被这阴森的气氛给吓了一跳,这时候缓过劲来。便又恢复了嚣张的模样。

    对方却不回答,继续提着灯笼向前走,小队长心里的火气一下子冒了出来,一把将对方拦住,喝道:“干什么啊,老子是赤虎军的队长,没看见肩章啊,问你话不说,看来有怪,你他娘的跟我走一次。好好问问清楚。”

    说话间小队长将手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但就在这一刻,没来由的,他感觉到背后忽然传来冷风,这冷风和夜风不一样。更冷更寒,好似吹进了他的骨子里。

    “怎么这么冷,你们两个上去铐住他。”

    小队长缩了缩脖子,没回头便冲自己的两个手下喊了一声。

    却没听见任何回答,小队长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却见自己的两个兵居然都倒在了地上,同时,身体下方还流出来一滩血,两个人脖子上缺了一大块,好像被什么怪物给重重地咬了一口。

    而在两具尸体的旁边。站着两个高大的如同铁塔般的身影,看起来像是人,但仔细一看却并不是。

    “你们是……”

    小队长这时候方知恐惧,但却来不及了,黑暗中高大的人影向前走了一步,露出了一张非人的面容,缓缓张开嘴,露出两排泛黄同时粗糙的牙齿。

    “别过来……”小队长毕竟是有本事的,当下举起手中战刀砍了过去,却见战刀劈在怪物的身上。就像是劈在了钢铁之上,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响声。

    随后怪物发动了攻击,一口咬住小队长的脖子,大量的鲜血向外溢了出来,小队长全身抽搐个不停。但很快脖子上一整块肉就被怪物咬了下来,倒地的小队长不停的颤抖,在挣扎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死了。

    提着灯笼的男子开口道:“两位师弟,前面就是埋葬洛天的地方,我们过去吧。”

    两个人分别从怪物身后走了出来,正是向家兄弟。

    而这个提着灯笼的男子,则是他们这次请来报仇的师兄——于桑。

    “于师兄,我看前面有不少人把守,我们硬闯怕是会惊动城里的高手,不如先想办法引开他们,来个调虎离山之计。”向城开口道。

    于桑冷冷一笑道:“这我自然想到了,向贺,你负责引开他们,将尸体和你的殭派出去,在暗巷吸引守卫的注意,引的越远越好,我和向城在你引开守卫后动手。”

    一旁的向城急忙点头,同时问道:“师兄,你打算怎么对付洛天?”

    于桑却没答话,只是这笑容中充满了邪恶。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