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指云笑天道1

第二百七十六章 匈奴亦有小九九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三阿城外,秦军大将邵保眉头紧锁,看着南边大营处的一举一动,一边的匈奴族大首领,也是最先归附苻坚的卢水胡人酋长都颜说道:“大王,那一队潜出后营的晋军骑兵,感觉很可疑啊,他们不象是有准备,要应战的样子。”

    邵保摇了摇头:“难道不是想防备我军吗?”

    都颜笑道:“就几百老弱残兵,怎么可能从五十里以上的距离突击我军的大队骑兵呢?不可能的事啊。而且这些残兵是从淮北撤退的残兵败将,早就吓破了胆,哪还能打仗呢。”

    邵保摇了摇头:“小心使得万年船,都将军,麻烦你带五千人马出战,绕过晋军营地,突袭广陵城的北府军大营,这里只要留少量部队监视就行,不要给晋军钻了空子。”

    都颜的眉头一皱:“我以为,这时候趁机攻击这个营地,会更好些。他们主力在广陵,此营空虚,我们若是劫了粮草,只怕是…………”

    邵保摆了摆手,脸色一沉:“都将军,这是军令,请你执行!我回去带兵来接应你,等你的好消息。”他说着,一拨马头,带着一群护卫就奔向了北方。

    都颜看着邵保离去的影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一个獐头鼠目的亲随,正是他的狗头军师赛巴达,上前低声道:“大酋长,咱们真的要听邵将军的话,去奔袭广陵吗?”

    都颜狠狠地啐了一口:“去他奶奶个熊,就他也想来指挥老子,做梦。当初老子归顺的可是天王,就算天王不在,俱将军也算得是豪强,值得老子效忠,可这邵保是什么东西,当初在漠北中了埋伏,跟个娘们一样地只会哭,还是老子救的他,凭什么跟老子吆五喝六的,他也配?!”

    赛巴达摇了摇头:“可他毕竟是邵将军啊,咱们部落已经归顺了大秦,总得听令才是啊。”

    都颜冷笑道:“这一仗十有八九胜不了,我看这回大秦要败!”

    赛巴达睁大了眼睛:“这是何意啊,大酋长?”

    都颜皱了皱眉头:“兵法有云,不动如山,那北府兵多是流民帅的兵马所组建,战斗力不是一般地强,怎么会我军南下,一点防备也没有?广陵那里的大营,怕是严阵以待呢。”

    赛巴达紧张地点了点头:“那我们要不要通知邵将军他们,让他们大队人马快来?”

    都颜恨恨地说道:“通知个屁,他们跟彭超关系好,老子就是后娘养的,天王在的时候,分东西是一视同仁,等彭超上来后,只知道严刑峻法,分东西就只分他们这几条狗,上次老子的部众抢几个女人,都给他斩了,哼,老子来归附是来享福的,可不是来听他号令,合则来,不合则走,有什么!”

    赛巴达勾了勾嘴角:“所以大酋长想抢一把就跑?”

    都颜哈哈一笑,拍了拍赛巴达的肩膀:“还是你懂我,这个三阿大营空虚,我们就去抢一把,足够吃用几年了,若是姓彭的追查下来,我们就说是劫了敌营,把这些战利品献一半给姓彭的,他也不会说啥。”

    赛巴达的脸上尽是谄笑:“大酋长,你太有才了。”

    都颜高声吼道:“兄弟们,随我劫晋军三阿大营去,我们的口号是…………”

    五千匈奴骑兵同声高吼:“抢啊抢啊抢啊抢!”

    天已经亮了,刘裕一身戎装,骑着黄骠马,立在大营的北侧,隔着一条浅浅的小河,就是三阿城,只见乱哄哄的都颜部落匈奴兵们正在抢着渡过这条浅河,营外荒原上的河水极浅,不用搭桥就可以过来,北风呼啸,把这些匈奴人从来不洗澡的味道,混合着身上羊皮褥子的那股子臊味混在一起,传了过来,就连刘裕闻到后,也厌恶地皱了皱眉。

    自从昨天与谢玄交谈过之后,刘裕就被谢玄临时提拔为幢主,指挥着一千人出了营地,连夜袭到这三阿大营,由于他们人数不多,又是趁夜而来,就连敌军的斥候,也没有发现呢。

    檀凭之说道:“寄奴哥,大军还没有到来,咱们这北营只有一千多士兵,还有几百老弱辅兵,现在胡虏来了,该当如何是好?”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我平时训练你们的兵法战术,现在正好到使用的时候了。瓶子,你也是杀过人,打仗过的老兵了,怎么连这种问题都要问?”

    檀凭之惭愧地低下了头:“这些匈奴贼听说是极为凶残,我们的人太少,万一落到他们手中,只怕是…………”

    刘裕冷冷地说道:“若怕人少,就要好好力战,不要落到敌人手中,再说我们兄弟们很团结,都在这里,又要害怕什么呢?”

    檀凭之用力地点了点头:“是。”

    刘裕抬头看了看一直在向南飘的大旗,喃喃地说道:“我们这里只要守住了营寨,就挡住了南下敌军,这一战,就算只有千余军士,我们也要顶住,传令,不许放箭,等我号令再说!”

    都颜横刀立马,立于寨外三百步处,在他的身前,乱哄哄,臭气冲天的匈奴兵们正在列阵,游骑居于两侧,而持着长枪的轻装步兵则列成了松散的阵列,只等一声令下,就会冲击大营。

    赛巴达奇道:“大酋长,这有点不对劲啊,刚才我们出来时还有斥候看到这里有千余晋军,其怎么现在过来之后,就静悄悄的没人了呢?我们过河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弓箭和投石车攻击,他们是逃了吗?”

    都颜摇了摇头,沉声道:“久闻北府兵中的淮南流民,久经战阵,被称为强兵,打起仗来不输给咱们北方铁骑,我们可不能大意,这些南蛮子,也是有强弓硬弩的,他们的箭可不是吃素的!”

    “我们是来打仗的,这三阿营寨里有的是好东西,先破了这寨,再抢东西,晋军不知在搞什么鬼,传令,先调一千人下马步战,上去推倒栅栏,要是有埋伏,赶紧给我撤!”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