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妖天

第四百五十九章 深入诅咒之地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这是月族的至强天仙,月族最强得几大战力之一,名叫华陵子,一身修为通天造化,隐隐有朝着天神之上的那个可怕境界冲刺的架势。

    不久之后,一面古老的镜子被取来。

    华陵子一伸手,将大衍境照向了混沌火焰深处,那个连他都不敢轻易踏足的地方。

    大衍境中,出现了一副画面,但却很模糊,那里有一座火山,完全是混沌火焰的法则凝聚而成,将一个人影笼罩在内,正是剑牧,在进行更加严苛的磨砺。

    “这不可能……这小子就算肉身比天神之躯都要强大,也承受不住最深处的高温。”华陵子眉头紧皱道。

    “我怀疑,他身上有巨宝。”华云说道,眼神闪烁不定,有嫉妒之色。

    身为月族的老牌儿天仙,竟然对一个少年流露出这种神色。

    “不是一般的至宝,能防御住最深处的混沌火焰,不简单啊。”连华陵子这种月族中位高权重的人都这般说道。

    “他在进行完美蜕变,想要一鼓作气冲刺上去,这样的人……很危险,留不得。”这时候,月族另一个老人说道,实力虽然不及华陵子,但却不会比华云和华坤弱。

    “这个我自然知道,可是三叔说了,要留着他,你们要违背他的旨意吗?此子不可除,他身上的力量太重要了,三叔决定要占据这幅身体。”华陵子说道。

    他口中的三叔,便是月族老祖,而华陵子叫这样的人三叔,他只比月族老祖抵了一辈,足以可见他活了多久了。

    “我们该怎么做?”华坤问道。

    华陵子说道:“用大衍境,观察他的举动,其实让他就这么突破更好,完美蜕变出来,成为天仙之后,必然功参造化,而且会再次激活体内一种神秘的力量,只不过他的努力,他的道果,都只是徒做嫁衣,三叔回来之后,会取而代之。”

    月族的几个老辈人物,全都功参造化,可以说是德高望重,但此刻却一脸冷漠和狠毒,在这里已经定下了剑牧的结局。

    如果剑牧此刻听到,一定会大骇,这就是月族留着他的打算,不是把他培养成战力,而是要等到他足够强大之后,让月族老祖夺舍其肉身,得到剑牧的一切造化和道果。

    这种事太可怕了,如果此刻剑牧听到,一定不会安心的留在这里修炼,肯定会一走了之。

    但是他现在不知道。

    ……

    混沌八卦炉深处,一座座火山炸开,剑牧遭遇了严重的磨难,他的肉身,几乎化成了焦炭,每一次都四分五裂,而且是彻底裂开,分散在这个地方。

    但是,不灭术神乎其技。

    即便是肉身四分五裂了,依然生机不断,这些碎开的躯体相互定位,重新愈合。

    但是不久之后,随着混沌火焰化作的大火山爆开,剑牧依然伤势惨重,肉身一次次崩裂,这是典型的破后而立,这已经是裂开了第十次了。

    而最后一次,剑牧终于再做突破,推开了第十三座仙门。

    这是一种惊人的成就,在真仙领域极尽释放,当初在神变境的时候,剑牧就经历了十三变,如今在真仙领域,他推开了第十三座仙门,这两者之间,是有一些关联的,有因果关系。

    这片地带安静下来,剑牧肉身愈合后,推开了第十三座仙门,但他的伤势依然恐怖到了极点,完全变成了一具黑炭,躺在这个地方,像是断绝了生机一样。

    他在最后关头推开了第十三座仙门,但却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直接动用不灭术恢复,而是像死了一样,化作一截黑炭。

    “小剑人!小剑人?”如意灯摇曳光辉,小灵儿在呼唤。

    但是,剑牧一点反应都没有,像是彻底的断绝了生机。

    “糟了!”

    突然,如意灯内,传来小灵儿的惊呼声。

    因为就在混沌八卦炉的上方,有一团黑色的影子出现,虚虚实实,飘飘渺渺,肉眼看不到,就连强大的瞳术都看不真切,也就超级视觉,能隐约的捕捉到。

    “仙法诅咒!怎么这一次来的这么诡异,一点迹象都没有!”小灵儿惊呼,她显化处身形,娇俏曼妙,体态玲珑,银发如瀑,一张完美的小脸儿,带着一种幽怨,望着上方虚虚实实,变幻不定的黑色影子。

    “仙法诅咒……无声无息的带走了他的神魂,可恶啊,我竟然没有预感到,一大失误,小剑人,这一次你真得得自求多福了,你要是真的死……唉,老爹,我真的无颜再见你了。”小灵儿叹了口气说道。

    ……

    而此时此刻,剑牧意识模糊。

    他行走在一片黑暗当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过去,这一刻的剑牧,意志很薄弱,他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样,就这么跟着这个声音往前走。

    恍惚中,他看到了一些景象。

    黑暗中,一条诡异的鹅卵石道路,弯弯曲曲,通向黑暗的最深处。

    剑牧就这么沿着这条鹅卵石小路,跟着那冥冥中的声音往前走。

    他看到了鹅卵石小路的两边,有一些冰冷的墓碑出现,这些墓碑上,都困着一个生灵,或者说是困着一个神魂,他们有的还有意识,在挣扎,有的在咆哮,但更多的,都是极度虚弱,像是死过去了一样。

    甚至,一些冰冷的墓碑上,已经没有人了,只有曾经疑似困着某个生灵的铁锁链绑在上面,不过在墓碑上,却有一道黑色的人影,像是一个人被烧焦在上面了一样,只留下焦黑的印记。

    “好吓银,好恐怖,我这是在哪儿?”剑牧意识模糊。

    “吼!!”

    突然,一声剧烈的咆哮传来,在远处的一座比山都要巨大的黑色墓碑上,锁着一条真龙,没错,那是一条真龙,通体黄,但金光却暗淡的不像话。

    这条真龙,也极度虚弱,像是即将被毁灭,锁住它的那座墓碑上,有黑色的影子出现,和之前那些空荡荡的墓碑上一样。

    这条真龙在咆哮,动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对着剑牧嘶吼:“回去啊!回去!你不能进来,醒醒!”

    吼完这句话,这条真龙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样,虚弱到了极点。

    “啊!”

    而剑牧则是身体一震,彻底恢复了意识,清醒了过来,他环顾周围的环境,顿时大骇,这里是……黑暗的诅咒之地,自己怎么进来的?仙法诅咒什么时候开始的?

    而当剑牧再看向那条真龙的时候,不禁骇然。

    真龙,这是至尊一脉的强大生灵,至强的存在,就是它吼了一嗓子,把剑牧惊醒了。

    但是此刻,这条真龙却虚弱到了极点,像是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量一样。

    这条真龙不知道被困在这里多少年了,它的一切力量都被剥夺了,明明曾经身为至尊,高高在上,但现在,神魂却被永禁在诅咒之地。

    甚至此刻,这条真龙虚弱的即将死去,它的身上,燃烧起了一种黑色的火焰,在焚烧他。

    最后,这条真龙绝望的看了一眼剑牧,被焚烧的干干净净,冰冷的墓碑上,只留下了一条烧焦的龙形印记,像是证明着它存在过。

    剑牧骇然,看向了这里其他的墓碑,很多墓碑上,都有黑色痕迹,他们都经历了这样的事情。

    这就是被拉进诅咒之地的最终归宿吗?

    最终,神魂都会浸灭,哪怕强大如至尊真龙都是如此,只留下了焦黑的痕迹,证明他们存在过,被禁锢过。

    剑牧知道,自己遭遇了最大的危机,他莫名其妙的被拉近了诅咒之地,连出口都找不到了。

    虽然那条真龙拼着被浸灭叫醒了他,但是此情此景,剑牧深知自己想要脱离此地太难了,因为他回头之后,连路都没有,只剩下茫茫的黑暗。

    “嗡嗡嗡!”

    但就在这时,那冥冥之中的声音再次出现了,这一次剑牧意识没有模糊,但是他的神魂体却不受控制,沿着这条鹅卵石小路,继续向前走去。

    “怎么会这样,这次诅咒来的太诡异了。”剑牧心中窝火。

    一条真龙拼着最后的力量叫醒他,却依然不能扭转劣势,那冥冥之中的神秘声音,像是一种法则,控制了他,让剑牧不受控制的走在鹅卵石小路上。

    剑牧虽然很想脱离这里,但他也在好奇,这条鹅卵石小路的终点,到底是通向哪里的?

    不知不觉的,剑牧来到了鹅卵石小路的尽头,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茫茫的黑暗。

    再回身,鹅卵石小路已经彻底不见了,剑牧被困在了黑暗当中。

    他立身在黑暗当中,茫然无措,就这样了吗?后面还会有什么?他不知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在这片黑暗中,剑牧看到了有人影晃动。

    不久之后,从黑暗中,出现了几头生灵,这几头生灵,全都不是活生生的存在,他们身上散发出恐怖的死气,像是尸体一样,而且抬着一座青铜轿子。

    “是她!”

    剑牧骇然,他竟然看到了……清灵仙子的棺椁。

    “进来。”

    而且此刻,从这口青铜棺当中,传来了一声让剑牧极其熟悉的声音。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