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我看青山

第七十三章 正气魔种喜相逢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不过两人斗得激烈,陈浮生却是再没有闲暇去关注这些,而且闭上眼睛,静心梳理体内的元气起来。

    浩然正气说起来玄奇,其实不过是人人心中都有的正念所化,或多或少,每个人都有有一分。

    只不过儒家弟子修身养气,真正将道理读到了骨子里去,性灵之光更加闪耀。

    姬文筝的浩然剑气虽然直指人心神魂,但毕竟是冲着那个苗女而去,其他人不过是旁观了一场余波,只要运转法力,收摄心神就可轻易挣脱。

    但到了陈浮生身上就要麻烦许多。

    其他修士大多自幼开始修道,在修行有成前不离山门,而天欲尊者却是常常过上许久才现身指点一些他修行的诀窍。

    除去修炼大自在天子法外,他有大半的时间放在读书上面,道藏佛经之类自不必提,类似游记的闲书也看了不少,四书五经更是深明其中精义,这才能够在会试当中以一篇文章感应天地。

    自然儒家所谓的浩然气他也并不陌生,只是正气长河隐没天地之间,难以显化,因而他也只是有所感应罢了。

    用来修身养性还算勉强,但想要施展出什么神通来就是妄想了。

    自离了京城前往九天剑派之后,他既要从头修行北冥逍遥诀,后来为了遏制魔种在识海之中更加根深蒂固又在金刚三昧转轮经上下过些功夫,却是没有一天去揣摩儒家的那些微言大义。

    正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没有意外,他胸中那不过刚刚萌生的浩然之气就会自然消散,化入自身道心。

    可是没想到姬文筝这一记浩然剑出手,他胸中猛然翻江倒海起来,那一股浩然气有如枯竭的河道再逢暴雨,重获新生。

    每一个字从姬文筝口中发出,他的那一股浩然气就会激荡一次,越发昂扬,渐有巍巍气象生成。

    然而陈浮生却是丝毫开心不起来。

    早知道修行之理总是以法力纯粹精深为上,佛道儒魔,无论是哪一家即使花费一世的光阴也未必能够走到佳境。

    身兼多种法门,看似多出几条道路来,其实却是长生路上的阻碍。

    陈浮生道魔双修,是因为他出身魔门,识海之中被打入了天欲尊者的六欲魔种,在新罗时一时不察,被玺主美室用极乐相思咒暗算了一记,虽然凭借六欲魔种反过来将其吞噬炼化,却也提前激活了魔种,可谓魔根深种,乃是不得已而为之。

    至于金刚三昧转轮经则是因为有北冥道人用天龙禅唱强行助他修炼佛门法力。

    其实这两者他都没有怎么用心,在极乐相思咒上,他先是掠夺了美室一生修为,又从扶余璋那里得了全套,之后因缘际会借助相思红线截取了明月丹成时一部分感悟才有此成就。

    至于佛门法力,则是因为有着百鬼经变图中的数万阴魂日夜持经念诵的庞大愿力加持,再加上知足禅师三十年面壁之功,饶是如此也是来到这大雪山见识了那一座大日如来法身后才突破到了四识圆满的地步。

    虽然儒家神通看起来与佛魔两家有些仿佛乃是由心而生,最是打磨道心,与道门法力并不排斥。

    但修行到了陈浮生这等地步,眼界也比之前高明许多。

    丹成这一关除去法力之外,最紧要就是一颗道心通透无瑕。

    而佛魔儒道四家所追求的心境却是有些差异。

    魔教从七情六欲入手,遵循本性行事,要打破一切束缚枷锁囚笼。

    道家舍长生之外别无所求,逍遥天地。

    佛门放下一切。

    儒家则是在独善其身外,更求入世立功立德立言,而其修身立世更是讲究一个规矩,在某些方面相当于画地为牢,自陷藩篱。

    这种种矛盾实难调和,在丹成之前将会统一爆发出来。

    本来丹成这一关,他已经有了十成把握在十数年内功成,但一旦让这股新生浩然气成长起来,就又会变得难测许多。

    更别说这股浩然气并非全靠他养成,乃是因人成事,天然有许多不足。

    相比之下,还是将之毁去更加稳妥一些。

    不过如果在消亡之前能够让其发挥些余热,对陈浮生再好不过。

    心中一定,陈浮生一面跟随着姬文筝默默念诵“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培育梳理这股浩然之气,一面则是牵引着这股磅礴正气向着眉心识海缓缓行去。

    一入识海,这股浩然正气就有扎根定形之势。

    陈浮生将它引来这里另有他用,又怎么可能任他行事,心念一动,将那道六色光轮紧紧包裹起来的层层佛光便自裂出一道缝隙,而这股浩然之气则是沿着这条缝隙猛然灌输其中。

    佛光弥合如初,再一次隔绝起来,其中却是真个天地动荡起来,绽放出无穷光华。

    这颗魔种虽然包含了天欲尊者一身道法精华,乃是类似脱劫之后的道果一般的存在,但毕竟只是一点精粹分化而来,质量虽高,但数量少的可怜。

    本来这颗魔种在陈浮生识海中日益汲取法力心念,再加上极乐相思咒被它吞噬的缘故,可以说时日越久,越是根深蒂固,直到彻底合一为止。

    只可惜陈浮生屡得机缘,佛门修为增长太快,反观这颗魔种被佛光隔绝起来之后,真正成了无源之水无木之本,如今已经有一少部分被佛门法力同化,现出倾颓之势来。

    陈浮生这一次就是要彻底奠定局面。

    四家之中,因为心性理念以及行功路线的缘故,佛道甚至佛魔两门兼修起来,非但冲突极少,甚至有反过来助长修为的妙用。

    但儒家与魔教的心法却是真真正正地南辕北辙,不可调和。

    儒家制订规矩方圆,为行事处世划定界限,而魔教却偏偏要从心所欲,打破一切藩篱。

    两者对上,可不是金风玉露喜相逢,而是好似热油着水一般,彻底沸腾起来。

    仿佛感受到那股冥冥之中的危机一般,原本已经收敛的六色光轮光芒猛然一盛,六色光华在其上流转不休,撑开一处小小天地,想要将这股来历不明的气机意念彻底驱除。

    陈浮生在这浩然正气没有多少造诣,真正论起根基来远不如这颗魔种雄厚。

    可是偏偏此时场中有着姬文筝这个儒家女夫子,更有那个来历莫名的圣贤法相从虚无中接引了正气长河出现。

    姬文筝在场上每朗诵一字,手中那柄无锋剑起落一次,就会牵动着正气长河垂落无量浩然正气,而陈浮生识海中的浩然气也与之发生共鸣,愈发壮大起来,同六色光轮拼了个不相上下。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