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我看青山

第二百二十三章 修佛的必要性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不过也未必没有解决的方法。”

    陈浮生暗自沉吟,那一卷《金刚三昧转轮经》正自在识海中载浮载沉,大放光芒。

    而那道六色在得了这佛光普照之后,就自生出一种玄妙的变化出来。

    《大自在天子法》与《北冥逍遥诀》还有那个外域巫师所化的书籍,在遇到佛光之后,表面便会自有光辉浮动,将之隔绝开来,宛如油水两分。

    这是法力不相合,彼此的缘故。

    然而在遇到那颗魔种的时候则是生出了变化,佛光居然缓缓侵蚀其中,有着彼此融合的征兆。

    “天欲师父的六欲天魔道与佛门功法只怕脱不了关系,否则断然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陈浮生之前虽然不知道六欲天魔道的根底,但现在却是生出了些许推测,如果佛法修为足够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将这隐患安然驱除。

    “可惜了,这卷佛经是因为有了北冥老师的亲口加持方能有这般威力,等再过一段时间上面的佛光消耗干净,就对其没有了作用。”

    陈浮生咂咂舌,有些可惜,虽然勉强找到了一条道路,但却并不容易。

    魔种在陈浮生识海之中,也自汲取着着陈浮生的修为法力而成长。

    可以说陈浮生修为每精进一层,魔种在陈浮生识海之中便根深蒂固一分,越到后面,便会越难拔除。

    “最晚金丹之前要把这个隐患解除。”

    陈浮生盘算一下,金丹一成,一身法力便自汇为一体,再想要处理,就非得天欲尊者本人亲自出手才有可能,亦或者他修为高出了魔种的本体,天欲尊者本人境界,才能强行压服,除此之外别无第二条路可走。

    原本陈浮生对解除魔种并不抱任何希望,但北冥道人用步步生莲神通将他引上佛门这条路后,却给了他一线希望,隐约现出了一条解决的道路出来。

    这个希望,比起什么都要来得重要。

    甚至凝煞炼罡、斗剑大会,与之相比,都要靠后。

    “看来莫非我们北冥一脉师徒当真都是要做和尚的命?”

    陈浮生自嘲一声,却感到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天意存在,也就不再多想,把眼睛放在了一旁的巨蚌之上。

    此时那只巨蚌两只蚌壳紧闭,却是有无数文字铭刻其上,佛光流转,赫然也是《金刚三昧转轮经》。

    这也是个意外。

    当日北冥道人以天龙禅唱口诵《金刚三昧转轮经》助陈浮生领悟佛门神通。

    固然陈浮生领悟出了步步生莲这门号称佛门第一遁法的玄妙神通,但真正得了最大好处的却不是他,而是幽若这只蚌精。

    幽若修行千年,在没有功法的情况下,到了丹成之境,本身资质自然不错。

    当日如果不是她没有传承,全凭自身本能领悟的情况下硬抗丹成之劫,这才落得如此下场。

    毕竟虽然佛门有许多都不禁流传,比起道门真传而言相对要容易获得许多。

    但她一个常年盘踞深海,从不外出的妖怪又去哪里学习。

    而当日北冥道人为陈浮生开悟,口诵此经,照耀了整个识海,陈浮生识海内其他东西没有灵智,只有本生的一股灵性,除去魔种与之相合外,尽皆排斥了去。

    而幽若却是看出这是一部极玄奥的,可想而知,对于她这个没有传承的野妖怪来说,不知道有多么大的吸引力,当即便去主动承载了上去。

    她的境界可要超出目前的陈浮生许多,底蕴深厚,再加上北冥道人所用的又是有着渡化开悟妙用的天龙禅唱,一旦她放开了心神,就有无穷领悟浮上心头,当即便陷入了深深的入定之中。

    陈浮生放眼看去便见有三圈虚浮不定的佛光隐隐浮现在巨蚌之上,一时间也是好生羡慕。

    “这三道佛光一旦真正凝成,就是三种佛门神通,这个幽若倒是好运气,不过她本就是丹成的大妖,这一点我是比之不上的。”

    看了巨蚌一眼,陈浮生便知这幽若醒来也不是旦夕之功,也就不再留恋,退了出去。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丹成之前将魔种控制住,陈浮生也就不再忙着赶路,而是先换了一番形态。

    陈浮生伸出右手,自头上一抹,便自将头发剃了个干干净净,露出一颗青瓢出来,然后再将身上的道袍换下,替了身普通衣衫。

    “可惜了,没有僧衣僧袍,僧鞋僧袜这些东西,否则就更像是个和尚了。”

    陈浮生之前拘束在魔门和九天剑派两家弟子的身份之中颇感不自在,这一次伪装成一个和两家并无关系的和尚出来,倒是让他心情更加澄澈了几分,心思也更加灵动起来。

    “我在外面平日里就以和尚的身份出现,等到与人斗法的时候再将北冥真水运起,放出飞剑,到时候定能给别人一个措手不及。”

    陈浮生摸摸背后的剑匣,心中暗自思忖道。

    九天剑匣和之前看上去已然大不相同,原本的青碧色变成了黑黝黝一片,看上去平凡至极。

    陈浮生自得了苏正风指点,便将九天剑匣重新祭炼了一番,好在这并非什么难事,他只是运起北冥真水洗练一番,使其原本的颜色被真水的墨色取代再用真水掩饰了其灵光便是,反倒让他在这几日之间为其多增添了一重禁制出来,威力也自增加了些许出来。

    万事俱备,陈浮生也就不再犹豫,运起步步生莲,直向着前方山脉而去。

    来时的时候,他不敢走这条路,是因为在地上速度太慢,《北冥逍遥诀》的威力也自施展不开,山林之中又是情况复杂多变,最容易陷入危险之中。

    但在九天剑派大半年,他开辟北冥,法力深厚远胜以往;法术得了北冥道人指点,大有进境;拥有了九天剑匣这件本命法器;更是悟出了步步生莲的佛门神通。

    可以说虽然境界未曾提高,但却是能打能抗更能跑,短板尽数被弥补完善,一身战力至少提升了十倍不止。

    而参考幽若与九天剑派的弟子,便知道丹成这一关有多么困难,这莽荒万里,陈浮生推测有此修为的妖怪也不过一二十头罢了。

    而且这些妖怪和幽若一般,都没什么正经传承,不说金丹成色几品,就连法术也不过是借着天赋自悟,绝对比不上陈浮生《北冥逍遥诀》这种高人琢磨修改了不知多少遍的真传。

    否则整个天下早就是妖族的天下了,哪里轮得到人族独大。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