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月关

三百二十四章 大搜捕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曹玮急急披挂走进校场,一队官兵举着火把在等待,中间站着数千禁军。

    “上马!”来不及查点人数,曹玮大喝一声翻身上马,率领军队快速朝城中赶去。

    另一边,契丹驿馆中,副使乙辛坐在桌前,脸庞在烛火中若隐若现。

    没多久,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乙辛神色一振,挺身沉声道:“进来。”

    “大人!”一个契丹人快步走进来,在乙辛耳边窃窃私语几句。

    乙辛听着,不时轻轻点头。

    等传话的人说完,乙辛马上挥挥手,示意对方出去。

    契丹人一抱拳,转身快步离开。

    乙辛沉默一阵,阴沉的脸上突然露出冷笑。

    驿馆门外,杆上灯笼散发惨白的光,随着夜风轻轻摇晃,照应着整个契丹驿馆都显得阴森可怖,远远看去,如同一座鬼宅。

    忽然,远方传来轰隆声,大队禁军赶来,迅速将驿馆包围得风雨不透。

    八王和曹大将军骑马赶到,二人在大门外下马,随手把缰绳朝身边一扔,八王大步上前,就在闯门而入,曹大将军面神冷肃,眼中透着淡淡杀意,按刀相随。

    上前推了把门,没推动,八王侧身一步让开位置,一挥手,淡声下令:“撞开!”

    “是!”

    禁军们齐声一喝,持着长枪猛冲过去,轰的一声,撞开大门。

    此时里面被惊动的契丹兵们也冲了出来,见状大怒,忙上前阻拦,可毕竟人太少,眨眼间就被禁军的如林长枪逼得退开。

    “哗!”大群禁军手持火把,身上盔甲哗哗作响,如虎入山林般,快步从两侧冲入院中,把院子里照得灯火通明。

    这时,契丹副使乙辛衣衫不整地带着几个人迎过来,一边走一边系着衣衫。

    看到八王和曹大将军,乙辛先是一顿步,眼中露出惧色,可紧接着就见他一咬牙,怒气冲冲上前:“八王爷,曹大将军,你们宋国三番两次闯我馆驿,究竟意欲何为?”

    自他出来,八王就一直盯着他看,见他先惧后怒,不由一皱眉,把手一挥。

    曹大将军沉声下令:“搜!”

    禁军得令,马上分成一个个小队,挥持着火把四下冲去。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八王微微一笑,上前两步道:“本王得到密报,有歹人闯入贵使驻地。为了贵使之安全,得罪了。”

    “你……你……”乙辛先是一怒,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张惶四顾,就见大群的宋军已经开始四处翻找起来。

    一旁曹玮着乙辛模样,突然觉得哪儿不对劲,他眯眼想了想,上前一步,凑到八王耳旁低声道:“王爷,这么找不行,就算哈梵逃回来了,恐怕也早有退路。”

    “哦?那依你看呢?”八王一听,马上低声回问。

    “依臣看,哈梵若是逃回这儿了,应该不会以真面目示人,很可能会扮成他人模样蒙混过关……”曹玮脸色微冷:“王爷,反正咱们跟契丹人早就面和神离,这种时候,也顾不得面子了,干脆把这里所有人全叫出来,挨个查清楚。”

    “这……”八王一惊,看向曹玮,心道若这么一搞,几乎与撕破脸没什么区别了啊!

    见八王犹豫,曹玮摇摇头劝道:“到了这种时候,王爷又何必顾忌?依臣下看,那哈梵来寻推背图,必然是受了他们主子的旨意,否则不会没进京就已经对空桑观出手了。既然他们能做初一,我们为何不能做十五?若是一味退让,恐怕他们下次会变本加厉了。不如干脆趁这个机会敲打敲打他们。”

    “可是……”八王听着不停点头,但站在他的角度,却不得不多想,万一对方真的恼羞成怒,借机开战,自己岂不成了大宋的罪人?

    曹玮一看他神色,就明白了,不由一叹,只能把话说开:“王爷,您性子仁厚,万事用忍,只想着大家和和睦睦的过日子。可是,那些契丹蛮子能一样吗?别忘了,这帮人可是狼子野心啊!您想想,以他们的性子,若是想要开战,需要找理由吗?同样道理,他们若是不想打,也绝不会因为折了这么点面子就跟咱们撕破脸。这……其实也是试探他们态度的一个机会啊!”

    八王思索片刻,重重一点头:“就这么办,你看着安排吧,出了事孤王担着。”

    曹玮一喜,马上一抱拳,转头看了看,招来一个亲兵,附耳私语。

    ……

    一刻钟后,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

    一个宋兵小校手拿毛笔和名册,站在八王和曹玮不远处,不时有士兵上前报告几句,他就在名册上标注一下。

    又一名士兵禀报后离开,小校合拢名册,走到八王身边,低声禀报。

    “王爷,人数与名册相符,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全都查过了。”八王眉头一皱。

    “都查过了,正主没在。”

    难道哈梵没回来?

    可他还能逃去哪儿呢?

    八王沉思片刻,咳嗽一声,看向仍旧一脸怒气的乙辛,微笑道:“乙辛副使,歹人狡猾,不知藏匿于何处,贵使还当注意安全,本王缉拿凶手事急,告辞!”

    他一句话说完,不等回答,转身就走。

    乙辛指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巴,没说出话来。

    曹玮跟着八王往外走,二人低头说了几句,等走出驿馆大门,就听曹玮高声吩咐士兵:“歹人尚未捕获,给我守住了馆驿,以防歹人袭扰外使!”

    “是!”

    众宋军高声答应,随即分散成伍,将馆驿围得水泄不通。

    乙辛站在院内,看到外面情形,一脸愤怒,但除了重重怒哼一声外,却再没别的举动。

    听到乙辛的怒哼声,曹玮扶刀转身,望向馆驿内,嘿嘿一笑:“来人啊!就在附近,搭起帅帐!本将军要亲自保护契丹来使!”

    众军士齐声应道:“遵命!”

    另一边,太岁和玄玄子、谛灵站在院子门口,眺望着远处辽人馆驿的点点火把。

    谛灵子忽然有所察觉,身形一晃,闪前一步,伸手护在太岁和玄玄子前面。

    “什么人?”谛灵沉声喝道。

    衣袂飘风,一个人影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他们旁边,竟是多时不见的柳随风。

    谛灵子讶然收手:“是你。”

    太岁更是惊喜:“柳狐狸?你怎么来了?”

    向来笑容满面的柳随风此时却一脸冷峻,看着太岁沉声道:“有人把哈梵救走了,八王爷和曹大将军在契丹人的驿馆里搜查了一番,但没找到哈梵。”

    “哈梵被人救走了?”太岁惊讶不已。

    柳随风点点头:“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你们自己小心,我得先回北斗司。”

    太岁皱眉点了点头。

    柳随风说完,又朝两位道长拱了拱手,一转身飘入夜色中消失不见。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