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我即是空

第一章 小岳岳和大白白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又是傍晚。

    在晚霞中看岳阳城比看鱼阳城要震撼地多,不是因为它的高大和宽广,而是因为它匍匐在川江边上,犹如一尊安静的巨兽。城墙上布满了磊磊伤痕,仿佛历经了人世沧桑。

    岳池站在马车顶端,望着前方那座巨城的影子,心情当真有些复杂难明,不仅是因为这里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而且他在乎的人都在这里。近乡情怯莫过于此。

    此外,无边的战意也充斥着他的身心,让他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他虽然满心迫切想要知道岳长空在打什么鬼主意,但他心里总是存了小心,知道循序渐进地道理,于是收回视线他坐了下来,继续打坐搬运灵气,呼吸之间,灵气充塞胸腹,让他有一种身心俱轻之感。

    这周围的天地灵气已经开始变得浓郁起来。此刻距离岳阳城还有近二十里,按照车队的速度,他还可以修炼半个时辰。

    外表是打坐练气,内里当然是在修炼万劫长生功。

    此刻距离他回到鱼阳城,已经过去了六天的时间。

    那日的第二天一大早,岳池就向左鸿林辞行,然后直接就出发了。

    这一次上路,车队中多了二十几人,全都是左鸿林为了防止他再次遇到刺客给他安排的高手护卫。之后的路,韩忠或许是吸取了前次的教训,也不再催促众人赶路,都是小心翼翼的前行,让原本两天多就能走完的路程,整整多花费了一多倍的时间。

    韩忠如此谨慎小心,却正中岳池的下怀,他也可以趁机多一些时间修炼。

    回到岳阳城之后,多半会有人监视他,若是严重些,他恐怕不会有多少私人空间,所以他几天一直都坐在车厢里默默修炼。偶尔在车厢中呆地烦了,也会坐到车顶上去,丝毫都不顾及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岳池也不在乎他们这些人,他本就名声极差,又经过那日演技爆发,乞丐一角被他演得活灵活现,这些护卫们目光有异,或是不屑,或是背后议论嘲笑,这是经常有的事情。

    你问岳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啊,这一切当然是“独臂大侠”江北悄悄报告给他的。

    这位仁兄意志力也是坚定,断臂的伤势,在服下两枚小还丹之后,仅七天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在第八天上路的时候,他坚持着随对一起出发。

    岳池觉得江北这人颇对他的胃口,于是就给了他护卫队长的职位。而原本已经认为自己是一个废人的江北,对岳池的认命自然是惊喜交加、感恩戴德,加上又有那日岳池在病房中跟他们说的那番带他们进入修真界的话,这让江北直接死心塌地的成了岳池的一大心腹。

    至于那群以前以常山马首是瞻的护卫们,岳池现在没空也没精力理会他们,他只是让江北留意着,等哪天有空了再随手处理了了事。

    又是六天的修炼,岳池的身体素质再次得到了提高,而他体内的劫力一直持续减少。由于岳长安暂时隐在暗处,没人帮他修炼,他就只好自己拍打自己的全身,修炼速度也是不慢,只是困难了许多而已。而且他无法像小山谷中那般肆无忌惮的惨叫着发泄痛苦,只得拼命忍耐,不过这倒是给他的精神意志给锤炼了一番。

    此外,他的仙道境界再次下降了一重,丹田内的灵气稀薄到若有若无。再有个三五天,等所有灵气完全化掉,他就可以自己构建属于自己的大周天了。

    只是这样也有一个不打不小弊端,他仙道境界降低,让感受到他气息变弱的众护卫对他更是不屑,只以为经过那一番劫难之后,这位岳三少被吓破了肝胆,这才跌落境界的。

    “报!三少爷,苏家二少爷正在长亭等候。”

    这时,一名锦衣宦官打马而来,对着岳池禀报。

    进入岳阳城地界五十里之后,韩忠身边那四名宦官就被分派了出去传递讯息。

    因为早前韩忠就接到岳家祖宅传讯,说是长房那边的三少爷岳云飞会亲自来迎接岳池回家。所以这些宦官要时刻报告两边的距离,好依此确定时辰,免得失了礼仪什么的。

    岳家排场大地可以,不仅使用宦官做内侍,还处处讲究等级礼法之类的东西。

    对此,岳池心中也不免感叹,这岳家除了没有国号之外,其实跟一个帝国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知道情况的外人,或许觉得这是一个修仙家族应有的做派,但岳池感觉很是好笑,也觉得很是无聊。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那日韩忠为了救他负伤之后,岳池对他们这些宦官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变。虽说没有过多的亲近,但至少在心里已经将他们视作同类,而不是那种阴气森森的怪物。而他们这些肢体残缺的人心里最是敏感,岳池态度和眼神上的变化,他们都能感觉地到,所以他们对岳池的态度,也不像初时那么冷硬了。

    “大白白居然来接我!”岳池愣了一下,随即就笑起来,“也是难为他啦。走,加快速度,我们迎上去。”

    这时候,一旁骑在黑鳞马上的韩忠却是说道:“三少爷,眼看就要进城了,三少爷那边还在等着的。”他说着,然后用商量的口吻道,“你看……要不你和苏家少爷改天再聚。”

    “改天再聚!?怎么不让岳云飞那小子改天再来接老子。”

    岳池下意识回道。然后他就皱起了眉头,看了看韩忠,知道他也是奉命行事,为难他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沉吟片刻,他道:“这样吧,车队放慢速度,我骑马上前去跟我兄弟说话,韩堂主,你看这样如何?”

    韩忠木然着一张脸,望着前方没有吱声。

    岳池笑了笑,他知道对方已经答应了,只是不好明着答应而已。于是他便笑着下了马车,接过一名护卫递过来的缰绳,翻身上马,然后打马扬蹄,朝着前方长亭冲去。江北等人自然也是打马跟上。

    对于马上要见到的人,岳池心中激动不已。

    这位苏家二少爷全名叫做苏晓白,比他大了一岁,今年十七,是岳阳城三大家族苏家的长房嫡次子,他母亲是苏家家主苏永望的正妻。

    本来这样的身份,仅仅只低于嫡长子的。

    可苏晓白的资质也是奇差无比,虽然是木火两系,但灵根长度只有三寸多一点,勉强挤身真灵根之列,跟岳池这个伪灵根也没多少差别。

    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两个同样本应该身份很高、很有前途的世家子弟就这么凑在了一起,渐渐成了一对好基友。

    一起吃喝嫖赌,一起打架斗殴,一起刻苦修炼展望未来,几乎无话不谈、无话不说,甚至连他们喜欢的女孩也是同一个。

    有时候他们还议论,要不是他们身材悬殊、长相迥异的话,以他们如此相似的经历,相似的性格,相似的爱好,会不会就是亲兄弟,亦或者,是上辈子的亲兄弟?

    这个问题,只有天知道了。

    而岳池对苏晓白的记忆,一直停留在三年前的早上,那个哭成泪人的大胖子,声声凄怆,好似过年杀猪。

    “呦吼——别走啊小妹妹,留个传讯纸鹤呗。……咦,没有吗,那你住哪个村,我苏晓白改日一定备上厚礼登门拜访……诶……”

    岳池还没靠近长亭,就看见前方聚拢了七八名护卫,他们的中央,则是一个小亭,小亭里面,一个身形高大魁梧的胖子正趴在围栏上,侧对着官道的方向,一脸猥琐的向一名路过的小村姑搭讪。

    而他的技巧明显不过关,几句话的功夫,就吓地人家小姑娘花荣惨白,紧紧抱着篮子,落荒而逃。

    苏晓白神情遗憾,这幅模样,宛如一头流着口水望着猪圈外水灵灵的大白菜却吃不到的一头肥猪。

    岳池听得也真是醉了,不过他知道,这胖子就只是口花花而已,并不会真对人家小村姑做些什么。三年前的他是如此,岳池相信,三年后的他,还是那个胖子。

    或许是他在得到系统之前就是胖子的缘故,也或许融合了岳云池的记忆,岳池这一刻,一颗心砰砰直跳,快活地仿佛要飞出胸膛。

    听到马蹄声响起,苏晓白懒洋洋地转过头来,顿时神色一喜,然后他一蹦三丈高地跳起来,向这边用力挥手,又跳又笑,神色兴奋地大叫道:

    “哈哈哈……小岳岳,小岳岳!哥哥我在这里……哈哈!”

    岳池表情一滞,差点一个跟头从马上栽下去,心中大骂:“老子长地这么帅,还这么有型,怎么会是小岳岳那个丑八怪呢。”

    他的脸色变得漆黑一片,来到长亭外,身形往前一扑,还不等落地就大骂道:“该死的!大白白,你再叫我一声那个什么我就一刀捅死你信不信。”

    苏晓白闻言吓得缩了缩脖子,随即他嗤笑一声,不屑地道:“好大的杀气,不过就凭你那点修为,老子让你两手两脚够不够。”

    “你——”岳池瞪着他,揶揄道,“三年不见,你胆子跟你身材一样变肥了不少嘛。对了,是哪个被我打哭过来着。”

    苏晓白大怒,气急败坏地指着岳池道:“要不是你提我蛋蛋,我会那样!小岳岳我告诉你,再敢提这件事,老子跟你绝交。”

    “草!”岳池将马鞭猛地往地上一贯,犹如螃蟹一般怪模怪样的走过去,狠狠地道:“怎么?就准你哭,还不准人家说啊。”

    苏晓白嘿嘿冷笑,也挺着胸膛走了过来:“呵呵,看来三年不见,你的修为见长啊,你想我把你捏扁还是捏圆?”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射,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岳池没有这次没有回答,他正打量着眼前这个胖子。

    苏晓白依旧是那么魁梧,身形已经成长到几乎有他三个那么大了,这说明他吃好喝好,没有受到虐待;一身黑底金纹袍包裹在他身上,将他的将军肚撑地圆滚滚的,居然没有爆开,这件衣服显然是一件法器,这说明他在家族中地位没有动摇;然而,他的脸上、双眸中却带着浓到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特别是在打量自己的时候,这种疲惫就愈发的明显,甚至有着一丝软弱……岳池心头猛地一跳,出事了!!!

    岳池打量苏晓白的时候,苏晓白同样也在打量岳池,随即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狂怒和疼惜,随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这个胖子就往后摆了摆手,冷声道:“你们滚开,我要跟我兄弟说话。”

    苏晓白话音刚落,岳池也跟江北下达了类似的命令。

    随即,他上前一步,将苏晓白紧紧抱住。然而下一刻,他就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了!

    苏晓白双手一拢,就将他反抱了过来,而岳池只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团肥肉之中,好不腻歪。

    当他想要挣扎时,苏晓白的脑袋就直接凑了过来……然后,他在岳池耳边轻声的、微不可查的道:

    “兄弟,出事了!”

    岳池安静了下来,然后他轻轻嗯了一声,用同样蚊虫嗡鸣般的声音回道:

    “是,我差点回不来!”

    苏晓白闻言,眼中杀机爆闪,然后又转瞬消失不见……

    (ps1:哟哟哟,大家燥起来。新的一卷,故事开始缓缓展开,大家将票票都丢给我吧,快点哦。你们越给力,我就越兴奋,哟呵呵呵……)

    (ps2:正经。这本书有女主。不仅有父母恩,兄弟义,还有男女情……楔子开头就说了,仙道修心啊,所以喜欢通篇打打杀杀,以及无女主的朋友,可以弃书了哟。)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