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西风紧

第一百六十九章 儿女之事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酉时的鼓声敲响后,诸衙署官吏下值,皇帝也要乘御辇回后宫了。一天的公事接近尾声,只有各宫殿的宦官宫女要轮值继续工作。

    皇宫里数万人,但几乎都见不到皇帝。朱棣几个月以来,晚上或独寝、或在皇后那里,从来不在别的嫔妃房里过夜。

    徐皇后贤,偶尔会劝皇帝雨露均沾。朱棣遂召别的嫔妃侍寝,完事便叫人带走,依然不留任何嫔妃过夜。

    今天朱棣刚过乾清门,便下旨队伍径直去坤宁宫,仍旧去找徐皇后。

    徐皇后刚被册封为皇后,搬进坤宁宫住得很高兴。但朱棣知道她很快就会厌倦,正如他厌倦住在乾清宫一样……正殿太大,还有点潮湿,看起来霸气,却并不适合日常起居。

    朱棣到了坤宁宫,走上石阶、便见到皇后来迎驾行礼。站在坤宁宫门口,只见周围都是空荡荡的砖地,这座大殿矗立在正中间,周围无数当值的宦官宫女都跪拜下去了。

    确实有唯我独尊的感觉!但众目睽睽之下,既然皇帝皇后代表天意,一切自然也要讲究一点。所以徐皇后才执礼甚恭,叫人觉得十分见外。

    二人走进坤宁宫正门,正对着大门就有一把大椅子,床摆在隔壁,从窗子上就能看见,也是非常大。走到这里,隐隐仍有种要上朝办公的感觉……乾清宫也是这样,所以朱棣不办公的时辰,宁肯呆在东西暖阁,也不去自己的寝宫乾清宫。

    朱棣是皇帝,遂在正中的大椅子上坐下,又叫徐皇后坐在旁边。宫女立刻沏茶、端着点心上来了。

    这时徐皇后开口道:“那天家宴,我见过了郭铭次女郭氏,我很中意哩。那郭氏年方十四,年纪正好,身家清白、乃武定侯孙女,郭徐氏嫡女。面相一看就是温柔贤淑之人,长得是端庄秀丽、肩背如削,肌肤如玉、唇红齿白,一双手儿可好看,便如去皮的春笋一样,叫人看了十分欢喜。

    圣上此前也赞同这门婚事,那天我见到了郭氏,一时喜悦,便自作主张与郭徐氏谈过了。郭徐氏也无异议。”

    朱棣面带笑容道:“俺知道你早就急坏了。既然皇后看得上,俺也当然赞同。”

    “做母亲的哪能不急此事哩?高煦都十九岁了,竟未大婚。我每每想到此事,便总觉得过意不去,没尽到母亲之责。”徐皇后道,“今圣上准许了,我想尽快派人去问名纳采,把这事儿抓紧办了。”

    她沉吟片刻,又道:“家宴时,高煦有事未到;本来我是想趁那天的机会,让他也看看的……如今没能让他看见,倒也无妨,以前我就问过高煦,高煦说过此事全依父母。”

    朱棣对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意见,但此时却开口道:“郭氏的嫁妆,由俺赏赐给她,定要丰厚。”

    徐皇后喜道:“圣上隆恩,改日叫郭铭家的人来谢恩。”

    郭氏的嫁妆,也是要带到高阳郡王府的。朱棣明着是恩赐郭家、看在武定侯的面子上,实则也是便宜了高煦……他这么做,既在财物上厚待了高煦,又不至于让子女们觉得不公。

    朱棣听徐皇后说到了婚嫁之事,又想起大将张辅的妹妹。他既然已经开口在宦官们面前提过了,此时张辅便不能再与世子联姻。

    过了一会儿,朱棣忽然开口道:“郭铭是不是有两个女儿?”

    徐皇后道:“是哩。高煦要娶那个是郭铭嫡女,她还有个姐姐,虽非嫡女,却也是郭徐氏养大的。”

    朱棣便随口道:“叫那妾生的长女,许给世子为次妃罢。”

    徐皇后没有异议,若无必要、她向来不会反对朱棣的意思。

    ……皇帝亲口说的事,徐皇后没两天就先派宦官去武定侯府,私下问郭铭,是否有意将长女许给世子为次妃。郭铭马上就同意了。

    自从郭徐氏母女进宫赴宴之后,武定侯府的宾客日渐多起来,郭家重新恢复了地位。

    大多数人都是来找郭铭结交的,羡煞了郭铭的兄弟姐妹们。个中缘故,郭铭心知肚明,无非就是他与皇室开始亲近了。

    现在不仅能和高阳王联姻,还能与世子联姻,郭铭简直觉得、郭家的富贵至少要稳几代!不管谁做了太子、和将来的皇帝,郭家在皇室都有情面在的。

    郭铭答应了皇后派来的宦官之后,才将这事儿告诉徐氏和郭嫣。

    他说道:“此乃好事,我当时便觉得没甚么可商量的,便不敢忤了皇后的好意。”

    郭嫣也没像上回一样吓晕了,她的脸蛋红红的,问她话时,她只是轻声道:“这等事,皆尊父母之命,做女儿的怎好意思说甚么呀!”

    “哈哈……”郭铭听罢笑了起来。

    郭嫣其实心里有数,她是个有主张的人。虽然是要做世子次妃,但最近几个月都说皇帝嫡长子高炽能做太子,以后就是太子次妃、也挺好的。

    关键还是世子的名声不错,据说是个极好的人;这种大事,不仅要挑身份,还要看夫君本人是什么人的。

    那天家宴,因女眷没有与宗室贵胄们坐一桌,郭嫣第一回进皇宫、在众人之间用膳,十分紧张,连饭菜的滋味也没尝明白,生怕出错,更也没注意那些人,却不知道另外那一桌皇子驸马究竟有几个人、谁是世子。现在想来,倒有点惋惜。

    果然父亲郭铭也沉声道:“那高阳王声名狼藉,又没名分,恐怕当不了太子……”

    刚说到这里,便见薇儿进来了,郭铭马上住口,看了一眼哭丧着脸的薇儿,他佯作不知、便只说世子了,“世子乃圣上嫡长子,成为皇太子的可能最大。嫣儿便是次妃,将来也贵不可言!”

    郭铭又道:“据说世子面有福相,宅心仁厚,是个谦逊文雅之人,常与文人士子谈论诗词歌赋,诸朝臣皆喜之。”

    “世子多大年纪了?”郭嫣不动声色地低声问道。

    郭铭顿时又笑了,说道:“今上正当壮年、如日中天,皇子能有多大?世子应该二十有余,为父今天才知道这事儿,改日打听一下。”

    郭嫣的脸蛋红红的,没再吭声了。

    “世子身份尊荣,又是知书达礼的谦谦君子,嫣儿有福了哩。”徐氏也高兴地说道,她又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温言道,“薇儿是高阳王结发妻,也是不错的。”

    郭铭点头道:“对的,咱们家眼下能靠得上的,反而是高阳王,薇儿一旦过门就是王妃,在高阳郡王府说得起话的。全家的希望都在你身上哩,你别哭丧着一张脸。”

    “哦……”薇儿应了一声。

    郭嫣正有点走神,什么诗词歌赋、文雅君子等词儿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她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高贵俊朗的皇子手里拿着诗书,走在华丽的廊芜上,身材颀长如玉山之将倾,他翘首迎风,一面沉吟着文言字句,一面面有忧色,他正在心疼着在杀|伐过甚的皇帝治理下、那些天下黎民百姓啊。

    他心怀天下,天降大任,决心仁义治国、善待万民,必定需要一个秀外慧中的美丽妃子,替他打理内务,照顾他的冷暖、慰藉他忧国忧民的心。

    郭嫣的脸蛋绯红,埋着头在那里默默不语,脑子晕乎乎的。

    忽然之间,她仿佛看到一个凶狠丑陋的大汉跳了出来……毕竟世子、高阳王在明争暗斗太子位,传得是满城皆知。但那愚蠢的武夫怎能是胸有成竹、满腹韬略、名正言顺的皇嫡长子对手?

    郭嫣想到这里,转头看妹妹时,妹妹正瞪着明亮的大眼睛困惑地看着自己。郭嫣心道:看在好妹妹的份上,到时候自己一定要替她求求情。

    这时候郭嫣想到当初是妹妹替她挡了高阳王的婚事,顿时十分心疼地抓住妹妹的纤手,愧疚地小声说道:“好妹妹,姐姐对不起你。”

    薇儿刚刚已经打量了郭嫣很久了,这时便嘀咕道:“姐姐,世子人好,也希望那世子妃也好哩。”

    郭嫣听罢轻轻点头,心里有点阴影,但她觉得:那世子妃肯定比不上自己年轻貌美!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