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世界的死亡率竟然这么高?李知时一愣,不过看铁面和暗影两人的样子,他知道就算自己再问多半也问不出来什么了,再说他也不太相信没有经历过的人的道听途说,便将这件事告一段落不再提。

    这一日,他们是清闲的,但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一场震惊整个咸阳城的大搜捕。

    不,已经不能说是大搜捕了,一开始六国强迁至咸阳的豪强富商们并不打算反抗,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在当天下午,中尉署所属禁军士卒的一次抓捕竟是失败了,且不仅仅是失败,参与抓捕的士卒们在面对被抓捕之人激烈的反抗之下至少产生了二十人的伤亡!

    要知道这是城内,而且还是和平时期的咸阳城,在没有军队参与的情况下二十人的伤亡绝对不是小数字,毕竟一队参与抓捕的人马也只有四五十人左右。

    这一下在秦国整个上层引起了轩然大波,本就一直担心六国旧民造反的秦始皇当即大怒,直接下令自此之后的抓捕行动若有反抗直接格杀勿论。

    而在此强压之下自然有许多人被含冤处死,在某股力量的特意带领之下,以六国联盟高层为首,在咸阳城中的六国富商豪强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聚集力量开始了反抗,依托咸阳城的格局,一时之间竟是与中尉署禁军僵持不下。

    如此局面一直维持到了第二天清晨,直到六国联盟内部传来一则消息。

    皇宫之内,秦国始皇帝嬴政看着递上来的竹简,人才中年却已经双鬓微白的他脸上挂满了讥讽,片刻之后则是将竹简随意的往前一扔,自顾自的抿上一口身边宦官呈上来的汤药,过了半晌才将目光聚焦于一直匍匐跪在地上,看过竹简后面色大变的中尉严愈。

    “如此一群乌合之众,你中尉署竟然奈何对方不得?更是让对方将如此条约盛到了孤的案前?”嬴政看着严愈冷笑道:“孤给你一个中尉署中尉戍卫咸阳,你就是这样给孤戍卫的?!”

    严愈匍匐在地上的身子在嬴政并不大的声音下抖了抖,他知道这种说话的语气,是面前这个他跟随已久的王者已经极度愤怒之下的表现。

    “禀陛下,臣为防有其他变故,故只调派了小部分禁军卫,如今已将那六国逆臣围了起来,臣……不知这帮逆贼竟然如此大逆不道,臣这就调集禁军卫将其等格杀,将逆贼之首呈于陛下案前!”

    严愈带着颤音的一番言语过后,嬴政只是盯着他看了半天并不说话,良久之后才摇摇头摆了摆手。

    “罢了,他们既然要见我,必然是存着在孤出宫之时半路袭杀的念头,拿整个六国最后根基为诱饵来与孤拼上一把?呵,他们未免也太将自己当回事了。”

    “传吾号令,孤要出宫,孤倒真的想去看看那个在谋略上能胜过李昙和你的能人!”

    “陛下不可!”严愈一听刚刚抬起的头又猛然磕了下去,“陛下乃天下皇帝之始,岂可是这等逆贼想见就能见的!”

    秦始皇嬴政眼睛一眯,“严卿可是要将孤困于这皇城之内不见天下人?”

    “陛下,臣不敢,臣失言,臣失言!”此话一出,严愈差点将头都要磕破了。

    见严愈如此表现,嬴政有些自觉无聊的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严卿,孤倒也不是那等鲁莽之人,自会带上皇宫卫士于左右,你自当回去统帅禁军卫,可孤看好了这些家伙,放跑了一个便拿你是问。”

    “臣领命!”严愈立即叩首,然后等到嬴政离去之后才站起身来恭敬的退了出去,一出皇城便飞快的赶往中尉署,虽然皇帝说了让皇宫卫士一路护卫,但他作为中尉署该做的护卫却依旧是丝毫不能少的,不然万一有失自己变成了秦国罪人。

    “传令下去,将东西两城之禁卫全部调于皇宫至六国所在之地四周,一旦发现可疑之人不用禀报,就地格杀!”

    “喏!”

    ……

    ……

    天色刚刚鱼肚白,这已经是第二日了,在一处不起眼的民房当中,李知时坐在门前,静静的看着远处因为天色还不亮之下仍旧存在的火光,算了算时间。

    【1.保护张良:因张良投靠秦国,六国余孽视其为叛逆,将派出杀手刺杀,作为张良势力的一员,你需要保证首领张良的存活,张良死亡将导致后续任务直接以失败论处,并遭受秦国六国余孽多方势力追杀,进入生存模式】

    【任务既定时间还剩1小时,一小时过后若张良存活则任务完成】

    【2.营救韩国旧臣10/10:任务完成,获得3000惯性点,1技能点】

    【终极任务:刺杀秦始皇】

    【时限:三天】

    【状态:未接受】

    【提示:在终极任务未接受的状况下,完成前两则任务则在十分钟之内直接回归,若接受终极任务,则终极任务完成或失败后回归】

    “一个小时,差不多了。”李知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回屋。

    感觉到由门处透进来的光线有所变化,闭上眼休息的铁面陡然惊醒,看见是李知时后便放松了下来,然后下意识左右看看,却发现没了暗影的踪影。

    “暗影呢?”铁面问道。

    李知时对着门外努努嘴,“他说屋内太闷,到外面去放哨去了。”

    “放哨?”铁面点点头,然后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上的关节后问道:“我还是有点好奇,木兄,你就真的这么有把握那项梁会出卖你?”

    李知时露出招牌式机械笑容摇了摇头,“有把握,但人心并不是那么好就猜破的,他虽然已经自觉若是让我去辅佐项羽,以后者的心性很有可能变成我手中的一个战争傀儡,但人心总是有侥幸的,没准他会觉得项羽会就此变得狠辣,或者我会真心的去辅佐?”

    铁面听了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如果他真的那样想怎么办,那岂不是秦始皇就不知道背后谋划之人是你?就不会下令捉拿你了?”

    对于铁面的发问李知时只是叹了一口气,有些寂寞的看了铁面一眼。

    “就算他不说,也总会有人说的啊。”

    “六国联盟,可是被我坑了个惨哩……”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