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上山打老虎额

第六百六十九章:怒不可遏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陈凯之看着怒气冲冲的太皇太后,心里却想,这算什么,我那案头上,还不知道有多少恶心的事呢。

    估计您知道岂不是要气得七窍流血。

    但是呢,陈凯之是分寸的人,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一个丑恶的事揭出来,足以让太皇太后怒不可遏,可这种事多了,反而就没有意义了。

    这是一个惯性的道理。

    如果一个不曾见过黑暗的人,突然见不到光了,那是非常痛苦的,简直生不如死,但是一个在黑暗里呆久了的人,便觉得黑暗没什么可怕,情绪很稳定,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表现。

    同理,太皇太后若是听了那些恶心的事,习以为常了,就不会动怒了。

    所以呢陈凯之并不打算说太多,而是含笑着为陈月娥开脱。

    “娘娘,长公主为人,其实并不坏,臣下终是以为,她定是被人给蒙蔽了。”

    太皇太后本还怒气冲冲,见陈凯之很认真的为公主辩护,不禁愠怒道:“怎么,你还为她说话?”

    陈凯之认真了,他一脸正气,郑重其事的拜下,振振有词道:“娘娘,这本是娘娘家事,臣本不愿说,只是臣还是有些话,不吐不快。长公主殿下,天性纯善,若说她有什么歹心,即便是臣下这样说,娘娘会相信吗?”

    太皇太后亦是想不到,陈凯之竟在此时真为长公主辩护,不禁不由一怔。

    要知道,就在方才,长公主还在说陈凯之的坏话,而自己余怒未消,自己被长公主气成这样,这宫里头,谁敢为她说话啊,可偏偏,陈凯之竟来触了逆鳞,这是要冒风险的。

    陈凯之继续道:“长公主在外,这公主府里,总有一些投机取巧之徒,想要讨长公主的欢喜,她毕竟只是足不出户,至多也就是来宫中走一走的妇人,世间的险恶,她哪里知道?今日出现的这件事,臣敢拿人头作保,十之八九,定是下头的人不知好歹,打着长公主和宫中的名号,胡作非为,长公主只是带人受过而已,当然,长公主确实也有管教不当的责任,可臣只听说过,天家的子女犯了错,往往是臣子代过,哪里有皇子和公主,为下人代过的?”

    陈凯之看太皇太后脸色越来越温和,便继续徐徐说道:“自然,娘娘也没有错,娘娘毕竟家风严厉,眼里容不得沙子,这也是无可厚非。可臣有些话,不吐不快,非说不可,长公主并没有娘娘想的这样糟糕啊,就算去岁,荆州遭了水灾,饿殍遍地,朝廷赈济,长公主得知了,也从公主府里拿出了几千两银子的内帑来救济,她的心和娘娘一样,都是为了宫中,为了朝廷,为了江山社稷好啊。是以,臣以为,娘娘责罚的太重了,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般不给长公主脸面,外头的人不晓得,还以为天家失和,这是大忌。”

    太皇太后这时动容。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此时又听陈凯之说了种种的好话,开始,太皇太后还以为是陈凯之违心之言,可听到陈凯之说长公主也花了银子赈灾,终是吁了口气,却又不便承认自己方才过激,便举起茶盏来,抿了口茶,轻轻放下了茶盏,才自哀自怨的说道:“哎,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而今,下头的人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多少缺德的事,不都是下头这些该死的奴才教的,她是长公主,平时在宫中养尊处优,下嫁了出去,没有人管教,身边又都是一群小人,能不犯糊涂吧。”

    太皇太后抬眸看了陈凯之一眼,心里倒是忍不住想:“他……倒是个真正实实在在的人,办事得利,忠心耿耿,很难得的是,没有坏心思。”

    于是对陈凯之亲昵了更多,含笑着开口:“所以啊,宗室有宗室的难处,这么多宗室,唯有你是最识大体的,和别人不同,太祖高皇帝,有你这样的子孙,倒是幸事。”

    陈凯之忙道:“不敢。”

    太皇太后闻言便笑了,朝陈凯之摆了摆手:“不必拘谨,好啦,本来今日,是教你来此,兴师问罪的,谁料到,反而是在你这里受益良多,你告辞吧。”

    陈凯之知道时候差不多了,方才一旦动人肺腑的‘话’,是陈凯之为自己留的后路。

    长公主虽然挨了揍,可血缘却是割不断的,迟早有一天,太皇太后娘娘的气会消,那长公主迟早也会有再在太皇太后身边的机会,而单凭自己这一番感人至深的话,他就可以保证,长公主……她蹦跶不起来。

    居然跟我陈凯之玩心眼,特么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用脚趾头,都可以弄死你。

    陈凯之告辞出了万寿宫,却见在这宫外,那长公主陈月娥竟拜在这里,她虽是满脸血污,早已不成了样子,可此时,却还长跪,显然是感受到了恐惧,害怕得不到母后的原谅,所以忍着剧痛,在此装可怜了。

    果然……还是颇有一套啊,任何一个儿女,玩出这么一手,即便心肠再硬的人,怕也迟早要软了。

    陈凯之不理她,正待要和她擦身过去。

    陈月娥却是觑见了陈凯之,她心里又悲又愤,咬牙切齿。

    陈凯之驻足,便朝她一笑,淡淡开口:“是长公主殿下,长公主殿下,有礼。”

    他不卑不亢,笑吟吟的道。

    陈月娥瞪着那乌青的眼睛看向陈凯之,早没公主该有的端庄,倒向市井泼妇一般的朝陈凯之大吼起来:“你给本宫记着,本宫定要你不得好死。”

    愚蠢的女人啊。

    陈凯之心里感叹,到了现在,竟还威胁起自己来了。

    不过细细一想,这等娇蛮的公主,比比皆是,自幼在蜜罐里长大,受不得气,今日吃了这么大的亏,若是不威胁自己一二,只怕也咽不下这口气。

    不仅仅咽不下这口气,这长公主估计是觉得面子都扫地了,无法见人,所以她应该会给自己一个教训的。

    陈凯之倒是认真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还跪在地上的陈月娥,含笑道:“只怕,殿下没有这个幸运了。”

    “什么?”陈月娥一脸错愕的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很认真的看着她:“长公主殿下太不了解我陈凯之了,我陈凯之但凡是得罪了一个人,就不害怕,将这个人得罪到死,而且如有必要,我会斩草除根,永绝后患。所以,其实不必长公主殿下的提醒,我陈凯之,不会给殿下任何教我不得好死的机会。请长公主殿下,顾好自己吧。”

    同样是威胁,陈月娥的威胁带着杀气,是那种咬牙切齿的狰狞感。

    而陈凯之的话,却是风淡云轻,宛如和知心好友一般恳谈的口气,而这种平静又带着微笑的力量,却给人一种心悸的感觉。

    陈凯之说罢,抬腿便走,走前还丢下最后一句话:“后会有期,很快,我们就可以再相见的。”

    “你……敢这样说话……”陈月娥气得吐血,一张脸都狰狞起来,死死的瞪着陈凯之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的迸出话来。

    “陈凯之你给我等着。”

    陈凯之前脚刚走,后脚,太皇太后寝宫里,一个老宦官面无表情的走过来,站到了长公主面前,他咳嗽一声:“长公主殿下,娘娘问长公主,还有什么要说的。”

    陈月娥一听,便立即明白了母后的心思,知道母后这又是有些心软了,本来她想认个错了事,可陈凯之方才的话,却又激起了她的滔天怒意,陈月娥道:“恳请转告母后,儿臣实为奸人造谣中伤,儿臣是什么人,母后是知道的,陈凯之包藏祸心,他屡屡中伤儿臣,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母后若还垂怜儿臣,就请明辨是非,为儿臣做主。”

    宦官颔首点头,转身走了,蹑手蹑脚回到了寝宫,便见太皇太后抚额,一副为难的模样,她见这宦官来,不由低声问道:“怎么说?”

    宦官便将陈月娥的话转述了一遍:“长公主殿下,请娘娘做主,说是陈凯之中伤了她,狼……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太皇太后一愣,她本是心有些软了,毕竟是女儿,尤其是听了陈凯之那番话,令她动容,可现在,听了陈月娥的话,顿时,又气得身子瑟瑟作抖,她的眼里,顿时露出了绝望,不由轻轻摇头。

    若不是陈凯之苦劝,自己今日,是绝不会心软的,可万万想不到,这个孽子……

    太皇太后突的笑了,嘴角微微挑了起来,冷冷的嘲讽起来:“呵……真是哀家的好女儿啊,是哀家……哀家的好女儿啊,你……去传个话,去给她传个话,告诉她,哀家还没老糊涂,哀家还有脑子呢,怎么,到了现在,她就将哀家当做了聋子瞎子,好的很,告诉她,滚回她的公主府去,再有,去和慕氏传话,长公主的例俸,一概减半,她的儿子,快要封爵了吧,不必再加封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