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盗泉子

第957章 天风排云埋九垓(十四)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剑意飘渺挽天华,符阵幻变似流沙。

    一者入微到了极处,一者宏大到了极处。

    然而入微与宏大都是相对的,小到极处便大到极处,大到极处便小到极处。

    所以入微之剑却能斩庞然如山的大威德明王宝身。

    所以宏大之阵却是微小到了极点的无量光明砂布成。

    恰如道门先贤的小大之辩。

    此刻,入微剑意贯入宏大符阵,又将是怎样一幅让人惊叹而畏惧的壮阔画面?

    青狮背上生青莲,托起了迦罗文殊的半截菩萨相宝身,然而这位魔神也看不见大阵之中的景象。

    因为有人不想他看。

    唯有剑意符阵冲荡依然,混在那一段段被截断、被反射的圣光间,跃动出无边幻彩,仿佛正映射出整个世界。

    ……

    ………

    在微观的世界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其数无量的骑凤仙官都握紧了手中的剑,向着各自的面前颌首为礼。

    每一尊骑凤仙官面前,无神亦无仙,无佛更无魔,但有一柄剑。

    那剑不知是自棠溪巧工之手锻造成形,还是在龙泉名匠锤下散发光彩,或者只是乡下铁匠随手打直了的一根铁条,才学会做木工活的少年用废木料削成,但那必然是一把剑。

    剑上的装具或者应该以铜精锡英、玄钢寒铁铸就,或者该以昆山琼瑶、蓝田美玉细细雕琢,也可能只是夹着三尺铁片的两块软木。

    但不论精美还是粗陋,名贵还是低廉,剑就是剑。

    是精钢百炼,是青罡百炼。

    一尊仙官开口,百尊仙官开口,千万亿至无量数仙官同声开口:

    “无形无相,而化成万象,这样好的剑,大概也只有我认识的那人拿得出来。”

    作为回应,有千万亿至无量数的剑鸣纷杂相应,其声各有不同,却传达了同样的意思:

    “无常无定,而统归于一,这样玄妙的道术,倒让我不敢贸然去相认了。”

    两个虚伪的男人,用符阵和剑意掩藏了本来面目,打着这样旁人很难听懂的机锋,在这片广漠却封闭的空间中对峙。

    机锋是试探,机锋是交手,但机锋也是怀旧。

    丹砂与剑意之间,隐隐有魏野的叹息声传来:“既然已经被通缉到要跑路了,为什么不把自己隐藏得更深一点?”

    这自然说的是某人的刀剑行被查封,人则如黄鹤一般一去不复返的事情。

    剑鸣中自然也有叹息意:“既然我都已经跑路了,为什么你要去买下那卷道书?为什么要像个蹩脚的三流侦探那样,关心我曾经做了什么?”

    “好奇心是人类得以发展的第一动力。”

    “好奇心也是让无数英杰无端陨落的第一原因。”

    一尊尊微小如砂的仙官法相面上透着冷淡意,平静回答道:“我印象中的那人,虽然天然呆了点,但行事自有一分温厚意,很是一个可交的朋友。然而今日重逢于罪海之上,却还是应了那句老话”

    剑鸣随即应声:“倾盖或能如故,白首必然如新,何况你我?”

    这便是厮杀将起的信号。

    ……

    ………

    当初调查某人,并不是魏野的心血来潮。

    一般说来,能在星界之门内部置产兴业的星界商人必然有自己独特的门路,要么是某个冒险者互助组织的干部,要么便是有一位或者几位世界主在背后支持。毕竟,没有掌握一个甚至多个时空产出的资源,想在星界之门开起店面并不容易,倒不如直接去练地摊。

    百炼青罡在星界之门的武器商里算是小有名气,某人自身就是根正苗红的剑仙嫡传,和诸多剑仙派系都维持着不错的交情,本该是一片光明的前途,却能混到被通缉的地步

    要知道,哪怕是跨时空走私这类罪名,只要和绑架智慧生物、制造并出售非法神经麻醉品之类绝对禁忌沾不上边,一般也就是罚款了事

    比如曾经闹到人尽皆知的犬牙国际纵队武器走私案,他们虽然在冷兵器时代大肆兜售热武器,但对于上面两条禁忌也是丝毫不沾。否则的话,就不是只受到巨额罚款这样简单的处罚了。

    如果只关系到魏文成一人,大家交情也只平常,魏野真的犯不着如此多事。但是连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个刀剑行主明显对自家铃铛有着些不一样的想法。那么这厮到底惹了多大的麻烦,就是必须要弄清楚的事了。

    此刻,几近无形无相的剑意当前,看着那一口口演化万象的虚剑,体味着剑意中那股几乎穷尽世间万象演化的玄妙之意,魏野终究是动容:

    “将玄门天罡地煞之术阐发于其中,地煞为用,天罡为本,穷尽了情器世间之理,一剑而生万象,万象而归无相,就像诸多光色混成了白光,这样玄妙的剑意就是你逃避通缉的手段?只凭这道剑意,就是沧浪云台那些沉迷剑理的剑仙也要心甘情愿折服。修剑至此,本该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居然还能被通缉逃亡,你到底是做下了什么样的大案子?”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道道虚剑掠起的杀意:“这等事,外人就不必问了。”

    可惜杀意才起,就被魏野一句话给打消了大半:“你一直对我家铃铛抱着些奇怪念头,若是铃铛真的点了头,那你也是要入赘我们老魏家的,我这个做长辈的提前问一句,你何至于大动肝火?”

    终于,运使剑意的那人终于忍不住某位散仙的呱噪,剑光闪动间,不知凡几的仙官法相皆遭断首之劫:“滚犊子,我也姓魏!”

    然而断裂的仙官法相们有志一同地抬起手来,摸了摸下巴上那部匪气十足的短须,和声应道:“魏文成,原来真的是你……”

    话未及说完,剑意再动,这一次就不是断首,而是转眼间就将数多断裂的仙官法相斩成了碎块!

    被零割碎切的仙官们面容平静这里一只眼,那边半只耳,破碎的道冠和削下的鼻尖漂浮依然,照样有嘲讽声口从其中传来:

    “还没追到我家铃铛,这就准备打杀她的长辈了。可惜,公主可听说过‘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否?”

    一根木棒,每天截取一半,万世截取不尽。

    这是惠子与南华真人论辩的诸多辩题之一,此刻魏野提到这个道门中的老话题,却是要做什么?

    但见崩碎的诸多仙官法相上火光灼然,随即火凤鸣啸,剑光仍在,细碎的法相破片又化成了一尊尊小小的仙官,每一尊仙官仍然带着某人特有的嘲讽声口:

    “魏某此阵,亦当如是。”

    然而剑意纵横,回答得更为冷硬:“以砂化阵,趋于无穷微小,确实是应对我这道入微剑意的最好手段。然而你尚未证得真仙位业,不过是一介散仙,那就不能无视世界的基本法则,进入纯概念的领域,仍然要受到那些法则的制约。”

    “所以你化生的这些光明砂能被我的剑意分割到哪一步?毫米?微米?纳米?分子?原子?质子?在这样的入微分割之前,你之道基又能撑持到什么时候?”

    对这个问题,一尊仙官法相正举起手中火剑,抵住了袭向自己的那道剑意,面上神色却是十分轻松:“我追查了你留下的线索,参悟了十余部地煞术的传承,也得了天罡地煞之术的嫡脉道诀。所以我很清楚,天罡地煞的神通始终脱离不了‘遍知一切法’这一条,那便永远不出散仙位业的藩篱。我固然和真仙位业差得远,可是你魏文成呢?你真的破开那层纸了吗?”

    对这个问题,魏文成沉默片刻,剑意突破仙官火剑的封挡,再度一招断首,方才应道:“较诸你,我当已近道。”

    近道终究不是得道,散仙终究不是真仙。

    但就算魏文成还不是真仙,但总比魏野高出一线。

    那么这场战斗就依然如此险恶,不见血肉白骨的险恶。

    剑纷纷而起,火剑总是比剑意慢了半拍,这半拍间就是胜负手。没法子,厮杀的两人,一人自开始便在修剑,从只好吓鬼的木剑到穿风破云的飞剑,还有此刻入微至极、仿佛世间万象的剑意,都是他的剑。

    另一人虽然也用剑,用过朱砂画符的铁剑,用过桃仙遗蜕的木剑,用过皓灵之精的法剑,却只会一套墨家剑。

    剑法不如人,被一遍遍的零割碎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是魏野的本事,何尝又在剑上?

    仙官法相越来越多,越来越小,火色灼燃成一片片殷红之色,本该无形无相的剑意也渐渐被染上了红色,甚至还时时有符印在剑意上一闪而过。

    虽然那些符印就像是涨潮时沙滩上的沙堡,转眼就会被冲刷无形,但是每当一尊仙官法相被斩,剑意上便有印记一闪而过。

    魏野的声音依旧嘲讽:“和剑仙比剑?我又没有吃多!然而魏文成你不要忘了,你还是星界之门的通缉犯,我在剑上战不过你,却可以让你被看见。”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