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盗泉子

第922章 白雪纷纷化赤霜(二十)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输入正文

    被踹了一脚的年轻民夫正是萧鼎。

    搬运军资的民壮,对眼下的局面都有些懵懵懂懂,但乱世人命贱如草,别管来的是辽军还是女真,只要破了城,三天三夜不封刀也是等闲。这般处境下,大家真谈不上什么“为辽国尽忠”的觉悟,只盼着这座落入南人手中的坚城不被攻破才是正理。

    但萧鼎是在远拦子马里呆过一段日子的,消息渠道比寻常人强了太多。

    这支耶律大石搜集辽国南路余烬,以他天生将才勉强编成的军马里,契丹、奚人的亲贵子弟实在太多了点,消息门路也远非寻常士卒可比。这些人未必打听得到核心的军情,但是各路军将的仕途背景、家族关系可都给翻了个底掉。

    这里面,像当今大辽国师普风这么惹眼的重臣,自然也是大家关注的重心所在。

    普风的那一长串官爵头衔,不是空摆着好看的花俏文章,每一个字下面都是刀兵血海里带出来的血腥味。而在多数人的口耳相传里,这位神通广大的佛门高僧都没有什么佛门中人应有的慈悲心,反掌间杀人无形的传闻反倒满天乱飞。

    但是那些神头鬼面的传闻,哪里比得上此刻,让人一望而觉得冰蓝彻骨的云天之上,那位大辽国师腾身于风云之间,更有墨龙翻卷,怪蛟吐珠,转眼就成了这一片玄奇景象!

    那一瞬间,萧鼎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些宋人手中做苦力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起码比起那些装神弄鬼的宋国道官,大辽也有这般大神通的真活佛在,将来赶走宋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但是就在那些宋国道官的喝呼声里,空中那条无爪无鬃也无鳞片的怪蛟吐出了数颗宝珠。

    看似晶玉雕琢的通透宝珠,却在爆开的瞬间,染化出一天浓浊如墨的“黑”。

    这片浓浊的“黑”才一映入萧鼎的视网膜,顿时萧鼎的心脏就不受控制般猛烈跳动起来。

    心脏的跳动带来血液的上涌,随机就是那些平时埋藏在心中的情绪,久远前本应模糊的记忆,却完全不受控制地一一浮涌在脑海中。

    秋日游猎时,被参加按钵的上层亲贵子弟嘲弄的无奈。

    父亲犯事后,提着食盒站在大牢门口进退无路的惶恐。

    还有家门衰败后,第一次参加燕京城混混的聚众斗殴,被人按在地上用鞋底抽脸的耻辱……

    仿佛记忆中所有刻意记得的、刻意忘记的,甚至连自己都已经缺乏印象的碎片,都一次性地翻涌上来,而且都是最让人沉浸在某种情绪中不能自拔的存在!

    懊悔,而后愤怒。

    不满,随之失落。

    沉迷,继以贪婪。

    留恋,化作悲哀。

    几乎所有人类能够体验的情绪,都在一瞬间浮现出来,交错在心湖之中,似乎要将萧鼎的脑宫变成它们任意主导的一片荒芜大地,让这些情绪无法无天地恣意生长。

    道门与佛门,皆有“内魔”的概念,而魔为烦恼的外显,便在此刻于萧鼎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没有经过真正的修持,那么人类的精神强度终究有其上限,就如同现在的萧鼎,复杂的情绪同时爆发后,理智和灵明都要湮灭于这片七情倒错的烦恼海中。只要再延迟片刻,就是精神与人格的彻底破碎!

    便在此刻,有道唱之音缓缓而起,声音不大却响彻涿州城中,通过耳识传入每个人心神之间:

    “天尊曰:末学之士,目不妄视,耳不妄听,心不妄知,禁约一切,泯绝万态以致於道……”

    随着这道唱之音,萧鼎恍恍惚惚间,似乎见着一颗碧玉圆珠,像莲叶上的清露般滚动无休,却是高踞脑宫之中,透出淡淡清冷光华,无端将纷乱心绪都鎭压于无形之间。

    萧鼎毕竟是毫无修行在身的凡夫俗子,能感知到灵心珠安镇心神的外显之形,就算是有运气的了。

    但满城之中,不论是炼气才入了门的道兵,还是已经修行有成的道官,感受到的信息就更丰富一些,也更具体而微了一些。

    在那头怪蛟吐珠的瞬间,只要是道海宗源门下,又对普风和尚与夺心魔这个组合有所认知的人,大都立刻运起道门心法,进入了内观返照之境。

    内观之境,灵明自清,那看似灵心珠投影的虚像便有了更多解读,碧玉圆珠已然化作了一轮清寒朗月,月中那株桫椤树依然是银叶玉柯,仿佛天产灵根,万劫不易,就这么俯瞰十丈红尘,营营生灵。

    但要是仔细观察那一株月中桫椤,不论是叶脉纹路,亦或者树心年轮,却分明是一环环云篆排布,隐带道气,介乎先天演化与后天而成之间,显然是一部道门中的上乘符法显化。

    正是朱明玄晖真符中那洞阴玄晖剑符一路显化,只是以剑符拟月魄,改剑器为剑丸,联通灵心珠的外相以借其神通,竟是煞气全消,灵变通透。

    云空之上,鲍方祖轻“噫”一声,碧云山洞府之中,这位硕果仅存的道门地仙眼力还是此界拔尖的最拔尖儿的:“亦符亦剑,以符拟相,那枚灵心珠不过是个施加于众人心神上的灵引,这剑符斩邪妄的神通,拟化月轮而出,妄想尽销而不伤根本,才是本来面目。符法变化至此,可谓一代符宗矣”

    话到此处,却又一转:“本以为石真君急公好义,此刻正全神与那邪神放对,不料还有余力顾及门下弟子,想来那玉珠祥烟之间,真君也是暗伏了后手。”

    对鲍方祖的感慨,某人只是借着火玉丹珠一哂:“老鲍不曾见过世人救火么?哪家救火的时候,只管灭火这一件事的?”

    话锋一转,仙术士的声音就从碧云山中转到了涿州城外,恰正好传入了普风耳内:“天罡之法以神,地煞之法以形;天罡之法以实,地煞之术以虚。老鲍在这神形虚实之间,颇得其中三昧,然而此刻我尚要料理这班域外异族和那尊邪神,实在无心品鉴其中玄妙,老鲍不妨快着些也罢。”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