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峻极,大势峥嵘。

    这是《西游记》里对万寿山的描述,不过季寥眼前所见的万寿山,实是一座平平常常的山,不见峥嵘,不见险峻,既不高,也不矮,放在天下山川中,绝对是不起眼的那一个。

    如书中所言,山上有五庄观,观里有草还丹,也就是人参果,却无清风明月二仙童,更无镇元子大仙。

    季寥停在山门前,风茹和风羽两位万寿山门人早已急急忙忙进去通报了。

    不多时,山门大开,钟声随风悠扬,一位老道率着一众门人弟子出来。老道自是道榜第一人的凌虚真人,后面一众弟子分别着蓝青白黄四色道服,自是分别代表清风明月四脉的万寿山门人。

    一身宽大青色道服亦掩盖不了婀娜身姿的风茹正对季寥挤眉弄眼,季寥对她回以微笑,同时牵着小音音的嫩手,静待凌虚真人到近前。

    凌虚真人唱了个诺,说道:“见过圣皇子。”

    更不多做寒暄,在众人簇拥下,季寥带着音音入了五庄观。

    从外面看,五庄观并不大,一入其中,便知其是本师院那般半净土,空间广大,纵使一百个万寿山加起来,都没有这般面积。

    里面元气纯净,实是炼气的绝佳场所,所谓福地洞天,不外乎如是。而整个五庄观的根基,便是那好似建木般撑天立地的人参果树。

    寻常的树木净化的是空气,而人参果树净化的是天地元气,五庄观但有此树在,总能培养出杰出的炼气士大宗师。

    迎接季寥进入山门后,那些弟子们便散去,仅剩下凌虚真人一人陪同季寥。

    凌虚真人招待季寥的场所,正是人参果树的主干之旁,有石桌石凳,以及一盘即将收官的棋局。

    季寥笑道:“是本师院的金觉法主刚从观里离开么?”

    凌虚真人丝毫不惊讶季寥能发现这件事,要是发现不了,那才显得稀奇。

    他请季寥落座,抚须颔首道:“老和尚说你上次去本师院便顺走一件至宝,因此怕再见你一面,又得被顺走宝物,干脆就先跑了。”

    凌虚真人说话间,音音却不肯坐到季寥身上,她皱着鼻子道:“臭。”

    凌虚真人面露尴尬之色,季寥默默推算,哑然失笑。

    说话间,凌虚真人便以土木之法,新造了个凉亭,邀请季寥和音音再度落座。

    他倒是细心,给音音造了个朝颜花藤编织的椅子,使其坐进去,清香袭人。

    音音自然露出欢颜。

    季寥微微笑道:“真是烦劳真人了。”

    凌虚道:“不过抬手的事,何谈烦劳,而且此是贫道未曾考虑周全。”

    季寥道:“山海之大,能让真人稍作考虑,亦是殊荣了。”

    反正说好话不要钱,季寥使劲往凌虚身上戴,万一说得凌虚开心,免费送些人参果给他,岂不是赚到了,即使不送,他也不吃亏。

    凌虚道:“外界都传闻圣皇子横行天下,不可一世,先后得罪灵台山、金鹏神王和常仪仙子,如今看来,世人所传,皆是谬误,我见圣皇子,实有如沐春风之感,绝非凶蛮之辈。”

    季寥暗道,老道士这是拿话堵我啊,什么绝非凶蛮之辈,说来说去,就是怕我在五庄观大闹。我像是那么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么。

    扪心自问,季寥还真就觉得如果有机会,跟凌虚小小切磋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

    “哈哈,真人夸赞过了,我只是一粗鄙之人,哪当得起如沐春风,倒是真人仙风道骨,教我好生钦羡,而且这人参果树,不愧是天地灵根,我总听说那人参果简直是人间至味。”

    “嗯,老爷爷,听说人参果很好吃,能给我吃一个么?”音音忙插口道。

    季寥暗暗赞了音音一声,比起跟老道切磋,他当然更想吃人参果了,这话直接说,他可厚不下脸皮,还是音音说出来比较合适。

    凌虚真人不由脸皮一抽,他虽曾抱着不得罪季寥的心思,准备好好招待对方一下,但是让他拿出人参果来,亦是十分肉痛,上次匀了一个给钱塘君,他都觉得像是被割了一块肉,这才多久,难道又割一次肉。

    他眼巴巴看向季寥,希望这家伙说一句小孩子戏言,真人不必当真。

    哪知道季寥根本不说话。

    许是他盯着季寥久了,季寥不好意思,说道:“真人莫非想着到底送我们几个人参果?不必如此,给我们一人一个尝尝鲜就成了。”

    凌虚真人差点脸一黑,想把季寥轰出去。

    他仍是面露微笑,说道:“圣皇子,这人参果千年开花,千年结果,千年成熟,如此,三千年才结出三十枚果子来,贫道便是想多送你几个,去也是不能的。”

    季寥颔首道:“所以给我们一人一个就行了。”

    “我也要。”墨玉葫芦在季寥腰间开口说话道。

    凌虚真人瞧去,看到墨玉葫芦,生出一丝讶色,暗道:“它居然在圣皇子身边,是了,它是帝乡神土出来的东西,该是为圣皇子所用。”

    “算了,就当学凡人破财消灾,好好款待,再把瘟神送走。”凌虚真人暗叹一句。

    他安慰自己,连老和尚的本师院都亏了一件太古魔龙棍,自己送三枚人参果出去,结个善缘,至少比老和尚划算。

    天可怜见,他当了多年观主,也才吃过一枚人参果而已。

    凌虚真人洒然笑道:“便就送三枚人参果给圣皇子你们尝尝鲜吧,其实这效用并没有世人传扬的那般神奇。”

    季寥倒是没想到凌虚真人居然会真的送三枚人参果出来,他刚才不过半是试探,半是开玩笑,也有被凌虚真人拒绝的准备。

    虽然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可到底是人参果,先尝了再说。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名声,吃几枚人参果的人情实是不算什么,何况平日里哪有机会能尝到人参果这等滋味。上次饕餮还嫌弃龙女请的蟠桃过于低等,要是老家伙知道自己马上要尝到人参果,怕是得羡慕死。

    ……

    山海之南,一只羊身人首虎齿的怪物正被一条五色花犬追得到处跑。而且怪物腰上还长出一对金翅大鹏的翅膀,金光闪闪,不停的煽动,飞行绝迹,快得不可思议。

    但它仍是甩不掉后面的五色花犬。

    怪物正是饕餮,它呱呱大叫道:“狗哥,别追我啊,有话好好说,你要啥,兄弟都给你。”

    “汪汪汪!”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