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中原五百

第59章 疯魔(为盟主Glsdead更)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太玄七绝自然不清楚季寥曾在弱小时面对过强大到几乎无人可以战胜的慕青,那样的差距都没能让季寥惊慌失措,何况现在他只是靠着太玄宗数千年来的怨念,稍稍占据了一点上风,并未对季寥有实质性压倒的优势。

    季寥一拳轰出,打碎如陨石般砸下来的棋子。季寥身子在棋盘上纵飞而起,到了四处无凭的虚空里,恰好跟踩在一枚磨盘状黑子上的太玄七绝平视。

    黑袍掩去了他的面露,却露出充盈着天魔气的眼神,冷幽幽的目光,似锋锐的刀子,落在太玄七绝身上。

    太玄七绝一身白袍无风自动,如瀑的长发也随风飘扬起来,黑丝黑子白衣,形成一种奇异至极的画面。

    “为什么,我会对你感到如此憎恨。”太玄七绝没有急着下手,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季寥发出冷冰冰的声音,道:“可能是因为我长得比你英俊。”

    太玄七绝不由一愣。

    他浑然想不到这个一身笼罩在黑袍里的诡异怪人,居然会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季寥可不会错过这种机会,他施展出魅影神功,身子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近到太玄七绝身前,骈指如剑,向太玄七绝的小腹刺去。

    当他剑指刺中太玄七绝小腹时,对方在千钧一发间,生出一层气劲,阻止季寥的剑气刺透他的身体。

    季寥不为所动,天魔气如狂飙,通过剑指爆发出来,如同一个钻头,轻易刺透太玄七绝的防护。

    这一切发生太快,用电光石火都不足以形容。

    太玄七绝阻挡不得,一拳当面向季寥轰去。

    轰轰轰轰!

    他竟也有锤炼肉身的法门,身上发出牛吼虎啸的声音,正是一意长老修炼的九牛二虎之力,但太玄七绝显然已经将这门功法修炼到前无古人的地步。

    这位登仙境的大修士,轮成就之大,哪怕是放眼太玄宗的历史长河,亦是排在前列,怕也只有慕青那位兄长,才能稳稳压过他。

    季寥对肉身的锤炼亦是恐怖到无以复加,便是大海里真正的蛟龙,跟他论肉身强横,也要比过才知道。

    季寥此刻展示出惊人的气性,他凭借对自己肉体的自信,竟然只是一抬肩,往太玄七绝的拳头靠去,并未闪避。

    另一边季寥的剑指已经捅破太玄七绝的小腹,带出一片血花。

    而太玄七绝亦拳头狠狠打在季寥的肩膀,只是没有如预料那般将季寥的肩膀打得血肉模糊。

    两人在此刻都不约而同放弃了斗法,而是选择贴身肉搏,拳来掌往,招招见血。

    当然流血的只是太玄七绝。

    可是季寥殊无得色,因为他发现太玄七绝越战越勇,进入一种疯魔状态,那股杀机显然不只是激发他的潜力。

    曾有大德说过:“不疯魔,不成佛”。

    太玄七绝现在显然是进入了疯魔忘我的境界,普通的伤害,对太玄七绝而言,实是无足轻重。

    在这种激烈的贴身肉搏下,太玄七绝反而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招式越来越熟练,许多精妙的搏杀招式,简直不思而得。

    季寥自然不会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一拳轰在太玄七绝头上,自胸腹却被太玄七绝勾拳击中。

    季寥却趁此机会同对方分开。

    当两人分开后,太玄七绝并未杀上来,而是驱使棋盘世界上的黑白棋子,如同流星火雨般往季寥身上扑杀过去。

    季寥自不会畏惧这些棋子,只是嫌弃它们碍手碍脚。

    但是他没有试图去跟这些棋子对抗,而是身子鼓胀起来。那些棋子碰到他的黑袍,立时化为齑粉。

    在真正的力量面前,法器的威能,便是如此卑微可笑。

    太玄七绝很快就不再尝试利用棋盘来击倒季寥。

    他现在进入一种奇特的疯魔境界,脑海里充满喋血的念头,偏偏思绪又极为冷静缜密。

    正因如此,他才没有被季寥击败。

    否则光有力量,没有头脑,季寥有一百种办法玩弄他。

    这也是季寥头疼的地方。

    过去种种所学,在他心中流淌而过,竟无一种手段,可以让他带着胜利离开,季寥突然意识到,自己固然极强,但缺乏杀手锏,也就是那种独属于自己的无解杀招。

    在过去他自然用不着,但面对跟自己相差仿佛的对手,这种杀招显然是很有必要的。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讲,他还有屡试不爽的同归于尽大法,可谓真正的超级大杀器,白海禅和慕青就是在他这招下一败涂地,但对他自己而言,这招一旦用出,基本可以宣布他这一世就此终结了。

    他可不想每一世都那么短命,他还想去魔界探索,找到女儿。

    思维如电闪,季寥手上却丝毫不含糊,他不断结出法印,将浩荡无边的天魔气扩散入棋盘世界。

    既然没有杀招,干脆就回到最本质的层面,大家拼力量,看谁先熬不住。

    随着季寥天魔气侵染棋盘世界,太玄七绝也不得不身上冒出道气来抵御季寥的侵染,这等于是两个江湖高手不用精妙的招式取胜,直接拼起内力。

    太玄七绝何曾见过这种无赖的斗法,但他没有选择,除非任由季寥践踏棋盘世界,最终将他逼出去。

    那时候,季寥要来要走,他都没有丝毫办法了。而太玄宗的怨念是要彻底摧毁季寥,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慕青突然兴奋起来,说道:“你快求我,我马上告诉你怎么将他击败。”

    季寥心里回她道:“你爱说不说,大不了我最后自爆,放出元神,不但把他收拾了,顺手把你也解决掉。”

    慕青的兴奋嘎然截止,显然季寥这无赖的一招近乎无解,打中她的死穴。

    慕青这下子便犹豫起来,到底跟不跟季寥说她的办法。

    季寥道:“你不用说了,我想到办法了。”

    跟太玄七绝硬拼下去,结局显然是不可控的,而且太玄七绝在这种疯魔状态下,极度冷静,如果发现没法战胜他,可能会选择自爆,毕竟对方显然是要彻底摧毁他,哪怕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季寥的天魔气蓦然转变,化为一股介于虚实之间的奇特异力,正是心魔大法。

    他要跟太玄七绝做更为凶险叵测的精神交锋。

    89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