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废纸桥

第七百二十章楚河的骚操作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佛脂是个好东西,不过无论说起来多么高端大气,总归还是尸油。

    就这么往脑袋上抹,多少还是要有些心理负担的。

    如果是在现实中,为了资源的合理利用不浪费,这点小心理障碍,楚河也就这么忍了。

    但是这是副本世界,所有的提升,都是不作数的。

    所以楚河很奢侈的将玄奘法师给的佛脂,灌入了油灯之中,当做灯油使用。

    在灯光的笼罩下,依旧有效,甚至效果更佳,只是稍微有些浪费,佛脂的消耗速度极快。

    灯光下,楚河也并未阅读佛经,而是拿着鬼谷子留下的那本水德经注解,继续不断的反复研习。

    他的根基源于九江行脉法,之后又根据水德经注解,朝着水德经靠近。

    如今早已自成一脉,观看、参悟水德经注解,不仅有助于他更上一层楼,也更适合他开发心灵的力量。

    一面借助佛脂修行,楚河也同时抽空在思量,该如何解决降服猴王,镇压大圣的问题。

    小时候看电视,觉得把齐天大圣压在五指山下的佛祖,是真的可恶。

    但是如今时过境迁,当轮到楚河自己来做那可能被猴王捅破的‘天’时,想法又是不同。

    “学习玄奘法师化身佛祖,是不行的。万不得已,化身鬼谷子师父,或许可以有三分把握,最终摆脱沉迷···。”话虽如此,但是楚河并不是很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

    虽然常说懂自己很难,但是自己是什么人,楚河心中多少还是有点数的。

    说无法无天有点过分了。

    但他确实没有什么绝对的信仰和敬畏。

    没有这两点,当力量足够强大时,他不敢保证自己可以挣脱。

    也就是说,当猴王肆无忌惮到极点时,楚河是基本无法化身一个绝对的强者,对猴王进行强势镇压的。

    “看来还是需要一些骚操作!这一点上,睿智的星爷已经给出了很好的答案。”楚河自然想到了一定程度上,超越原著成为不灭经典的一部电影。

    电影中的猴子,虽然也被五指山镇压过,却并未被驯服。

    甚至唐僧的自我牺牲,也没有换来他的悔改。

    但是一前一后两段感情,还有那充斥的悲伤和遗憾,却令他成长,懂得了责任和承担,自我束缚了肆无忌惮的骄傲和野蛮。

    “所以演一出大话西游?”楚河心想。

    虽然电影是虚构的,但是那感动无数人的情确是真的,如果他能够再现,确是有机会。

    “不过不能照搬,首先时间线有点靠后,并且混乱。其次,这种搞法很容易玩崩了。猴王铁石心肠,想要攻略他,难度不小···。”楚河摸着下巴想着。

    想来想去,忽然觉得哪里不对。

    “我擦···以前我都是想办法撩妹,攻略妹子。怎么现在改了行,竟然要想办法撩汉,攻略一只猴子?”楚河醒悟过来之后,顿觉天雷滚滚,满心膈应的慌。

    虽然到时候具体实施的不是他,但是作为整个世界的创造者和引导者,依旧会觉得不适应。

    “而且,我毕竟是个男人,到时候不可能再如调动菩提老祖一般,扮演、调动那个驯服猴子乖乖听话的女人。没有真实的内核,情到深处就根本打动不了人。”很多人觉得楚河是渣男,但是他们不了解,楚河几乎每一次撩妹,都是用了真感情的,只是真感情之余,也加入了一些细致化的手段,如此才无往不利。

    因为情到浓时,反而更加容易分辨真假。

    很多原本已经即将步入热恋的情侣,骤然分手,就有一部分属于这方面的原因。

    无论是男是女,总会有那么一拨人对于感情是认真而又敏感的。

    相互还在相处熟悉阶段之时,真假都能伪装。但是日渐升华,情到浓时,是真是假其实很容易原形毕露。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习惯,一个语态,都可能泄露天机。

    有时候表演者连自己都骗过了,却骗不了身边人。

    而往往越是用情深者,越无法接受身边人的欺骗和敷衍。与其留下伤心,不如一刀两断,分个干干净净。

    我很喜欢你,但是唯独不想和你在一起。这种又矛盾又作的心态,情外之人听起来仿佛觉得可笑,但是用情之人自然有不得不如此的理由。不想自己将来伤心,也不想所爱之人,将来后悔。

    好!又扯远了,这么水了一波,大家是否懂了?

    不懂也不要紧!

    反正你们也没有对象。

    连牵手都没有,就别提什么分手了。

    “看来我还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女人,将她也拉入我的心念世界中去。只有真实的人,真实的情感,才能真正的动人心魄。”楚河心想。

    同时脑子里也仔细的筛选人选。

    单单看历史,贞观年间出名的女人也不少。

    远有早已病逝的长孙皇后,近有和辩机有一腿的那位高阳公主,外有远嫁吐蕃的文臣公主···。

    撇开这些不谈,李老二的皇宫内,还藏未来的大周女皇武则天。

    但是出名归出名,不代表合适。

    假如楚河找来那位武才人入西游世界去‘感化’孙悟空,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傻猴子被心机女操控,然后打下天庭,让女皇登基为天帝的结局。

    虽然楚河可以操控整个世界,但是越往后走,他越发唯一难以操控的就是那位猴王。

    如果是玄奘法师执掌心念世界,演化西游。还能化身佛祖,那自然又是不同。

    想到这里,刚刚找到办法,想要玩一波骚操作的楚河,又觉得烦闷起来。

    吹灭了佛脂灯,走出弘福寺。

    楚河身披白色的斗篷,整个人都裹成一团,行走在长安城中。

    不知不觉就到了平康坊。

    作为大唐最著名的大型男女开放式交友中心,二十年的贞观之治,也让这里焕发出耀眼的活力。

    和鼎盛开元盛世时可能无法比,但是热闹繁华,已然不必多说。

    “我怎么又逛到这里来了?这还真是稀奇。这样一来,大家岂不是觉得我不是什么正经人?”楚河心中古古怪怪的想着,脚下却很随意的往前走,诚实的迈动着步伐。

    行至街中,人群之中穿梭,忽然听闻有人在不远处的阁楼上高呼:“公孙大娘要舞剑啦!大伙可速来看!”

    楚河耳朵一动,接着一愣:“咦!?公孙大娘?这么早就出现了?不是开元年间的人物么?”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