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废纸桥

第五百一十四章剑诛太师(佛门小妖的万赏加更)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所谓的月升月落,日出日没,都只是阴阳二气颠倒轮转时,产生的一种异常幻象,严格意义上来说,与海市蜃楼的情况接近。

    无论是相国寺的和尚,还是陆判,都没有真正改天换日,运转日月星辰的能力。

    遏制住了阳气的上升,陆判不再耽误时间,直接将之前画好的符咒,全都贴在了那草人身上。

    草人身上的火焰,顿时燃烧的更加凶猛炽烈。

    相国寺的大雄宝殿之中,顾太师的惨叫声已经渐渐低沉,浑身已经不再有一块好的皮肉。

    黑色的火焰是从他的身体内部燃烧出来的,最终却要焚空他的外在皮相。

    老和尚看着已经快要咽气的顾太师,看了看四周已经露出疲态的众多弟子,叹了一口气道:“顾居士身负家国重任,关系社稷安危,确实不宜在本寺出事。诸位弟子,请祭无色禅剑。”

    众多弟子面色皆苦,却不敢有违方丈法旨。

    纷纷掐着手印,一道道或大或小的琉璃剑光,开始在众僧人的头顶凝聚。

    剑光旋转,斩向顾太师。

    每一道剑光都带走一点黑火。

    等到老方丈最为真实成型的剑光斩下,那原本缠绕着顾太师的黑色火焰,已经全部清空。

    顾太师一身的皮肉,早已经烧焦了,正散发着阵阵肉香。

    而所有以无色禅剑斩过黑火的僧人,修为都有或多或少的退步。

    地狱业火燃烧罪恶,罪不空,火不灭,人不死。

    这些僧人也都不敢说自己毫无罪恶,不沾因果。不过这无色禅剑,却是相国寺的一门镇寺法门,虽然只要入门都可修炼,却易学难精。此剑有斩断因果,休干罪业之能。原本是相国寺的僧人,用来辅助自身修行,斩杀心中魔头所用。

    此时却都用来帮助顾太师斩出罪业,绝了那业火薪柴。

    朱府之中,陆判见草人之上的业火熄灭,面色已经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再继续这般斗法下去,他除非显露真身,暴露行迹,否则的话,便只有偃旗息鼓,绝了杀死顾太师的心思。

    事已至此,已然非所谓的仇怨之争。

    更是陆判官这位地府鬼神与相国寺的一班和尚的意气之争。

    此时楚河也十分专注的看着陆判和朱尔旦。

    那些相国寺的和尚,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大大的给了楚河一个惊喜。

    不要忘了,楚河的目的,从来都不是杀死顾太师。而是借由这件事,搞清楚朱尔旦的身份,以及他和陆判之间的关系。

    陆判站在法台上,迟疑再三之后,终于转身开口对朱尔旦说道:“朱兄弟!我需借你一滴心头血,可否借我一用?”

    朱尔旦一贯的豪爽大方,知道陆判有换心、换头之能,也不担心出什么问题,便道:“大宗师若是有用处,且尽管拿去。我这颗心都是大宗师给的,一滴血又算得了什么?”

    陆判却并未因为朱尔旦的豪言,而露出丝毫的喜色。

    眼下的朱尔旦依旧蒙昧前世,不知自己的真身为何,自然这般说话。

    倘若是苏醒了前世记忆,若是追究,那他可是要担责任的。

    为了区区一个杨大年,自然不值得做到这等程度。现在的陆判,完全是为了自己。

    接连数次出手,都被佛门那些和尚联手压制,甚至差点暴露真身,陆判也是动了真火,非要在这些和尚们的守护下,将顾太师斩杀才可。

    眼下争分夺秒,不是迟疑之时。

    陆判一刀破开朱尔旦的胸膛,从他跳动的心脏上,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滴心血,然后又施展神通法术,将朱尔旦胸口的伤口弥合。

    手持着一滴朱尔旦的心血,陆判口诵古经文。

    楚河听在耳中,只觉得头晕目眩,与那曾经得到一些残篇的西王经,颇为类似。

    应该是祭祀极为古老的神祇之言,既是神祇的修行法门,又是其道理跟脚来历的注释,更是孕育神祇力量的根源。

    通俗的解释,类似于奇幻小说中的真名设定,而且更加神奇。

    随着陆判的口诵,那一滴血迅速的化作了一座险峻陡峭的山峰,山峰一转又变幻成一柄长剑。

    噌!

    长剑飞出,宛如古之山峦撞击,一击之下,那草人瞬间灰飞烟灭,再也不存一丝痕迹。

    而相国寺中,一柄巨大宛如山峰的巨剑,则是从天而降,直接镇破了相国寺,将众多大大小小的和尚都镇飞出去,然后狠狠的压在了顾太师的身上。

    即便是那些和尚在顾太师身上,留了层层叠叠的护持法器,四周也加持了金刚大阵,依旧无法抵挡。

    巨剑如山,悍然而下,完全不能抗衡。

    轰!

    大地龟裂,整个相国寺也崩塌成三半,毁于一旦。

    而顾太师这是连人带魂魄,都被这一剑斩的烟消云散。

    “方丈,待我用天眼神通,找出究竟是谁在暗中施法,毁我相国寺。”一个年轻僧人,大约有着元婴中期修为,极为不忿的对方丈说道。

    方丈却双手合十,口诵经文,稍稍平复了内心的震撼,摇摇头道:“不用了!如果是他要杀的人,我们从一开始就不该拦着。”

    年轻僧人确实没有想到,之前还十分坚定的方丈,此刻竟然怂了。

    如果是因为那一剑的话,却让年轻僧人不解。

    弘扬佛法,护寺而亡,本就并非不幸,对于很多佛门修士而言,反而是善事。

    今生修了善果,来世说不定便有机会登入极乐世界,去面见我佛如来。

    方丈看出了年轻僧人的疑惑,叹息一声说道:“方才那一剑,分明有着太华风貌,定然便是那位西岳大帝出手了。”

    “即便是西岳大帝,也不能这般肆意插手人间之事吧!”年轻僧人不忿道。

    确实西岳大帝虽然资格古老,是一位来历久远的老山神,但是说到威望或者成就,却也并无太多。

    “西岳大帝不足惧,但是西岳大帝却直属于泰山府君。人死以后魂归地府,神若死了,便归府君。那是亘古以来,便最伟大,最古老,活得最久,且最深不可测的神祇之一。泰山府君行踪成迷,如今西岳大帝代为掌管神之墓葬,三界之中,一切神灵皆要给他几分薄面。即便是我佛门,也不好无端招惹···。”方丈的话中还有未尽之意。

    浩大佛门,未必怕了西岳大帝,未必怕了泰山府君,但是为了区区一个顾太师···不值得。4619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