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废纸桥

第三百五十七章蜀山斗剑(上)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芙蓉城三月雨纷纷,四月绣花针···!”狄春花身形一闪,显露身形,深吸一口气,张口便唱。

    一瞬间,词还是那词,腔调却已经跑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春哥听了只怕也得活活气死。

    正对着狄春花的吴斐却面不改色,俊朗的面容冷峻,下一刻双手摆出一个嘻哈手势:“你看这个面它又长又宽,就像这个碗它又大又圆!你们,来这里,吃饭,觉得,饭好吃,我开心。”

    噗···!

    魔音纵横三十年的狄春花瞬间不敌败退。

    “好强的音功!即兴创作的同时,以强大的魔性洗脑,让我不知不觉就跟着哼唱起来。吴斐!好一个嘻哈王子吴斐!魔音一道上,老娘我自认不如。不过···这一招!你没辙了吧!”说罢狄春花剑光一闪,竟然割开了自己的手腕,黑色鲜血,凝聚出一道道剑气,朝着吴斐齐射过去。

    狄春花的体内,凝聚了许多种毒素,更融合了一些现代社会出现的新型病毒,一旦人接触到她的鲜血,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修士,也会被感染,有很大的麻烦。

    不得不说,她这一招确实歹毒,之前站稳了优势的吴斐,被狄春花这一招逼的不得不退了好几步。

    “灼灼白莲,净世净心。”

    一朵白莲猛然绽放,挡在了吴斐的前面,将那些血剑全都收拢起来。

    血剑内的毒气碰到了白莲,就像是遇到了天生的克星,遇之则散,难以建功。

    眼见自己的第二招拿手绝活也不顶用,狄春花知道确实不是对手,彻底熄了对抗的心思,只想着逃走。

    但是有吴斐和米米姐二人联手堵截,她又岂是说逃就能逃的?

    无奈何下,狄春花施展出了压箱底的绝技。

    只见其肥硕的腰肢一扭,竟然‘曼妙’的舞动起来,随着她的舞步越来越激烈、诡异,在很多男性的眼中,狄春花的形象大变。

    她的身材越来越优美,容貌也越来越美艳,简直已经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

    只是吴斐却只是在一愣神后,手中的攻击毫不停歇,反而更加迅疾、刚猛。

    一个猛扑,以掌力将狄春花压下。

    下一刻米米姐挥手打出一个白色的莲台,彻底将狄春花镇压,让她再难逃脱。

    “怎么可能!我的天魔妙舞从来没有男人能逃脱。你为什么会不受影响?”狄春花被压在莲台之下,依旧死死的盯着吴斐,凶狠的咆哮问道。

    吴斐当然不会回答她的疑问,只是上前去,直接用真元切断了狄春花全身的真元运行。又以封印手法,将狄春花体内的剑丹封印,使其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要说狄春花也是倒霉。

    换做其他的男性,她猛然来那么一下,因为没有防备,造成了强大的反差感。心神恍惚之下,说不定就被她得手。

    唯独吴斐,最近是刚受了情伤,迟迟未愈。

    现在只觉得诸多颜色尽无光彩,心念已死。

    狄春花现在这幅又肥又丑的摸样和施展天魔妙舞之后,那美艳不可方物的摸样,在吴斐眼中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如此情况下,自然也就不会受到影响。

    吉祥集团的两大头目,狄春花被抓住了。

    王国富却还在逃。

    此时楚河、平头哥正在追捕他。

    尽管楚河的速度比王国富更快,但是这王国富却仿佛总能事先知道楚河追堵而来的方位,而提前做出规避。

    以至于一直不能将他堵住。

    吴斐在解决狄春花之后,也震动双翅,从另一个方向堵了过来。

    如此就是三面受敌,王国富可以逃窜的空间被进一步压缩。

    “你们何必这般穷追不舍,我王国富认栽,只要诸位放过我,我不仅交出蜀山斗剑副本的开启方法,并且远避国外,再也不回来。”察觉到大势已去,王国富一边逃窜,一边开口说道。

    “好!那你停下来受审,只要你投降。我楚河发誓,一定不出手对付你。”楚河大声回应道。

    王国富闻言,冷笑一声:“楚河王!何必和我玩这样的文字游戏?让你的人都退走,就留下你我,我自然会告知你副本的开启方法。”

    “好!”楚河闻言竟然果断回答道。

    “楚河!不可上当!这老小子狡猾的很!”秦大爷在远处喊道。

    楚河却道:“诸位信不过他,难道还信不过我么?”

    秦大爷等人面色微微犹豫,最终还是带着一众俘虏,退出了数十里之外,到了短时间内无法赶到之处。

    毕竟没有天地灵气加持,即便是金丹修士的速度,也不见得有多么快。

    几十里的距离,不短了。

    “哈哈!楚河王!不得不说,你的气量很大。你过来,我这就告诉你副本的开启方法!”王国富脸上露出一如既往的憨厚笑容对楚河说道。

    “不用了!去死吧!”神足神通发动,楚河手中的龙牙刀劈砍出猛烈的刀光。

    这一刀完完全全出乎了王国富的意料之外,以至于刀已经劈到了他的身前,他才堪堪反应过来。

    再想躲闪已经迟了。

    双臂交叉,挡在身前,却血光四溅。

    两条手臂齐根断裂。

    王国富双眼一凸,脸上的脓包就要炸裂,只是还没来得及发动。

    楚河便一刀砍断了他的头颅。

    下一刻,王国富的脑袋如同烂西瓜一般爆开。

    一条长有三对翅膀的蜈蚣从王国富的脑袋中飞出来,发出一种刺耳的鸣叫声。

    “蛊虫?”楚河冷笑一声,原来这就是王国富的底气所在。

    倘若是有主的蛊虫,楚河尚且还要费一些手脚。

    这无主的蛊虫,碰到了楚河,却是遇到了天生的克星。

    就听见一声凤鸣,那三翅飞蜈蚣,就猛然一抖,尖锐刺耳的鸣叫声曳然而止,整个的蜷缩起来,掉落在地上。

    巫术本就与蛊术相连,楚河所会的巫术,虽然以施咒、练体、结阵为主,但是以巫术构成的凤凰纹身发出威能,依旧可以震慑住无主的蛊虫。

    将蛊虫用玉匣子收起来,楚河看了一眼王国富的尸体,露出冷笑。

    只要找到副本所在地,以他现在的修为,大型副本往下,都可以直接撬开。

    即便稍有不济,只要满足一点点的条件,也能打开。

    根本不需要王国富告诉他打开副本的办法。

    他之所以让秦大爷等人退走,就是要给秦大爷他们一种错觉,以为他是从王国富那里得到了打开副本的方法。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