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墨堤

第四百三十一章 伤痕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陆少曦把小箱子放到边上,以他现在的财力自然不把这小箱子的钱财宝物放在眼里,但木沐这个举对,倒让他对这个“野蛮”的木教官有些另眼相看。

    想到这里,他便收起了故意“折磨”木沐的心思,开始认真起来。

    “把后背的衣服拉起来,露出后腰就行。”

    木沐没作声,迟疑一会后,还是默默地把两条长长的马尾秀发拨到头边,又将紧身的黑色衣衫往上拉了拉,陆少曦刚掏出银针,正用真气消毒,但目光落在木沐的后背上便愣住了。

    木沐露出的纤细后腰上,横七竖八地有十多条长长的疤痕,陆少曦略一对比,便判断出伤痕的来源,有一条是枪伤,一道是剑伤,应该是在交手中受的伤,其余的伤痕却是过度电击造成的。

    他皱了皱眉,用透视眼直接扫描木沐的整个后背。只见木沐白皙的后背之上伤痕累累,加起来怕超过五十条了,绝大多数都是电击造成。

    陆少曦无法想像这个年轻女孩子到底承受过什么样的折磨,这种能留下如此深疤痕的电击,对肉体造成的伤害与痛苦怕绝不下去走火入魔发作时的痛苦。

    木沐等了一会,见陆少曦出神地看着自己的后背,马上便明白过来了。她淡淡道:“怎么?吓着了?”

    “谁这么残忍?”陆少曦眼中闪动着怒意。他对这木沐并没什么好感,但这时还是忍不住生气了。这些电击疤痕入肉极深,色泽也变深了,想来怕有超过十年了。十年前木沐才多大?怕比现在的凛还要小,居然有人用如此残忍的强电流电击来折磨一个小女孩?

    木沐听出他的怒意,不由疑惑道:“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陆少曦冷然道:“没什么关系,我只是觉得这些人该死。”

    木沐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又回过头,

    就在陆少曦以为她不会回答时,却听到一个极轻微的声音道:“不关他们的事,为了开发能力,这都是必须经历的。”

    她说得极简单,但陆少曦马上明白了。

    木沐应该有天生的超能力,但超能力并不强,为了强化这超能力,就必须通过特殊的手段如强电击等非人道方法强行开发、提升超能力的层次,成为真正的超能力者。

    可以想像,木沐为了达到现在拔枪的手速,吃了多少的苦头。

    陆少曦觉得嘴巴有些发苦:“为什么?”

    “只有强大,才能活下去。”木沐说完这句话便把脸埋在枕头里,示意话题结束。

    陆少曦默然无语。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特别是武道世界,你不强大别人就会吃掉你,连骨头都不吐。陆少曦经历过生活的起起伏伏,感触更是良深。

    他轻叹口气,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有些膏药,你涂上几次,就能把这些疤痕去掉。”

    木沐全身一震,惊讶回头看了陆少曦一眼,似乎对他忽然这么大方有些意外和猜疑,但终究还是没能引得住诱惑,飞快把小瓶子收了过去,放到床头的柜子里。

    陆少曦好笑地摇摇头,说道:“开始了,我会先用真气加速催化药力,会比较痛苦,你忍住了。”

    “无妨。”木沐点点头,但当陆少曦的手指触碰到她后背肌肤时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她还没来得及羞涩,便感觉从陆少曦手指传来一股灼热的真气,飞快流遍她全身,片刻后,她的身体就像被火点燃般,剧烈的痛苦与灼热感痛得她秀眉立时紧锁起来,一双手忍不住用力攥紧被子,冷汗很快就湿透了她额角的鬓发,连紧身的黑色衣服都被汗水沾湿。

    陆少曦却有些意外,这种痛苦怕连钢铁大汉都受不了,木沐竟连一声没吭。

    陆少曦双手同时夹起八根银针,用透视眼观察着药力的流转,窥准时机“刷”地将银针刺入木沐后腰的八个穴位中。

    这下出针又快又准,更难得的八针齐施却没丝毫的偏差,木沐只觉得八道清凉的气流从银针透入,原本被烈火灼烧的痛苦马上便消减了大半。

    她并没看到陆少曦在银针刺**位后,手腕一直保持超高速抖动,被青绿色木系真气包裹的八根银针立时以微幅震动起来,使得清凉的木系真气能加速中和着药力里的凶暴,但又保留着药力的猛烈,引导药力去冲击木沐受损阻塞的奇经关窍。

    想治愈实在不容易。

    半晌后,木沐身上的汗水很快又化为阵阵水蒸气升腾而起,房间里散发着少女淡淡的幽香,陆少曦反倒额角渗汗。

    双手控制八根银针以超高速抖动可不是轻松的事,要不是他实力足以媲美通脉八重,真气浑厚,怕坚持不了十分钟。但木沐走火入魔时隔太长,积重日久,开始时不通过这种方式震动那阻塞的关窍,后续的治疗更加事倍功半。

    整个治疗持续了将近半小时,陆少曦才收起银针,这时木沐身上早看不到汗珠,反倒是陆少曦汗水淋漓。

    “可以了,今天先治到这里。”陆少曦的声音带着倦意,当然这疲倦半真半假,陆少曦可不想让木沐以为自己治病很轻松。

    木沐起来拉好自己的衣服,又活动一下手脚,的确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舒服了不少。

    她神色复杂地瞥了瞥陆少曦,忽然走进淋浴间,出来时手里已多了一条毛巾,递给陆少曦道:“给你,这毛巾的花纹丑死了,我不喜欢。”

    陆少曦怔了怔。木沐“野蛮地”地毛巾塞给他,自己则转身又走回淋浴间,开始自顾自地洗脸。

    陆少曦哑然失笑,这女孩子倒嘴硬心软。

    他用毛巾擦干净脸上的汗水,拿到厨房洗干净,找了个勾子挂起来,明天他还要用呢。

    “我先走了。”看到时间离集训开始不到十分钟了,陆少曦便赶紧告辞,下午是骆驼的野外生存课,极为实用,陆少曦可不想迟到。

    “记得带走小箱子。”木沐头也没回。

    陆少曦应了声,目光却落在木沐藏在抽屉里的相框里。要不要“顺”走秦如绚的照片呢?陆少曦挣扎一会,还是放弃了,合照里还有木沐呢,被人看到自己拿着这合照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

    他顺手把被子铺好,这才推门离去。他刚关上房门,忽然听到一声惊呼,邻近的公寓正好打开房间,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寸头男子惊疑不定地打量陆少曦几眼,喝道:“你是谁?怎会从木子的房间出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