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李纯建立元和中兴,先后经历李恒、李湛的享乐无度,李昂的无可奈何,等到了李炎,大唐终于又迎来一位明主,有望中兴。

    李炎励精图治,但此时大唐情况,内有藩镇割据,外有回鹘等异族滋扰,可谓是内忧外患。

    纵使李炎英明强干,一时间也困难重重。而眼下最简单的一条,朝廷缺钱啊。

    “陛下,圈里一头羊已经养肥,何不杀而食之!”

    正当李炎一筹莫展的时候,仇士良也就是丑奴,忽然笑嘻嘻的出现。

    “肥羊?丑叔说的是……”

    “嘎嘎,除了佛教还能有谁。”

    “佛教……”

    李炎微微一怔,接着就是皱眉沉吟。

    李昂当政时期,大力扶持佛教,给予许多特权。李昂后来虽然被软禁,没多少权利,但不知为何,朝廷对佛教的扶持并未减少。

    李昂在位十五年,佛教也就发展了足足十五年,按照丑奴的话说,这头羊早已经喂肥了。

    若是宰了肥羊,朝廷必定增加不少收入。而且佛教势大,还带来一系列的弊端,若是能将其除去,对大唐大有益处。

    但问题是,佛教势力过于庞大,从平民百姓到王公贵族,许多都是佛教信徒。若是要铲除佛教,必定会有许多阻力。若是采取强硬手段,很可能引来动乱。

    佛教所作所为,大大影响朝廷利益,李炎早就看不惯。他也有心宰了这头肥羊,但想到后面的问题,又不禁心生顾虑,不敢轻举妄动。

    “陛下,佛教不除,后患无穷!”

    正当李炎犹豫之时,李德裕入宫进言。

    李德裕是牛李党争中李党领袖,历任校书郎、监察御史、翰林学士、镇海节度使、淮南节度使等职。但因为党争倾轧,也曾多次被排挤出京。

    直到李炎登基,这才重用李德裕,任命其为宰相。李德裕才干极高,后世将其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并称为中国六大政治家!

    正所谓用人不疑,李炎对李德裕也极为信任。在米小侠所知的历史中,两人被传为一段佳话。

    “若是朝中有人阻挠,该当如何?”

    “杀!乱世用重典,但凡阻挠灭佛大业者,杀无赦!”

    “若是因此引发叛乱呢?”

    “陛下不是与江南道交好吗,若是有人叛乱,可引江南道兵马灭之,正好铲除这些心怀不轨之人!”

    “……卿真乃朕肱股之臣!”

    听完李德裕的建议,李炎满脸激动,忍不住给老李一个拥抱。

    而紧接着,李炎再次找到丑奴,询问江南道借兵之事。

    “嘎嘎,若是为了灭佛,陛下但凡有需要,江南道兵马随叫随到。”

    “多谢丑叔!”

    丑奴回答痛快,李炎心中大喜连连道谢。接着就再次召来李德裕,商议灭佛之事。

    与此同时,丑奴将消息传到江南道。灭佛是崭教头等大事,春娘立即秘密传令,江南道二十万兵马严阵以待。但凡有阻碍灭佛者,出兵踏之!

    之后,就是灭佛之前的准备工作。毕竟佛教牵连甚广,纵使有江南道兵马支持,也不可能强硬处置。

    所以接下来,李炎和李德裕配合,首先剔除朝中亲佛之人。手握兵马,或者任重要职务之人,优先处置。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更何况那人是皇帝和宰相。以各种理由,将这些人革职,或者架空调派。

    “最近几个月,我们的人接连被查,这好像不是巧合?”

    三大士仍在长安,继续布置谋划,准备争取李炎之后的皇帝。此时三人聚在一起,观音菩萨不禁眉头紧锁。

    他们费劲心力,拉拢一些朝中重臣,就在最近几个月,接连被各种理由处置。观音菩萨不禁有些担心,这是有所针对。

    “风雨欲来,咱们得提前准备。”

    文殊菩萨号称大智,敏锐察觉到这是针对佛教的行动。不禁长叹一声,果然轮到米小侠的人掌权,就要搞些事情出来。

    心中实在难安,三大士也层进行卜算,但都是天机隐晦,根本看不到什么迹象。

    接下来,三大士虽然竭力安排,尽量减少佛教的损失。但收效不大,等到一年之后,佛教在朝中势力,已经被剔除大半。

    而这天早朝,一道圣旨忽然下达。

    “天下所有僧尼解烧练、咒术、禁气、背军、身上杖痕鸟文、杂文功、曾犯淫养妻、不修戒行者,并勒还俗。若僧尼有钱物及谷斗、田地、庄园,收纳官。如惜钱财,请愿还俗去,亦任勒还俗,充入两税徭役。”

    经过一年的准备,时机终于成熟,李炎正是开始灭佛行动!

    首先第一步,就是限制僧尼数量,要求有异行和破戒的僧尼还俗。而与此同时,李炎下令,限制僧尼蓄养奴婢数量,而且不准奴婢削发剃度。

    “糟糕!”

    当圣旨下达之后,各地官府进行彻查严办,当即有大量僧尼被强制还俗。长安之中三大士,得到消息之后俱是脸色大变,这是真的对佛教出手了……

    人皇一言封神,一言灭神!此时明知李炎要灭佛,却不能以法力干预,三大士也是无能为力。

    如此两个月之后,仅仅京城一地,还俗僧尼就多达三千四百余人。至于大唐其他各地,数量更是多大数万!

    僧尼还俗,佛教信徒大量减少,气运也随之衰减。

    而这,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会昌三年六月十一日,李炎下令焚烧佛门经卷,不准刊印传阅。

    会昌三年九月,昭义镇反叛,江南道大军在一日之内将其踏平。接着以叛将剃度藏匿佛寺为由,对周边佛寺进行屠戮清洗!

    会昌四年三月,下令不准供奉佛门舍利。五台山、泗州普光王寺、终南山五台、凤翔府法门寺等佛门圣地,因为收藏舍利,禁止置供巡礼。造成四处灵境绝人往来,无人送供的凄惨局面。

    会昌四年六月,禁止寺院敲钟,禁止僧尼午后出寺,从而干扰寺院日常活动,阻断佛门人员的流动和联系。

    ……

    灭佛行动一直持续,直到会昌五年八月。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拆招提、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十五万人!

    李炎灭佛,随着辉煌成果的取得,佛教气运一而再的衰落。等到此时,已经呈现萎靡之象。

    “哈哈!米小侠果然没骗我,佛教气运被压住!如今,到我报仇的时候了!”

    幽冥血海之中,望着衰退的佛教气运,冥河老祖放声大笑,双手擎出元屠阿鼻两把杀伐利器,眼中凶光毕露,当即杀上西方灵山!19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