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团圆饭后,就是大年初一。

    天刚亮,老宅的木楼梯就发出咿咿呀呀声音,夏羽打哈欠,从二楼的卧室下来。

    “哗”

    突如其来的泼水声。

    天井中央,摆了几个木桶,每个木桶皆装满冰冷的井水,老头子赤着上半身,一桶接一桶抬起从头浇淋,兴许是体温高,又或者是某某内功,总之老头子头顶冒雾气,看得夏羽暗暗咋舌。

    但在霓虹时,老头子就经常洗冷水澡,兴致来了深夜都有泼水声,夏羽常被打扰清梦,因此见老头子洗澡,一副见怪不怪的淡定状。

    “对了!”

    夏羽也取井水洗脸,冰凉之意由面颊传遍周身,睡意一扫而空,他侧头问拿毛巾擦身子的老家伙,“今天初一,不用走街蹿巷吧?”

    依据大年初一的习俗,四下走动,见见亲戚朋友,互道一声恭喜发财什么的,似乎是应该的。

    岂料老头子酷酷地道:“我们家没有需要拜访的对象!”

    “哦了。”

    夏羽很开心的笑了,“这样又可以宅了,我以为春节要忙得晕头转向呢!”

    “宅?”

    老头子把毛巾甩在宽阔厚实的肩上,突然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教你一些东西。”

    啊!

    正要跨出去的步子,僵住了。

    夏羽吃惊不小,这可是自家老头子首次对他说,要教他东西,“是什么呢?”

    一下子就被吊起好奇心。

    老头子带他到厨房。

    “我听仙左卫门说,你学了《魔王拉面》这门食谱,并且有了一定的研究心得,那么,就先展示给我看看吧。”

    他指向厨台,夏羽瞥去怔了,台子上下堆着荞麦袋、调理盆这些工具和食材,显然老头子早有准备。

    “哈”

    夏羽好笑,抱臂不客气地讲:“老头子,你想吃我的早餐拉面就直白点说,别用这样的理由骗吃骗喝呀,咱爷孙俩谁跟谁。”

    夏擎淡淡回答道:“如果你觉得以随便和敷衍的态度,就能让我满意的话,你大可一试。”

    明明裸着上半身,湿毛巾还挂在肩上,可此时此刻的老头子,分明认真了。

    一股难言的气势向夏羽罩来。

    嗯?

    夏羽微微收敛笑容,并眯了眼。

    “现在,我是以一名顶尖龙厨的立场,来品鉴你的料理,而且只吃指定的魔王拉面,你要试着挑战一下吗?”老头子的眼神,莫名的,予人一股危险感。

    “切!”

    夏羽撇嘴。

    他的魔王拉面,曾让仙左卫门大赞,而与仙左卫门处于同一位置的老爷子,胃口再刁,舌头再如何难征服,总不能吃着符合心理期望的美食,说着瞎话吧?

    这点节操,老头子肯定是有的,因此夏羽算是信心满满。

    “你这个老家伙,今天就让我击溃你的舌头,让你完完全全认可我”夏羽立刻摘下悬在墙钉上的粗布围裙,而后四下走动,备齐食材。

    《魔王拉面》这门食谱,食材重点在大蒜大蒜、还是大蒜!

    原先夏羽还担心大蒜鸡、蓝星澡这样的食材,在家里无处可寻,没想到老头子也给他备好了,食材一步到位,根本就是保姆式的临时厨艺测试嘛!

    找好了汽蒸锅,将斩切好的鸡肉以及其它食材,一股脑放进去,夏羽这时觉得厨房过于安静,忍不住地回头。

    夏擎抱臂坐在条凳上,眼神无波盯看他。

    这种眼神、姿态,既视感满满,简直就是教室前台的棺材脸监考教师。

    “我去,老家伙跟我玩真的啊!”

    夏羽暗自好笑。

    在厨心还未圆满前,他可能会虚,但是嘛,现在的他厨心圆满、食义无拘无束天马行空……老家伙你口腔和胃袋到底有多难攻克呢?

    此刻,夏羽觉得自己的兴奋状态,还甚于会猎决战舞台时的自己。

    他知道得到老头子认可,并不容易。

    所以,这才有挑战感啊,比击败必败对手什么的,有意思得多!

    ……

    早晨的时间在流逝。

    夏氏爷孙无法预料到的是,大年初一的夏氏老宅,竟然会有一批主动上门的访客。

    “就是这里了吧?”

    已经从尚海返回蜀地,并卸去本届会猎执行会长临时职位的兰凤贤,推开车门,矫健地迈步下车,四下环顾这片充满老宅院的城区。

    “嗯,是这里,我小时候经常来,周围建筑跟那时比没多少变化。”

    一个轻轻的嗓音,清越动听。

    朱青的死对头,兰初寒跟在老者身后下车。

    “哈哈,说起来,阿寒,你小时候跟阿青是玩泥巴一起长大无话不谈的好友,怎么从某个时候开始就针锋相对了呢?”

    两人走在巷子中。

    闻言,兰初寒眉头微蹙了一下,答道:“人总是会长大,对吧,爷爷?”

    兰凤贤不可置否笑了笑。

    沿着巷子找到夏氏老宅,还有一段距离,兰凤贤就停下,掉头对兰初寒叮嘱说:“呆会见夏擎那个老家伙,你可要给予足够的尊重,他让黄鹤被动隐退,白玉楼因此元气大伤,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夏擎了。”

    兰初寒鼻子有一声轻哼,目露几分讥诮看兰凤贤。

    “爷爷,我记得当初夏家处于风暴漩涡之中随时要被压垮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对我说的,那时你拉着我要我远离这是非地……”

    “咳、咳!”

    兰凤贤被说的老脸一红,恨恨地瞪孙女。

    “这些还不是为了我们兰氏,要是你们这些子孙后辈有那个夏魔王的披靡同代之势头,我又何必这样在大年初一刚祭祖完,就屈尊降贵上门讨个善缘。”

    想到那个披靡会猎,让全国上下讨论的名字,兰初寒沉默了。

    咚咚!

    兰凤贤这个名声响彻蜀地、有着蜀川第一名厨、蜀川厨师协会会长等等头衔的大佬,就这么登上门阶并敲门。

    “啊,来了来了!”

    朱青来开门,并探出个脑袋,见是兰凤贤、兰初寒,秀眸惊诧地睁大了,“你们,干什么?”

    兰凤贤和颜悦色道:“哈哈,夏兄可在?我这是给他登门拜年来了……”

    话音方落,一阵争吵声就传来。

    “我不服!”

    稍显年轻的声音大喊大叫,“你说不行就不行?我敢说,这是我诚意之作,绝无半点敷衍了事,比之我在厨艺比赛上拿出来的料理,也毫不逊色!”

    “……你想要详细的点评才服气是吗?那我逐一给你指出来,就先从食材的处理说起,你是不是对自己如今的刀功很是志得意满了呢?”

    年迈的声音,则显得严肃、冷厉。

    兰凤贤、兰初寒,第一时间听出是夏氏爷孙俩在吵,不由地面面相觑。

    朱青吐吐舌头,尴尬道:“那个,兰前辈,您看……”

    “没事,没事!”

    兰凤贤摇头,径直进门。

    毕竟地位摆在那,纵使朱青身份比较特殊,也不敢对兰凤贤拉拉扯扯将之拒之门外。

    不过,对兰初寒,朱青态度就没那么友善了,皮笑肉不笑道:

    “啊哟,真是稀客呐!”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