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直播间里的水友们在休息室里转了一整圈后,距离出场比赛的时间也还比较早。真要跟水友们的弹幕互动聊上一个多小时,李艾觉得自己恐怕也很难做到。看到还是有些弹幕说要看“吉他小哥”,已经知道“吉他小哥”是谁的李艾又把肖遥拉到了镜头画面中一起直播。

    肖遥也没拒绝,和李艾并排着坐到一起,并且主动接过了李艾手里的手机自拍杆。

    直播画面中再次出现肖遥时,又有不少水友发弹幕要求肖遥唱歌。肖遥今天开直播是为了让李艾玩的,主角是李艾,不是自己。即便李艾看着弹幕跟着在一旁起哄,肖遥也没有满足水友们唱歌的要求。前两天才去过新华社,肖遥是想争取做摄影记者的,此时干脆就玩起现场采访。肖遥模仿起记者,采访对象自然就是身边的李艾了。

    李艾参加赛前赛后新闻发布会的次数不知道有多少了,媒体的一对一专访也做过不少,应对记者的经验相当丰富。肖遥要扮记者玩现场采访,李艾也没什么意见,非常配合的做起了接受采访时的自己。

    虽然肖遥没有答应水友们的要求现场唱歌,但看一位娱乐明星模仿记者采访一位体育明星也是挺有意思的。特别是肖遥随手拿着一个饮料瓶就当了麦克风,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表情,煞有介事的向李艾提问的样子让水友们感觉有种非常特别的喜感,因此直播间里的观众人数一直是居高不下,弹幕也依然还是发得飞起。

    虽然肖遥的样子看起来很正式,但他毕竟不是真的媒体记者,对那些很常规和官方的问题也没什么兴趣,问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八卦类的问题居多。

    李艾参加过不少高等级的比赛,在获得大满贯冠军后世界排名一度进入过前十,已经是一位国际上都很有名的明星网球选手,跟许多国际网坛名将都有接触甚至是交情。即便肖遥避开一些可能会涉及隐私的敏感问题不谈,能聊的话题还是很多的。李艾很有兴致的跟网友们分享了不少听到和看到过的其他国际网球顶尖选手的逸闻趣事,肖遥也会偶尔从水友们发的弹幕中挑几个有意思的问题抛给李艾,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一直到赛事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过来敲门通知李艾准备出场,肖遥和李艾才跟直播间里的水友们道别,关了直播。

    出了球员休息室,李艾拎着自己装着球拍饮料等装备的球拍包去了球员通道等候出场,肖遥则和教练加布里埃尔罗德里格斯等团队成员一起去了观众席上的选手包厢。

    开赛在即,坐进观众席包厢内的肖遥也发现这座可以容纳近万人的球场基本上已经坐满了。虽然不是最顶级的网球赛事,但是因为李艾这位华夏最厉害的本土选手杀进决赛,这场决赛显然也是非常受国人关注的,因此现场的上座率也非常的高。此时球场内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裁判、司线员和球童们也都已经就位,只等着两位选手出场,比赛开打了。

    球场的广播喇叭里响起了现场主持人的声音,这是开始介绍选手入场了。

    两位选手在现场主持人的介绍下,先后向观众们挥着手的从通道内走了出来。在出场时,李艾收获到的来自现场观众们的掌声和欢呼声明显要比那位来自俄罗斯的美女选手娜塔莎卡普诺娃大得多,不用想也知道,现场肯定绝大部分都是来为李艾加油助阵的观众。这场比赛,李艾绝对是主场作战了。

    三分钟的热身时间后,裁判将两位选手叫到身边,但没有马上掷硬币决定挑边权和开球权。这个时候,现场的广播中又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原来,在比赛正式开始之前,还有一个为前不久的乌有县地震遇难者举行默哀的仪式。

    现在距离乌有县地震过去才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华夏国内的整体气氛还是比较悲伤和压抑,很多娱乐和综艺类的节目都受了不少的影响,纷纷暂停和延期。相对而言,体育类的赛事受到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只是很多的比赛场上,在开赛之前都增加了一个默哀仪式。显然这次的女单决赛也不例外。

    默哀仪式结束之后,两位选手在裁判那里猜硬币决定了挑边权和开球权,获得挑边权的李艾挑了边,两位选手就各自站到了球场的一边,开始练球了。

    这样的比赛肯定是有现场直播的,这场女单决赛不只是吸引了大量的观众到现场看球,还有许多的网球迷在电视机和电脑前收看着比赛的直播。央视的体育频道对这场决赛也非常的重视,不只派出了自己的转播团队,还派出了专业的解说员和解说嘉宾来到申城的比赛现场,在评论席上进行现场解说。

    现在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场上两位选手的练球没什么好说的,评论席上的解说员和解说嘉宾就趁机开始向观众们介绍起了两位选手的晋级历程、对阵历史和技术特点,分析她们各自的优势和劣势以及对比赛结果的预测。

    本场比赛的解说员叫辛童,是专门解说网球和羽毛球的,是观众们非常熟悉的面孔了。旁边的解说嘉宾叫丁盛,网球迷也不陌生,曾经是华夏男子网坛的中坚力量,现在是国家网球队的教练,算得上是一位华夏的网坛名宿了。

    虽然解说员要求中立,但是有自己国家选手的比赛,解说员多少还是带有一些偏向性的。央视的解说员可能还有点儿顾忌,也可能是以前解说其他国家选手之间的比赛比较多,有些惯性使然,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但解说嘉宾丁盛的主职是网球专业人员,又不是央视的专业解说员,表现出的对自己国家选手的倾向性可就明显得多了。

    “我非常看好李艾这次能够夺冠。自从李艾换了教练之后,这两年的进步是非常明显的,发球和反拍技术都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什么特别明显的弱项,又是在自家门口主场作战”丁盛一上来就表示了对李艾击败对手夺冠的强烈信心,接着就开始分析起了原因。

    网球场上也是树立着大屏幕的。在播放了一会儿两位选手练球的画面后,现场的大屏幕从主摄像机切换到了其他摄像机拍摄的画面上,央视的转播画面也跟现场大屏幕一样进行了切换。那几台摄像机对着现场的观众席,拍摄的重点照顾对象是观众席上的几个包厢。

    “哇,我们居然在观众席上看到了陈扬!”评论席上,解说员和解说嘉宾面前也有一个同步播放转播画面的屏幕,解说员辛童一眼就认出了出现在贵宾包厢的陈扬,顺势跟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介绍道,“陈扬是我们华夏成就最高的篮球运动员,即便是退役以后,他也没有离开篮球,一直在为我们国家的篮球事业做着贡献,今年年初更是进入篮协,当选了篮协副主席,没想到他也现身申城网球中心来给李艾加油!”

    “是啊,”解说嘉宾丁盛也道,“陈扬能来现场为我们的李艾加油助威,除了都是成就很高的明星运动员外,这也说明我们华夏的网球运动越来越受关注,影响力越来越大了。”

    “看,这个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李艾的教练,他叫加布里埃尔罗德里格斯,是一位阿根廷人。他做李艾的教练已经两年了,关注李艾的球迷们应该都认识他了。看现场观众们的欢呼声,他在华夏好像也很受欢迎嘛,呵呵~”现场的大屏幕和央视的转播画面同步切换到了另一台摄像机拍摄的画面,这次画面中出现的是李艾的选手包厢,丁盛看到了李艾的教练,便先于解说员辛童介绍道。

    一般来说,解说嘉宾主要是负责专业方面的事情,这种类似于趣闻类的介绍现场观众应该是由辛童这位解说员来主导的,但是一来并没有这方面的严格规定,二来丁盛介绍的是李艾的教练,也算是专业方面的事情,所以辛童微微一笑,对丁盛的抢话也不在意。

    不过,丁盛接下来的话就让辛童从微笑变成了苦笑,也不得不插话了。

    “咦,坐在罗德里格斯教练身边的年轻小伙子好像没见过,是不是李艾又聘请了新的私人团队成员?可看他这年纪,也不太像啊!”摄像机的镜头稍稍偏转,画面正中位置从加布里埃尔罗德里格斯变成了肖遥,解说嘉宾丁盛也跟着议论了起来。

    随着镜头的拉近,给出了肖遥的面部特写,现场观众的欢呼声又大了几分,丁盛也幽默的八卦了一把,“哟,小伙子长得很帅嘛,这么年轻又坐在教练的身边,不会是李艾的男朋友吧?虽然看起来好像比李艾要小几岁,但是听说现在姐弟恋好像还挺流行的。”

    “丁指导!”辛童赶紧拉了丁盛一把,笑着道,“那个年轻人叫肖遥,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不可能是李艾的男朋友,您可别乱说,当心人家的粉丝找您麻烦。”

    “肖遥?谁啊?还有粉丝,是明星吗?”丁盛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明星了,还是大明星呢。”辛童道。

    “哪方面的明星啊?体育明星吗?从事什么项目的啊?”丁盛继续问道。

    “不是体育明星,是演艺圈的,”辛童道,“他主要是唱歌,也演过戏,还拍过电影短片,全都拿过奖的。前段时间央视的赈灾晚会他也有出场表演的,对了,他还是个摄影师呢。”

    辛童也有出席前段时间的央视赈灾晚会,对这位在赈灾晚会上大出风头的明星印象非常深刻。此刻不只一眼就认出了肖遥,对他也相对比较了解。

    “嚯,这么厉害,全能明星啊!”丁盛惊讶道。做为一位一心扑在网球事业上的专业人士,他对娱乐圈的了解就远不如辛童这位央视的在职解说员和主持人了。

    “是很厉害。”辛童点头道,“摄像师拍李艾的教练时,镜头里也带到了肖遥。刚才现场观众们的呼声应该不是给罗德里格斯教练的,而是给肖遥的。虽然不是一个圈子,但单论人气的话,肖遥比起李艾只高不低。大概是摄像师听了观众们的呼声,也认出了肖遥,所以才会把镜头移过去,又专门给了他一个特写。”

    “这么有名的明星,不是应该跟陈扬一样去贵宾包厢吗?既然不是一个圈子的,又不是李艾的男朋友,他怎么跑到李艾的包厢跟她的教练坐到一起了,他和李艾什么关系啊,你知道吗?”论起八卦,丁盛自认是不如身边的这位央视解说员的,于是也就不耻下问的求科普了。

    “他们应该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吧。”辛童介绍道,“您还记得李艾发微博说过上半年去参加美网时在希斯罗机场被人刁难的事情吗?当时帮她出头的就是肖遥。他们应该是那时候认识的。肖遥本来就帮过李艾,现在来现场帮李艾加油助威,李艾请他去自己的选手包厢,让他和自己的教练坐在一起,这个还是能说得通的。”

    “对对对,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丁盛拍了拍额头道,“我说怎么感觉这个名字听着有点儿耳熟呢,原来是李艾发的那个说希斯罗机场事儿的微博里提到过他。”

    “能在国外帮同胞出头,不管是不是大明星什么的,这小伙子都是好样的!”丁盛又竖起大拇指赞道。

    “这小伙子的确是好样的。”辛童道,“乌有县地震的时候,他一直灾区现场救援,又是治伤又是爬墙,还帮外国救援队做翻译,实实在在的为灾区人民做了很多事呢。”

    “真的啊?”丁盛再次惊讶道。

    “当然”辛童点了点头,看到场地上已经正式开始比赛,不得不把话题拉回到比赛中道,“现在比赛正式开始了,首先是卡普诺娃的发球局”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