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族大祭司拼命,可他是半个土著,掌握的技法真得有限,就是想拼命也拼不起来。

    他挥舞着那把拐杖,这确实是一件法器,但那是古阳圣人设定给他操控这里的阵法禁制,于战斗方面……帮助非常非常之小。

    因此,他虽然拼命,但战力并没有什么提升。

    “加油,他已经是穷弩之末。”

    “斩了这个老王八!”

    “居然想杀我们,真是可笑。”

    众人皆是冷笑,他们哪一个不是出身高贵,现在却居然被一个身份低贱的老狼人差点全灭,这自然是大恨了。

    “你们都该死,都给我去死!”狼族大祭司怒吼,拐杖不断地挥舞,打出一道道黑色能量,拥有极强的破坏力。

    他毕竟是铸鼎,不但仙鼎可以压制众筑基,秘力的杀伤力也要高出一截。

    如此拼命之下,众人还真是不敢硬接,都是暂避其锋,只是将对方困住,慢慢消耗。

    反正,无论是耗到狼族大祭司死,又或是秘境崩溃,所有人皆是离开,对于众人来说都是好消息。

    这一股作气,再而三,三而竭,狼族大祭司已是再无余勇。

    他的伤势太重了,这可不是简单地失去小半边身体,而是被天纹玉这二星级念力法器打出来的,伤口中自然会有wu qi的破坏效果,阻止着伤势的愈合。

    因此,狼族大祭司流血不止,每过一秒,他的伤势都会沉重一分。

    这拼命的劲头一过,他就捉襟见肘了。

    “跟我一起死,浑蛋!”狼族大祭司盯上了凌寒,若非此人打爆了自己的半边身体,他又怎么可能落到这般地步?

    都是因为此人!

    所以,如果他要死,那也要拉着凌寒陪葬。

    他冲了过来,速度贼快,这是无比得愤恨,让他再次燃烧了潜力。

    凌寒从容冷静,咫尺天涯展开,咻,他急速倒退。

    狼族大祭司郁闷地发现,这个筑基境居然拥有不输于自己的速度。

    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铸鼎啊,哪怕受了重创那也是铸鼎,怎么可能在速度上无法碾压凌寒?

    这个人类简直是怪胎啊,重创了他不算,还让他连fu chou都是做不到。

    他无奈地看着凌寒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而他则是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气血不断地衰败,生命活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流逝。

    他要死了。

    “不!不!不!”他仰天叫道,他处心积虑,筹备了那么多年,可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真是不甘心啊。

    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

    嘭,他已经拿不稳脚步,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刷刷刷,一道道攻击斩了过来,众人都是战斗经验丰富,没有一个人亲自上前,都只是将攻击遥遥地打了过来,虽然杀伤力有所削弱,但胜在安全。

    噗噗噗,狼族大祭司吃下了所有攻击,高大的身体出现了道道伤口,将他的身体撕裂,露出了森森白骨还有内脏来。

    他是真得不行了。

    “老鬼!”有人走上前去,一刀斩过,啪,狼族大祭司的脑袋顿时被斩了下来。

    这下,这个老狼人绝对是死得彻底了。

    众人真正地松了口气,只觉背后都是有一层冷汗。

    毕竟是一个铸鼎想要杀他们啊,而且天时地利都对狼族大祭司有利,若非凌寒打响了漂亮的第一枪,估计今天他们都要交待在这里了。

    “凌兄,多谢。”

    “凌寒,我欠你一条命。”

    有许多人坦坦荡荡,纷纷向着凌寒点头示意,但也有些人装糊涂,一点反应也没有。

    碧霄公主心里美滋滋的,别人越是赞赏凌寒,她就是越高兴,比夸赞自己还要舒服。

    “这位是嫂子吧?”有人则是笑着向碧霄公主打起了招呼,“哟,凌兄,你的女儿都这么大了?”他回头向着凌寒笑道。

    呀,被人误会了。

    碧霄公主只觉俏脸一下子红得发烫,可鬼使神差地,她并没有想要去分辩,反倒是默认了下来。

    凌寒还想说明一下,毕竟人家碧霄公主还是黄花大闺女,名声岂能毁了。

    轰!

    可他还没有开口,整个山洞都是一颤,然后剧烈的颤抖就怎么也停不下来了。

    “秘境要崩溃了?”

    “难道那个老狼人并没有说谎,真得有人得到了圣人传承,所以秘境要崩碎了?”

    “也不一定,那个老狼人也许只是自己认为掌握了一切,说不定就是古阳圣人让他这么认为的,你们想想,几乎人手一本《古阳天经》,这位圣人到底有多么能搞事情?”

    “……也是。”

    在众人的说话之间,轰,一股伟力传荡,众人都是完全无法匹敌,咻,他们只觉眼前一花,好像进入了一个光怪陆离的通道,眼前有璀璨、瑰丽的光影闪动。

    没等他们看清楚,他们便跌出了这个通道。

    咦,他们已经出了掩月秘境,来到了一开始进入的地方。

    咻咻咻,立刻有许多人飞射而至。

    “可得到了圣人传承?”有人问道,立在了天空之中。

    “七师兄,我们都被耍了。”一名从秘境中出来的年轻人取出《古阳天经》递上。

    天空中那人落下,拿起《古阳天经》翻了一下,不由哭笑不得:“这是一本广为流传的功法,叫《普阳功》,品阶极低。”

    “我这里也有一本。”又有从秘境中出来的人拿出了《古阳天经》。

    “这是拂林十八式,很低阶的仙术。”

    众人纷纷拿出自己所得的《古阳天经》给自己的师门又或是家族的前辈,结果都是一样的,那是用一门极普通的仙术套上的。

    凌寒自然是闷声大发财,他要是说其实真正的古阳天经在他脑子里,估计下一刻就要被大能抓起来,带回去施展搜魂术了。

    他悄然而退,带着碧霄公主和六娃回转帝都。

    这里是玄北国,陈风炎的地盘,谅这些人也不敢动粗,毕竟跨星而来的人中,最强者也不过生丹。

    凌寒安全返回了帝都,他立刻开始改修古阳天经,顿时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不愧是圣人功法,太给力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