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飞天鱼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陷阱和分身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五尺侏儒,鳄鱼头邪道至圣,长着獠牙的邪女,皆是被血崖的爆喝声惊了一跳。

    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强者,立即反应过来,迈出步伐分散而开,并且纷纷运转体内的圣气,全身都被圣光包裹起来。

    血崖更是了得,电光火石之间便是打出一根血红色的尖刺,击向那处空间波动所在的位置。

    血红色的尖刺,是一件万纹圣器,一直藏在血崖的衣袖里面。

    血崖早就激发出尖刺的一耀圆满力量,只要张若尘现身,他立即就能将尖刺打出,从而打张若尘一个措手不及。

    就算不能击杀张若尘,只要能够伤到张若尘,他今后也能在邪道修士之中扬名。

    “好快的反应速度。”

    张若尘本来是准备,在第一时间,取走十七颗人头。

    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改换策略,毕竟,一件激发了圆满力量的万纹圣器打在身上,即便他的肉身强大,也肯定会受伤。

    “哗——”

    空间中,一圈圈涟漪浮现出来。

    在涟漪的中心,伸出一只金光灿灿的手掌,与血红色的尖刺轰击在一起。顿时狂暴的圣力气劲,疯狂的向四面八方涌出去。

    “张若尘真的来了!”

    “他到底是怎么无声无息的闯过三重防御阵法?”

    “先不管那么多,我们立即激活三元邪星阵,将他困住再说。”

    五尺侏儒,鳄鱼头邪道至圣,还有獠牙邪女,立即将圣气注入进脚下的杀阵。随即,三座杀阵的阵纹浮现出来,将方圆数十丈的区域完全笼罩。

    在他们的头顶,则是各自凝聚出一颗直径十丈的岩石圆球。

    看着圆球上面的纹理,简直就像是一颗缩小版的星球。

    而这三颗岩石圆球,也的确是使用三颗直径千里的小行星祭炼而成,与三座杀阵融为一体。启动任何一座阵法,都有轰杀一步圣王的威力。

    三座杀阵同时启动,组成三元邪星阵,更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禁锢空间,甚至是镇杀二步圣王,困在三步圣王,威力强大得吓人。

    “一起出手,攻伐出去,镇压张若尘。”

    三位邪道至圣都极其兴奋,只要他们能够擒住张若尘,就是一件绝世功劳。凭借三元邪星阵的威力,他们还是有一些信心,完成这一壮举。

    然而,他们刚刚想要催动阵法,将三颗直径十丈的岩石圆球打出去,却发现,阵法竟然已经脱离他们的控制。

    还没有等他们反映过来,便是感觉到胸口一凉,低头看去。

    只见,他们的身体,都被一根藤蔓穿透。

    藤蔓上,长出一根根发丝那么纤细的根须,钻入进他们的血肉,瞬间就将他们吸成了干尸。

    “哧哧。”

    三具干尸的体内,涌出净灭神火,下一刻,便是化为了灰烬。

    魔音的窈窕身影,显现了出来,眉头轻轻一皱,“我已经突破到圣王境界,才吸了三位至圣,怎么就撑得不行?看来,至圣蕴含的血气和圣力,远远超过一般的圣者。”

    做为张若尘的寄生植物,魔音可以从张若尘的身上,得到很多好处。

    比如,她从张若尘的体内,吸收了一缕净灭神火,可以将其做为攻击手段。

    “轰隆。”

    空间涟漪中的那只金色手掌,与血红色尖刺僵持了片刻,便是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打得尖刺倒飞回去,猛烈的撞击在地上。

    血崖脸色巨变,立即向远处退避。

    张若尘从空间涟漪中走出,并没有去追杀血崖,而是,飞到阴阳殿的大门上方,伸手就去解开二师兄头颅上的铁链。

    干瘪的头颅中,发出一道极其焦急和微弱的声音:“小师弟,赶紧后退,他们在我的头颅中做了手脚……”

    “逃,逃啊!”

    三师兄的头颅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

    “小师弟,不要管我们……立即离开,我们来世再做师姐弟……或许已经没有来世了……”五师姐道。

    白苏婆婆的声音响起:“殿下,殿下,这是一个陷阱,你要赶紧逃啊……”

    “殿下,不要为我们报仇,为了圣明中央帝国的亿万子民,你一定要活着。”

    圣明中央帝国那十数位部下的声音,从头颅中传出,带着无比悲凉的语气,像是战场上最后的呼喊。

    “哧哧。”

    十七颗干瘪的头颅,挂在铁链上面,此刻竟是浮现出一道道赤红色的纹理,一道道恐怖绝伦的毁灭气息,从里面传出来。

    头颅中,只剩下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

    “竟然如此恶毒。”

    张若尘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今天无法将他们带回去,明明触手可及,却就是救不了,简直是令人崩溃。

    在这一瞬间,张若尘的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的种种画面。

    “你三师兄出了明的吝啬,但是,二师兄和他不是一路人。送自己的师弟,有什么舍不得?”说出这话的时候,朱洪涛便是从嘴里吐出兽元金丹,向张若尘递了过去。

    “我虽然很想尽快突破到半圣境界,却也不会走这样的捷径。吞服二师兄的兽元金丹,与吸二师兄的鲜血有什么区别?”

    “小师弟的人品,让二师兄十分佩服。但是,咋们自家兄弟,没必要那么见外吧?”

    ……

    “我愿做小师弟的修行护道者,庇护小师弟三十年,谁敢对小师弟不利,我老朱一定好好教他做人。”

    ……

    “小师弟,这件流星隐身衣,你就收下吧,三师兄已经用不上。”

    ……

    “太子,太子,你真的是太子吗?你回来了吗?”白苏婆婆颤颤巍巍,眼泪婆娑的道。

    ……

    “只要殿下归来,圣明中央帝国就不算灭亡。”

    ……

    “殿下,我们自爆圣源,为你开路。”

    ……

    曾经的一幕幕,快速在张若尘的眼前闪过,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双眼,竟是完全变得湿润。

    十七颗头颅的内部,十七颗圣源,在一种秘法的引动之下,爆碎而开,释放出十七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轰隆隆。”

    以秘法引动圣源爆碎,形成的威力,远远比不上修士自爆的威力。但是,却依旧相当恐怖,以阴阳殿为中心向外辐射,大半个天都圣市都在轻轻颤动。

    不知有多少修士都被惊动,意识到阴阳殿发生了大事。

    无数生灵都在猜测,很有可能是张若尘向阴阳殿出手。于是,他们就像是密密麻麻的蝗虫一般,爆发出一道道破空声,急速向阴阳殿所在的区域赶去。

    阴阳殿外,那只磷魔犬已经被十七颗头颅,爆发出来的力量,轰碎成了齑粉。

    魔音早就听从张若尘的命令退到远处,与凌飞羽会合在一起。

    小黑控制着三颗直径十丈的岩石圆球,挡住了人头爆裂传出的冲击气浪。不过,三颗岩石圆球,被轰击得坑坑洼洼,甚至出现了一些裂纹。

    张若尘则是站在三颗岩石圆球的前方,眼神有些木然,身体破破烂烂,千疮百孔,仿佛随时都会支离破碎。

    等到尘土消散了一些,阴阳殿的大门外,已经站着密密麻麻的邪影,既有人形,也有半人半兽,还有别的一些形态的邪恶生灵。

    他们将张若尘包围。

    其中,戴着面具的亡墟,站在最前方的位置,把玩手中的虚月刀,发出一道笑声:“最近,我的修为,又有很大的精进,本来是很想再与你公平的单独战一场。你是多么难得的一个对手,可惜啊,你现在伤得这么重。啧啧,今后,估计也没机会了!”

    张若尘的眼神平静,扫视在场的诸邪,看着他们脸上的狰狞、得意、狂妄的笑容,以最冷沉的声音说道:“你们这一次,是真的将我激怒了。”

    《圣者功德榜》排名第七十三位的青獠牙,张开嘴唇,露出一口尖锐的青色牙齿,道:“放狠话,谁不会?可是,激怒你又如何,这个世界,终究还是要看谁的拳头更硬,谁的实力更强。”

    同是《圣者功德榜》上的强者,展御,提着一口龙纹金刀走了出来,道:“张若尘受了这么重的伤,墟公子是看不上他,可是,我展御,倒是想要会一会这位《圣者功德榜》第一的人物。”

    除了展御之外,又有几个实力不俗的半步圣王走了出来,皆是想要独战张若尘,竟是争执了起来。

    没办法,《圣者功德榜》第一的名号实在是太大,无论张若尘是不是已经受伤,只要能够亲手击败他。那么,谁就能声威大增,这一战也能成为今后吹嘘的本钱。

    所以说,他们都想踩着张若尘的尸体,扬名立万,获得最大的利益。

    这个时候,张若尘却是怒极反笑,笑声变得越来越响亮,震动云霄。

    “咦,你们快看。”

    一位邪道修士,惊呼一声。

    本来还在争执的几位邪道大人物,立即停了留下来,向张若尘盯过去。只见,张若尘的身体,竟然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化为灰烬。

    “那只是……张若尘的一道分身……”

    这些邪道修士,终于幡然醒悟过来。

    他们都以为张若尘已经被算计,受了重伤,如今看来张若尘似乎是早就有所预料,竟然只是动用了一具分身。

    只是,这具分身,未免也太真。

    血崖则是嘴角抽动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暗道,“同样是半步圣王的境界,张若尘只是一道分身,就比我还强。他的真身,得强大到何等程度?”

    要知道,血崖并不是弱者,算得上是半步圣王中最顶级的那批强者,有与一步圣王抗衡的实力。

    阴阳殿的对面,黑暗中,响起一道缓慢的脚步声。

    张若尘的真身,一步步走了出来,问出一句:“是谁在那些头颅里面布置的禁法,站出来,我要饮你的血。”

    其实,张若尘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那些邪道修士,肯定会在头颅里面布置绝杀手段,不可能让他将十七颗头颅取走,所以才使用分身去试探。

    就算有心理准备又如何?

    悲剧真正发生之后,他的心,还是无比沉痛。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