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教怎么能不遗憾!其实布朗基送来这些情报,正是法皇和工人阶级暂时搁置争议,选择和谈的大好机会。

    布朗基他们首先递来了橄榄枝,如果拿破仑三世肯放下身段,跟那些工人代表们好好谈判一下,那么法国国内的局势一定可以稳定很多很多的。

    至少能够给他争取几年的缓冲时间。

    可是命运却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就差一天,这个消息晚了一天送达,结果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意外。

    布朗基的橄榄枝,被拿破仑三世侄子一枪打了个粉碎,现在整个巴黎的工人阶级已经全部鼓噪了起来。

    仇恨情绪极度弥漫,这时候他们可不会听法皇的任何屁话。

    肮脏的地下小酒馆之内,铸铁工杜瓦尔正站在桌子上,向着酒馆内密密麻麻的工人代表们慷慨激昂发表演说。

    “工人阶级的兄弟们,你们看见了吧?这就是统治阶级真实的嘴脸,他们漠视人命,同时也漠视法律。没有经过审判,他居然敢屠杀我们的记者!”

    “只不过是维克多.诺瓦在报纸上质疑了一下他的宪法改革而已,难道说人民没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吗?难道我们就应该任由皇帝随便对我们欺骗和压榨吗?”

    “不!不能!”桌子周围工人代表愤怒的高举拳头,锡铁酒杯砸在桌面上,廉价的啤酒喷的到处都是。

    “就因为一篇质疑的报道,维克多.诺瓦就惨死在敌人的枪口下!”

    “组织起来吧!我们组织起来,明天就是给维克多.诺瓦送葬的日子,发动我们的力量,组织我们工人阶级还有所有善良的巴黎市民走上街头,让我们一起为英雄送葬!”

    “行动,行动起来!”在场的工人们,又一次集体的欢呼了起来。

    就在小酒馆之外,警察厅的奸细早就已经偷听到了整个演讲,当听到这些工人们要在明天组织游行示威之后,奸细把烟头丢在地上,扭头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很快他就在另一条街道遇到了他的直属上级,这一片街区的警察局长。

    “报告长官!我找到了一个,工人秘密聚会的据点,这些该死的穷鬼,准备明天走上大街示威游行呢!局长您说怎么办?抓不抓?”

    “狗屁!抓个屁!你想抓谁?你到底想抓谁?今天晚上谁也不许擅自行动!”局长低吼道。

    局长的脸都白了,这时候谁敢抓人?别说他不敢了,今天就连法皇也不敢下这个命令。因为整个巴黎密会的工人实在是太多了,到现在为止仅仅他负责的街区就已经有13个秘密会场,正聚集着闹事的工人。

    “你们这群白痴啊,晚上都给我警醒一点!千万不要惹这些穷鬼们不开心,这事儿已经闹得太大了,全巴黎所有的工人都已经开始串联,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的军警力量根本就不够,除非皇帝陛下下定决心派军队来镇压,否则我们根本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警察局长说的没有错,如果说是往常,遇到几十个人的小型秘密集会,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把所有非法聚会人员全部抓起来投入大牢。

    可是今天呢?光眼前这个地下小酒馆里就已经满满当当的塞进了200多人,其中大部分还都是工人代表。

    而这些工人代表几乎每一个人都能迅速的组织起数百工人和普通市民。

    光自己的辖区这样的秘密集会就有十好几场,也就是说这一些人你敢动一动,当天晚上他们就可以在这一片街区内组织起上万疯狂的示威者。

    白色恐怖统治,归根结底还是人多欺负人少。人多的那一方,而且手里有枪的那一方,自然会残酷的镇压其他的弱势一方,但是假如说他的对手突然间变得强大了起来,大到可以轻轻松松把他们撕成碎片之后。

    所谓的恐怖统治,就立刻变成一个笑话,这个时候害怕的可不是工人阶级,而是那些一直颐指气使的军警们。

    整整一个晚上巴黎无眠,除了贵族和富商所居住的街区之外,剩下所有贫民窟以及平民区全都动员了起来。

    往常藏得非常深的地下集会,此刻已经变得半公开了起来,这就是赤果果的向整个巴黎军警挑衅。

    据巴黎警察厅的不完全统计,这一夜就足有300多场密会,在同一时间召开。巴黎所有的警力全部动员都还不够,甚至还要向陆军部请求增援。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关键的时刻陆军部却沉默了,警察厅的所有要求全部被回绝,而原因只有一个……凡尔赛宫的那位大人物沉默了!

    嗅觉敏感的政客老油条们,都意识到了这是皇帝陛下的态度发生了扭转,看样子皇帝要改变他对工人阶级的镇压政策了,看样子这是要改成安抚啊!

    甘必大站在自家的露台上,望着整个躁动不安的巴黎夜空,兴奋的来回转圈儿“没有枪声,没有火光,没有满街追捕的大皮靴声音……”

    “拿破仑三世到底想干嘛?他改了性子了吗?居然一改自己残酷的统治,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君子了?”

    “不不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都那个岁数了再加上本身就很顽固,他怎么可能改变自己的脾气秉性?”

    “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我没有猜到,一定还有其他的问题我没有猜到!上帝呀!难道说拿破仑三世下定决心要发动战争了吗?他要在战争之前和各派达成和平协议吧?”

    “只有这一种可能,只有这一种可能!拿破仑三世这是要向工人阶级低头了,他是想在大战之前创造一个相对安稳的国内环境,一定是这样的,只有这一种解释……”

    哎……甘必达一声长叹“国运怎么变成这样了?这是多好的一次调解国内矛盾的机会啊!怎么就生生让皮埃尔.波拿巴那个愚蠢的家伙给搅黄了呢?他这一枪,断送的是多少人的苦心啊,白痴的猪!”

    甘必大猜的一点错都没有,就在当晚拿破仑三世正式向帝国军部以及总参谋部下令,要求法兰西帝国进行广泛全面的备战。

    战争阴云已经密布在欧洲上空,看来拿破仑三世已经下定了决心!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