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开荒

第一七七四章 无法无天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明明可一鼓作气的——”

    大罗之争?未了结,此域大能,依然是还伺于混沌海周围。不过庄无道所在的这方虚空,却是空无一人。只有云无悲在侧陪伴,其余便是洛轻云,羲和,聂仙铃等等,都远离他二人数千里外。

    “圣人之道就在眼前,你居然能忍住诱惑?”

    庄无道并不答话,反而斜睨着云无悲:“你早知轻云她,已经证得圣人?”

    洛轻云在造化门前并未留痕,只因她的道源印记,在造化门内。

    那当是百万年前,洛轻云在斩劫之后,被人道伟力推动,终于踏过了那条界限。

    可惜就在洛轻云,在尝试踏足彼岸之时,被天道反噬。越过彼岸的这一步并不完整,就被羲和重创,随即又被打落凡尘。造化门内,只余残痕而已。

    识天君其实料算无误,他的玉皇元君才是这一域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圣人。

    “你前生吩咐我在玉皇元君败亡之后,护持她的残魂不灭。当时确有些感应,不过并未证实。”

    云无悲微微一叹,知晓庄无道在最后一刻收住脚步之因。这一域世界残破,还未完全成长就遭遇诸多劫难,被那域外天魔一族侵袭。此时这片天地,最多只能允许一位圣人存在。

    一旦庄无道踏过去,必定会冲动洛轻云的残余神念与道基。轻则一身再重塑道体,证得大道,重则在天道的应激反噬之下,彻底魂飞魄散。

    所以方才,洛轻云是资源灭去自身法体元神,也要逼迫无法成道。

    “可你如今打算怎办?难道就再不打算证道,这可对得起绝尘子?可对得起摩天?还有浑天大圣,你当初可是有过承诺。便是洛轻云本身,她也是不愿意的,你能制住她一时,可难道一世都要如此不成?且灵感离去,必有后手,我预感到此域之灾变,就在数载之内,”

    庄无道眉头深皱,扫望了过去,只见那浑天妖圣正对他怒目而视。玄碧与皇重玄的神情,倒甚是平静,无论证不证都是庄无道自己的选择,无需他们置喙。

    还有洛轻云,看他的目光既有怨,也有悔,不过最多的还是责备之意。

    百万年前斩劫,洛轻云固然是被识天君算计,步步紧逼。可那无涯子,也同样是把她当成了棋子,当成了自身兵解的工具。尽管这位劫果的目的,是为借皇天剑圣之手,从天道枷锁中脱身,是为让洛轻云,摆脱识天君的图谋。然而洛轻云,怎能不怨?

    至于悔,悔的是昔日灵智蒙昧,落入识天君彀中而不能自查。终至百万年前凄凉了局,对不住无涯子,也负了羲和元君。

    至于责备,则是嗔怪他为何还要顾惜于她?直接越过去,便可证道,为何又因自己,而放过了灵感神尊?使日后此域大劫纷起。

    然而这怨,悔与责备之中,却更夹含着对他的眷恋,以及似水柔情。

    庄无道目光闪动,又看向了那聂仙铃与羲和,苏云坠三人,神情有些歉然,可终究他还是收回了目光。

    “无论是我证道,还是那位灵感,我这里自有成算!”

    道完这句,庄无道便目望虚空:“想来那位,也该到了——”

    就在他的话落之刻,身前就已现出了阴阳二光,一位容貌清俊的和尚,赫然踏莲而至。

    明明是佛尊之身,可身周诸龙盘舞,那赫然是诸域龙气显化。一身皇道霸气,更胜佛门清光。

    只须臾之间,这位就已立于庄无道的身前,脸上现出了戏谑笑意。

    “确实已至多时,不知道友你,如今可以想清楚了?”

    ——放下现在的一切,继无量终始佛果位!

    庄无道面色却不甚好看:“落入你算中,夫复何言?”

    “这话说得,这无量终始佛,原本就该你所有。太上灭度真经,也本就是道友之物。我昔年得了此经,其实是接了你的因果。”

    那清俊和尚不由一阵摇头:“且落到?日之局,是你疑心太重!”

    那太上灭度真经只能算是物还原主,当年庄无道如能早一日得手太上度灭真经,形势岂会那般的艰难?今日证道,也将更从容许多,也能有余力,护持洛轻云的元神。何至于求助于他,平白欠下这大因果?

    庄无道微微叹息,他终究还是要入佛门走上一遭。此时已别无选择,只能微微俯首:“还请终始佛助我!”

    若没有灵感,他大可从容应对,使洛轻云脱身。现在证道,与几万年或几十万年后证道,对他而言其实并无区别。

    然而此刻,不止是云无悲感应到了灾劫,他这边也同样察觉了灭世浩劫的到来。

    劫起的源头,就在于他当日放过的大乘佛龙檀。那也是灵感神尊,布置下的后手之一。而这浩劫之大,甚至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想。

    所以今日,他欠下的因果,绝非只是因洛轻云,更因这一域世界。

    这是他的‘源’起之地,是他立足诸域的基础,所以不容有失。要想不落到那些域外天魔的下场,就必得保全住这一域世界不可。

    且还有那离尘数千万弟子,聂仙铃,羲和,洛轻云,苏云坠,秦锋等等——这些亲朋至交,他一个都不想失去。

    “助你无妨,可为何如丧考妣?”

    那年轻和尚笑了笑,抬手一挥,就有一朵莲花在他手中绽放。同时他的目光,也从洛轻云几人身上掠过:“小乘佛门专修心性,不禁婚嫁****。你这些道侣情人,当不会嫌弃于你。”

    庄无道只当未闻,他可不觉得一个玄门道人拜入佛门之后,就可直接取得圣人道果。

    大乘佛门或者可以办到,然而这不适于更讲究“我空法有”,求精纯唯一,以自我完善与解脱为宗旨的小乘佛门。

    最后终究还是要在诸般事了之后,再轮回转世一遭,从头修起,一一去印证佛门诸法。

    自己既然要继这无量终始佛位,那就绝不能应付了事。

    哪怕是佛门不禁婚嫁****,在转世厉劫中的这几十万年内,自己都难与聂仙铃及羲和诸女聚首。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超脱’,只有超脱于彼岸之外,他才能有不灭之能,圣人之力。有资格畅游轮回诸世,而不忧沉沦,不忧覆灭。

    且需待千万年后,离尘宗后继有人之时,毕竟若论因果。他欠绝尘子与离尘,更胜过小乘佛。

    此时庄无道更关注的,还是对面无量终始佛手里的那朵莲花。他可以清晰感应到,里面轻云的神念烙印。

    这真是无上妙法,将洛轻云印入造化门内的那点残魂念头,暂时抽取在这莲花之内,使之避开自己证道后时的伟力冲击。

    再无犹豫,庄无道浑身黑甲覆盖,一身气元意念再次凝聚,再一次直指道源。

    有了之前的经历,他这次再拨开那扇造化之门之时,显得异常轻松。

    也就在这一步踏出去的刹那,庄无道便能感觉到自身生命本质的升华,超脱早一切之上,再不受这方天地之制。

    这便是以力证道,追溯本源,挣开所有生命束缚!

    这就是混元圣人——统治乾坤寰宇,历万劫而不磨,沾因果而不染。与天常在,与道同存。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通晰万事万物,大千世界,眼中观过去、现在、未来,掌中演时空、生灭、轮回。意念一动,自有天道变化,无极无量,无生无灭,归寂虚空,可聚可散,不生不灭,万劫不磨,超脱时空,因果不沾其身,游于物外,不以时空轮回为本,永恒永存。

    甚至他此刻若愿意,舍得这一身法身,舍得着一身道果,也可如那‘盘古’一般再开洪荒,在无量虚空中再造一域世界!

    收回了那散发的意念,庄无道又觉体内的气元如洪流般,从各处玄窍之中潮涌而出。

    也在这一刻,他所有的神通,所有的功体,所有的法域,都全数融汇贯通。

    原来如此——这就是万流归宗,最后的最后,只剩源一!

    庄无道一声失笑,而后只一个拂袖,顿时使这一域世界,都逐渐法则崩离,虚空碎灭。

    对面的年轻和尚顿时眉头一挑,而后笑问:“这就是你最后的道?神通何名?”

    “此神通,名为无法无天!”

    庄无道目望着这一方正在崩溃瓦解,支离破碎,却也在以同样速度,不断重组构造中的世界。

    再定地水火风,此时所有这一域的天道法则,都在随他的心意再造。

    无法无天,意味着超越于所有法则,所有天道之上,也是他所有神通的聚合。

    灵感确有后手布置,可只需更易重构了这方天道法则,补全了那些缺陷,就自可使其一切图谋,都付诸流水。

    只可惜——

    庄无道轻声一叹,有些懊恼。当年他如肯接下那太上灭度真经,今日他当独力就可完成,又何需求助于这位无量终始佛?

    再造天地,这份因果,实在是欠得大了。

    ps:今日起本书结束了,五百万字历经三年,感谢书友们不离不弃的支持,开荒顿首拜谢!

    另新书二月中旬发书,希望大家能继续捧场。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