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尝谕

第1659章【熊出没!】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入夜了。

    丛林中气温骤降。

    张烨躺在自己一草一木临时搭建的庇护所里,身上裹着冲锋衣,蜷缩在一起,手里拿着摄像机在一点一点回看今天的拍摄内容,时而快进,时而暂停,哪些镜头能用,哪些用不了,已经在他心里有数儿了。今天这一天虽然累的他半死,连口水都没喝上,可是此刻他却很满意,因为拍到了很多他想拍的镜头。唯独可惜的是,缺少了一些惊心动魄的画面,张弛度还不够。

    睡了。

    明儿再说吧。

    关掉摄像机,张烨临睡前从怀里翻出了妻子和女儿的合照,在上面亲了一口,小心将照片收好,这才缓缓入睡。

    一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张烨突然从梦中惊醒。

    “吼!”

    他全身肌肉瞬间绷紧,马上将摄像机打开,人也猛然翻过身,从平躺的姿势变为了趴着的状态,一边看向外面一边对镜头低声道:“现在是半夜,我不知道是几点,我听到了一些声音,让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又来了!你们听见了吗?好像是野兽的声音,但我不确定是什么,这种感觉很不好,让我忍不住想起了白天那只熊的脚印,虽然我在搭设庇护所的时候已经尽量远离那个区域了,但我知道熊的嗅觉非常灵敏,如果它真盯上了我,对我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摄制组的人还在睡。

    张烨低声道:“老孙!老孙!”

    远处一个帐篷动了动,“怎么了?”

    张烨道:“你听。”

    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惊呼:“我靠!是熊?”

    张烨道:“我不确定。”

    “怎么办?”孙狂急眼了。

    张烨道:“我觉得咱们得离开了。”

    摄制组的人都被叫了起来,听着远处那阵阵野兽的声音,甚至还有些越来越近的沙沙声,众人都吓得不轻!

    张烨问:“麻醉枪呢?”

    武易吸气,“在呢。”

    张烨道:“大家小心点,都准备好,我和老孙先去看看。”

    孙狂道:“看什么啊,跑吧!”

    张烨道:“这么多人,目标太大了,咱们的装备多,移动也慢,又是夜里,不确定情况的前提下,你觉得你能跑过一头熊?”

    于是,张烨和孙狂开着摄像机就摸过去了。

    一百米。

    两百米。

    忽然,远处闪过一团黑影。

    孙狂惊道:“你看见了吗?”

    张烨吸气,“我看见了。”

    孙狂:“是熊!”

    然后黑影突然消失了,野兽的叫声也忽然接近!

    张烨大声道:“跑!”

    孙狂想也不想,嗖的一声就跟着张烨窜了出去!

    张烨道:“别往营地跑,往另一个方向,摄制组有麻醉枪,安全没问题!”

    孙狂道:“那咱俩安全怎么办啊!”

    张烨道:“那就看你跑得快不快了!”

    孙狂道:“我草!”

    一边跑,张烨还一边拿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身后的方向。

    孙狂都惊呆了,心说你丫这时候还有心思拍啊,他边跑边问:“张师傅,你跟我交个底,熊真要给咱俩堵住了,你干的过吗?”

    张烨反问:“你干的过?”

    孙狂哭了,“我他妈当然干不过啊!别说我了,我师父来了也得跪啊!”

    张烨道:“那我也干不过啊。”

    对于这句话,孙狂却是有些将信将疑的。孙狂他们这些练国术的人,无论是内家拳也好,外家拳也罢,打一打普通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揍几个小混混也是不在话下,可是真对上这种猛兽,而且是在这种地理条件下,根本就没有可能出手,碰见了就是一个死。但孙狂知道,张烨和饶爱敏这个级数的高手,跟他们这些人不一样,这俩人的暗劲功力到底有多深,谁也不清楚。

    这一跑就是五公里。

    孙狂气喘,“追上来了吗?”

    张烨脸色不太好,“还在后面!”

    孙狂道:“麻痹!它盯上咱们了啊!”

    张烨道:“听,有水声!”

    孙狂道:“有河?”

    天已经蒙蒙亮了,山野中的景色愈加清晰。

    远处,路已经被截断了,一道悬崖出现在眼前,水声就是从悬崖下面的方向传过来的,近在咫尺。后面野兽声咆哮,看不到那只熊的影子,但张烨和孙狂都清楚,那只熊一直在跟着他们。

    孙狂急道:“没路了!沿着悬崖跑?”

    张烨站在崖上往下看,“我有个办法把这只熊甩开。”

    孙狂道:“什么办法?”

    只见张烨拿起了摄像机,对镜头道:“前面没路了,熊追过来了,我现在只有一个选择能摆脱它的追踪。”把镜头往下拿了拿,对准了下面那条不算特别湍急的河,足足有七十多米的高度!

    孙狂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

    “你要干嘛?”孙狂叫道。

    张烨大喝一声,“跳!”

    说罢,张烨纵身一跃,从悬崖跳下去了!

    孙狂吓蒙了,骂了声我靠,然后就听到后面离他越来越近的吼声,不禁泪流满面,一咬牙一跺脚,也飞身跳下去了,一边跳还一边骂,“张烨!我-日-你-妹!你他妈早晚把我害死啊你!”

    噗通!

    噗通!

    两人都是高手,落水都是身子竖直的!

    张烨先从水里冒出头,“老孙!”

    “这儿呢!噗!”孙狂吐了几口水。

    张烨哈哈一笑,“上岸!”

    俩人游上岸后,都累得气喘吁吁。

    张烨趴在岸边连喝了十几口水,“呼,终于活过来了,渴死我了。”

    孙狂恼道:“你是活过来了,我差点让你吓死啊我!”

    张烨微笑道:“跟摄制组联系吧,大家集合。”

    两个小时后。

    摄制组的人慌慌张张地赶来了。

    童富急疯了,“张导呢?张导呢?”

    武易叫道:“人没事吧?受没受伤?”

    小刘四处张望,“张导人呢?出什么事了?”

    孙狂撇撇嘴,下巴往河边一努。

    众人顺着目光看过去,结果都险些摔倒在地,只见河边已经架起了一堆篝火,好几条鱼已经烤熟了!

    我勒个去!

    您也太效率了啊!

    都什么时候了啊你还想着吃呢你!?

    你一分钟不吃都不行啊喂!?

    张烨拿着摄像机拍完了,这才回头对众人道:“烤鱼熟了,谁想吃过来报名,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啊。”看他这模样,浑然是没把昨晚九死一生的场面当一回事儿。他的心理素质跟其他人明显是两个世界的。

    孙狂问道:“你们导演平时拍节目拍电影也这么不要命啊?”

    一说起这个童富就一肚子苦水,“可不是么,平时他也这样,我们这些年都被张导吓死过无数次了,唉,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我先吃口鱼压压惊吧。”快步跑上去,“给我留一条张导!”

    其他人也纷纷去吃。

    孙狂没去,他还跟张烨生气呢,哼了一声吃了两口压缩饼干,却有些腻了,看看那边的烤鱼,也不信邪地自己也开始拿起两根木头在一旁钻木取火,结果钻了半个小时,手都快钻秃噜皮了,居然连点火星字也没钻出来。孙狂尴尬极了,把手里的木头棍一扔,厚着脸皮也去蹭烤鱼吃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