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南希北庆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争执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元家上下没有人想到韩艺在运动会期间抽空来此,竟然会是谈这么重大的计划,元禧他们也都是毫无准备,脑袋都有一些晕乎。

    这么重大的决定,不可能当场就决定下来,元禧他们现在需要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顺便将自己手中的冷汗给擦干净。

    故此,元禧先让韩艺夫妇回去,他们几个老头子得仔细考虑考虑。

    这刚出议事堂,元牡丹就气冲冲往自己的小院走去,根本没有搭理韩艺。

    韩艺看着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的元牡丹,挠了挠眉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回到屋内,元牡丹见他来了,立刻将脸偏到一边去。

    “生气呢?”

    韩艺坐了过去。

    “哼!”

    “就算我不跟大伯他们商量这事,真到那时,我还会去找其他商人,那到时大伯他们肯定会怪我的。”

    “你为什么事先不跟我商量。”元牡丹猛地回过头来,激动道:“南进计划是这样的,这回又是如此,难道事先跟我商量一下,真的就这么难么?”

    韩艺道:“我不跟你说,是因为我希望将买卖上的事,留在议事堂去说,这里只是属于我们一家人的。”

    “那我们现在谈得是什么?”

    “!”韩艺叹了口气,“就算我告诉你,又能改变什么,我总得要跟大伯他们去说,因为这个计划,我是势在必行,不管元家会否参与进来。”

    “又是势在必行。”

    元牡丹冷笑一声,道:“我有时候真的不明白,你究竟想干什么?你已经贵为宰相,并且坐拥万贯家财,你知道你这么做,里面藏着多大的风险么,这可是战争呀,稍有不慎,我们全都坠入万丈深渊,永不可翻身,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将买卖跟战争联系在一起。”

    韩艺道:“那我问你,元家也是坐拥万贯家财,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努力的去工作,不就是希望找到一个出路么。”

    “难道战争就是出路吗?战争是毁灭,是生灵涂炭,我们只是商人。”

    “战争是掠夺,战争是重建,试问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抢更赚钱的买卖?”

    “那你为什么不去做强盗?”

    “因为不合法,而战争是合法的。”

    元牡丹怒极反笑道:“我真没有想到,原来你的志向这么伟大。”

    “那跟我说一点,志向远大的。”

    韩艺道:“为什么商人要找出路,为什么不是宰相找出路?不就是因为自古以来,商人的地位都非常卑微,为什么商人的地位很卑微,真是因为商人威力唯利是图吗?当然不是,就是因为商人对于国家、对于朝廷、对于君主都没有任何贡献,就如同那厕纸一般,不是不需要,只不过用完了就扔了。如果将来商人不但能够资助朝廷对外征战,还能帮助朝廷稳定地区安宁,那么商人的地位还会那么卑微么,朝廷还会打压商人么?”

    元牡丹听得黛眉一皱,沉吟不语。

    韩艺道:“别看商人如今发展的很好,但是地位却很尴尬,是退一步,还是进一步?的确,退一步,可以海阔天空,因为当你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威胁时,你就是最安全的,但同时也是最卑微的,可这人往高出走,谁甘愿卑微的活着。可是进一步的话,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说,该怎么办?”

    元牡丹摇头道:“你别当我是傻子,你如今平步青云,前途一片光明,只要你步步为营,如房玄龄、长孙无忌那般去做,将来位极人臣,根本不在话下,而你却是费劲心思,破坏现有的秩序,愚弄世人,让每个人都参与在你的计划当中,你说你只是想为商人找到出路,这话你自己能信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么做,根本就不是因为大伯曾今提及过,而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就跟南进计划一样。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韩艺苦笑一声,道:“不错,我如今的确是平步青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平步青云,不就是因为我破坏了现有的秩序,让我大唐的百姓变得更加富有,我走的根本不是房玄龄、长孙无忌的路,我又怎能如他们一样。而我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获取更多的财富,让大唐变得更加强大。”

    元牡丹道:“所以你要怂恿朝廷不断的对外发生战争,如果朝廷在战争获得甜头,那么朝廷将会不断的对外发动战争,可是打仗是要死人的,你有没有想过。”

    她对于战争是很排斥的,独孤先略不就是死在战场上的么,她真不希望韩艺跟战争联系在一块,甚至于她压根就非常讨厌发动战争。

    韩艺道:“不是我怂恿朝廷开战,而是朝中有人迫不及待的希望要消灭高句丽,我不过就是顺水推舟罢了。你说得不错,的确会死人,区别就在于,以前的死的人,不能得到任何东西,而如果朝廷采用我的计划,不但可以减少人员的伤亡,而且还会令伤亡人员得到足够的补偿。”

    元牡丹道:“你总是有你的理由,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失败了,多少人会因为你,而受到牵连,你不可能一直都赢下去的,饶是做了三十年宰相的长孙无忌,如今也是自身难保,几年前谁又能够想得到。”

    韩艺道:“难道你认为我如今还有退路吗?如果我放弃自己的一切,明天李义府、许敬宗他们就会置我于死地,我是不可能回头的,我必须要一直走下去,是,也许会失败,但是也有可能会成功,而我放弃的话,我的下场一定会非常悲惨。”

    争来争去,各有各的理由,但谁也没法说服谁。

    元牡丹站起身来,道:“我有些累了,你今晚去客房睡吧。”

    韩艺双手搓了一下脸,站起身来,“我今晚可以去客房睡,但是我真不希望我们在买卖上面的分歧,成为我们夫妻间的隔阂,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说完,他便转身出去了。

    随着门合上,元牡丹双目一闭,轻轻一叹,坐了下来,望着摇曳的烛火,眉宇间充满了担忧和害怕。

    说到底,她根本就看不懂韩艺的玩法,她也没法理解,就算将高句丽送给元家,也就是多一点钱呗,以元家目前的发展,不需要通过战争去获得财富,这太冒险了,以前还会从未有人这般做过,借鉴都没法借鉴。

    未知总是令人害怕和担忧。

    这一夜注定无眠。

    翌日一早,元牡丹便从床上爬起来,神态显得有些疲倦,这才刚刚洗漱完,就听到敲门声。

    “谁?”

    “我。”

    外面传来韩艺的声音。

    元牡丹迟疑半响,才上前去,将门打开来,却见韩艺端着他命名的爱心早餐站在门外,还冷得有些哆嗦。

    “昨晚一定没有睡好吧,不过放心,吃完我做的爱心早餐,一定是元气满满滴。”韩艺笑嘻嘻道。

    元牡丹都看傻了,好似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却不等她反应过来,韩艺已经端着早餐走了进来,又向他招手道:“还傻站着作甚,快些过来吃,等会就冷了。”

    元牡丹走了过去,看着桌上的早餐,又瞧了眼韩艺,嗫嚅半响,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韩艺还是如以往一样,一边跟她说着一些趣事,一边吃着,仿佛昨晚的事,真的没有发生过。

    可是元牡丹却没法适应,索性将筷子放下,“韩艺,那事还在讨论中,我们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

    韩艺轻松一笑,道:“那只是买卖上的事,我不想让它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感情,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退让,待会开会的时候,如果大伯他们有所保留的话,我一定不会勉强的,但是我身为户部尚书,我有义务减轻国库的负担,这只是一个政策,仅此而已。不过没有什么比你们更加重要。”

    元牡丹害怕战争,而他却非常害怕夫妻间出现隔阂,因为他是亲眼见到自己的父母一步步走向离婚的,他也知道元牡丹的性格比较犟,如果他也不主动退让的话,那时间一久,真的就说不好了,这感情是需要经营的,他认为得赶紧抹去那些不愉快的事,这个目的他今日是非达到不可,在家庭方面,他比谁都要紧张一些。

    元牡丹听得心头一暖,韩艺身为男人,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而且经过一晚上的思索,她也没有昨晚那么激动,只是满腔的无奈,瘪了下嘴,“我看大伯他们都让你给带坏了。”

    韩艺哈哈一笑,道:“你也太小看大伯他们了,先吃,吃完带着蕊儿去散步,这事等会再说。”

    元牡丹轻轻点了下头。

    可这才刚吃完,刚刚出得屋门,正准备去看看韩蕊,就见到元禧身边的老仆从站在院门口,“姑爷,大老爷请你去议事堂。”

    韩艺笑道:“这么早啊!看来大伯他们也没有睡好。”

    元牡丹白了他一眼,“亏你还笑得出口,这可是都是因为你。”

    韩艺嘿嘿一笑,“走吧。”

    那老仆从突然道:“姑爷,大老爷就是请你一个人去。”

    韩艺愣了愣,“什么意思?”他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我刚刚哄完老婆,你丫又来添乱,嫌我最近太清闲了么?

    那老仆从看到韩艺的眼神,有些害怕,不敢多言,只是稍稍得瞧了眼元牡丹。

    元牡丹道:“你去吧。”

    “少来!”韩艺拉着元牡丹的手,道:“走。”

    元牡丹却是抽回手来,“我得遵守元家的规矩。”

    “天啊!”

    韩艺搓了搓额头,日,这大伯还真是爱添乱啊!

    元牡丹笑道:“你才是主事人,大伯这么做,合乎我们元家的规矩,况且我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你去吧,这我不会放在欣赏的。”

    韩艺道:“真的没事?”

    元牡丹道:“那是我大伯,我比你可要了解他。”说到这里,她小声嘀咕道:“这也不是第一回了。”

    韩艺点点头,道:“那——那行吧,待会商议完了,我来跟你汇报。”

    “什么汇报,胡说八道。”元牡丹脸上微红,又道:“快去吧。”

    来到议事堂,只见元家的长老们都已经到齐了,甚至于元哲都从崇仁坊赶了过来。

    韩艺郁闷道:“大伯,请恕晚辈冒昧问一句,干嘛不让牡丹参与。”

    元禧不答反问道:“你昨晚在哪睡的?”

    汗!犯得着问得这么直接么。韩艺眨了眨眼,讪讪道:“这只是我们夫妻间的一点点小事,我们刚刚还在一块吃早餐,没有一点问题,不劳大伯你费心了。”

    元禧笑道:“老夫可不想掺合你们夫妻间的事,老夫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会去客房睡?”

    韩艺眨了眨眼,心想,这脸是丢定了,下回得悄悄去客房睡,呸呸呸,老子再也不睡客房了。

    元禧道:“牡丹可是我看着长大的,那丫头一直以来都是小心谨慎,深怕走错一步,故此再没有弄清楚之前,她是决计不会走下一步的,她永远都希望身边的每个人都开心,但这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这买卖上。她这性格,只适合打理事务,而不适合制定计划,尤其是咱们今日要谈的事,更加不适合她参与。老夫只是如往常一样,做出对元家最有利的选择!”

    韩艺道:“可是大伯,你能否稍微考虑一下我得处境,你这是在火上浇油,我可不想今晚又去睡客房。”

    元禧呵呵一笑,道:“牡丹会理解的,因为我们有这个权力,她决计不会因此怪罪任何人,你不用在意。坐吧。”

    元乐也道:“你别担心,牡丹那孩子乖的很,不会闹脾气的,你大伯又不是第一回将人扫地出门。”说着,他微微瞥了眼元禧,显然是在讽刺元禧,他一直都是支持元牡丹的。

    元禧权当没有听明白,又向韩艺道:“坐吧。”

    韩艺无奈一叹,但还是坐了下来。

    他也不是跟元禧第一回打交道,这些老头子,其实都是比较变态的,他们的信仰就是元家,他们只会做出对元家有利的决定,绝不会感情用事,但奇怪是,那些小辈都很服从,绝不会跟他们闹脾气,大家各司其职,这是元家最不同于其他大家族的一点,其它大家族总是窝里斗,动不动就分家,相互内耗,这也是贵族走下坡路的一个重要原因。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