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被洞穿,原有的时空隧道扩大到直径百米左右,强劲的时空漩涡将周围的一切尽数吸纳进来,随着姬宇乾神躯的跳入,漫天飞舞的人类和神族,妖人和兽人,穿着黑衣的时空警察,还有各种机器设备纷纷落入漩涡,消失不见。

    最终位面的地球在如同一颗被子弹穿透的西瓜,分崩离析,化作宇宙中万千碎片,从此不复存在,月球失去了地球引力的束缚,形单影只,渐行渐远。

    ……

    第一位面,翠微山穿越站,一艘涂装迥异的穿越舱骤然出现,率先走出来的是五米身高的刘彦直和只有他一半高度的韦生文,然后才是其他穿越者,他们凯旋而归,面带喜色,终于解决了姬宇乾,混乱的时空秩序得到恢复,接下来就是解甲归田,每个人回到相应的时空位面,结束这纷乱的大戏。

    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阴沉灰暗的天幕,刺鼻的气味和城市的废墟。

    这里的时间是公元2035年末,距离刘彦直出征已经过去了三年,这段时间内地球突发灾难,磁场紊乱,南北极冰山消融,海平面上升,火山爆发,地震频发,日本列岛、新西兰面临沉入海底的危险,至于诸如马尔代夫、夏威夷之类岛屿,早就被海水淹没。

    人类并不知道具体原因,还以为触怒了天神,他们选择求助于宗教信仰,耶路撒冷、梵蒂冈、麦加、拉萨等地都聚集着来自全球的信众,各地的教堂、寺庙、清真寺也都聚满了人,日夜祈祷,期望拯救地球,期望来世不要再受灭顶之灾。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依旧是山崩地裂,浊浪滔天,海啸吞没了一座座沿海城市,向内部蔓延而来,一座座沉寂万年的死火山重新开始喷发,更有万千座因地壳剧烈变动出现的新火山,喷出万丈熔岩,火山灰遮天蔽日,硫磺味弥漫全球,太阳失去了光辉,全世界都笼罩在灰暗中。

    穿越者们就是回到了这样一个频临毁灭的世界,刘彦直的智囊团给出预测结果,地球将会在七天内毁灭,而这一切的根源是大型的量子纠缠反应,另一个位面的地球毁灭了,其他千千万万的位面则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依次崩塌。

    挽回局面已经不可能,为了保存人类火种,地球各国政府停止了战争,在短时间内打造了一艘无人驾驶宇宙飞船,装载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现存的包括人类、动植物在内的基因孢子,这艘新诺亚方舟将会发射到浩瀚的宇宙中,靠太阳帆推进,漫无目的的航行于星辰大海,当它侦测到类似地球这样有大气层和液态水以及太阳类恒星存在的星球,就会发射孢子,重新制造一个地球。

    目前这艘飞船正在西藏某处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发射前的最后准备工作,它的出现让刘彦直和党爱国想到了那些来自宇宙的龙珠,不过不尽相同,二者绝非一回事,也许龙珠是宇宙中另一个即将灭绝的文明发射的火种呢。

    地球毁灭在即,所有的预想都成了泡影,穿越者们临危受命去其他位面侦察,试图发现一个能够栖身的安全所在。

    ……

    刘彦直和甄悦一组,乘坐穿越舱来到上古时期,时间锚点公元前一千年,两人在翠微山顶打开舱盖,闻到了混杂着土腥味的雨后清新空气,野花烂漫,四野无人,宛如仙境。

    甄悦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无限陶醉:“这儿真美,没有战争,没有灾难,我们以后就在这里生活吧。”

    “你知道这是什么时代么?”刘彦直问她。

    “远古时期啊。”甄悦瞪大眼睛,一脸懵懂,让刘彦直想起那个和自己在白垩纪共度的女子。

    “现在是商朝末期,当政的王叫帝辛。”见甄悦不解,他再次解释,“就是商纣王。”

    “纣王?封神榜?”甄悦终于明白了,“可惜那是神话故事,不然还真有的看。”

    “未必只是神话。”刘彦直想起当年在庄周家里醉酒后梦到的场景,朝歌城外的决战,那些飞翔的翼人和骑着猛兽的巨人。

    “我才不信呢。”甄悦躺在了草地上,“真舒服,我们别回去了,对了,我还要嫁给你呢。”

    刘彦直沉默了一会说:“不可能了。”

    “怎么,你不愿意?”甄悦诧异不解,继而满脸通红,被人拒绝的滋味可不好受。

    “因为我已经死了。”刘彦直说,“我的躯体早就气化了,先前借用的是刘子光的身体,现在用的是姬宇乾的身体,你嫁给我,其实等于嫁给别人。”

    “你死了?可是你还存在啊。”甄悦还是不理解。

    “你看那是什么?”刘彦直指着天空说道。

    一只大蝙蝠落了下来,在半空中展翅飞走,仔细看那不是蝙蝠,而是一个长着肉翅的人!是他们在最终位面的上海郊外见过的雷震子。

    又有各种走兽和妖人从半空中凭空出现,落在地上或者摔死,或者翻个跟头爬起来就走,刘彦直和甄悦都看呆了,这全是从姬宇乾所在的那个时代跑来的人啊。

    半个人重重落在刘彦直脚旁,身躯严重受损,腹部以下都烧成了黑炭,一息尚存只有,正是大家乐赌博公司的网管胡松。

    刘彦直决定救活胡松,可是这荒山野岭的没有医疗条件,于是他抱起胡松的残骸,又让甄悦搂着自己的脖子趴在背上,径直飞向有人烟的所在。

    此时的近江还是一片荒芜之地,最近的人类聚居点也在数百公里之外,刘彦直借用的是姬宇乾的身躯,功能强大无比,超音速飞行更是小菜一碟,不多时他们便飞到一处部落,凡人们看到身材高大的神仙下凡,无不顶礼膜拜,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刘彦直命令部落给他提供了青铜鼎,针线和一些金属工具,部落族长俯首帖耳,无不遵从,除了这些器物,他还贡献了一名年轻的巫医供神仙差遣。

    胡松的这具身体已经不堪使用,想修复必须拆解另一个活人,但是刘彦直不打算这么做,一来他没必要为了救一个人杀掉另一个人,二来他和胡松的交情也不止于此,这样解决方案就只剩下一种,用动物的肢体来修复人体。

    刘彦直先让部落的猎人帮他打一个活的狐狸回来,然后追忆左慈是怎样把动物的皮肉肠脑血炼丹的, 这倒不是因为他不懂技术,姬宇乾的大脑里储存着各种各样的技术,只是在公元前一千年派不上用场罢了。

    猎取活狐狸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部落居然做到了,而且猎到的是一支长着七条尾巴的火红色的狐狸,据说这种狐狸起码活了一百个春秋哩,但是据刘彦直检查,七条尾巴不过是因为太脏,狐狸尾巴打结分叉而已。

    这只可怜的公狐狸变成了胡松的配料,刘彦直忙着炼丹,熬人油,分拆骨骼,重新排列,缝缝补补,忙乎了七天,终于将胡松拼凑完成,放进青铜釜里蒸了半天消毒,开锅之后,人就活了,但神志尚不清醒。

    刘彦直急着回去报告,将胡松托付给部落照看,便带着甄悦离开,临走前他才想起来问族长,你们这儿是什么部落,你叫什么名字。

    “我们是有苏氏,我叫苏护。”

    族长身后的草屋内,一个青春少女正在帘子后面好奇的看着神仙。

    远处的棚子下,年轻的巫医在龟甲上刻着曲里拐弯的文字,他要将偷学到的仙法记录下来,汗水从额角滑落,他都顾不上擦一下。

    ……

    等刘彦直和甄悦回到翠微山的时候,这个世界也隐隐不安起来,火山喷发,满天乌云,大地颤抖,动物们冲出森林,疯狂的奔走逃命,却又无处可逃。

    “量子纠缠也影响到了这个世界,这里不宜居住。”刘彦直叹息一声,带着甄悦返回了第一位面。

    其他穿越小组也纷纷返回,带来的消息是一致的,量子纠缠影响到了全部位面,地球的覆灭几乎无可避免,除了移民外星,别无他路。

    正当大家愁眉不展时,桌上的茶杯开始微微晃动,墙上的画也开始抖动。

    “又地震了。”党爱国说。

    “不,是他追来了。”刘彦直平静无比。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