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双方打得只剩下灵溪和齐临时,诡异的气氛更浓,稍微清醒一点的人都会发觉不对劲,包括在海底捡尸的李青云。

    灵溪和齐临打红了眼睛,像九世仇人一样,自残似的术法都用出很多,导致他们各有损伤,鲜血染红了海面。

    “住手!”关键时刻,姜子喻突然出现,代表姜星空间,命令灵溪停止打斗。

    同时,姜子喻也出手,挡住齐临的攻击,让灵溪安全退出战斗。

    “姜子喻,你什么意思?也想对我万兽空间下手吗?等我们圣子出关,你敢对龇牙吗?”齐临非常不满有人插手,红着眼睛,瞪着对方。

    “齐临兄,清醒一点,我们不是仇人,这里面肯定有些误会。方圆百里,天机混乱,阴阳颠倒,你仔细观察一下,绝对不正常。如果我猜测不错,应该是天机规则被人参悟透了。”

    姜子喻红发飞扬,侃侃而谈,目光扫过四周,对躲藏在云中的围观者无动于衷,只是想找出那一个在背后设局的人。

    “嗯?天机规则?有人设局?”齐临清醒一些,想起自己的随从死光了,暗暗后悔,目光如电,恶狠狠的扫过四周,想找出幕后设局者。

    至于李青云,早就使用了隐匿规则,又加持了幸运规则,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他,甚至在这一段时间内,有人根本想不起探查海底。

    围观之人,听到姜子喻和齐临的对话,慌忙跳出来,撇清关系,说自己只是路过,看到战斗惨烈,特意过来看看,并不是设局之人,更不曾参悟过天机规则。

    所谓天机,就是天地万物运转的机密,天道虽崩,但天地万物仍在,如果天机被人蒙蔽,可以影响很多人的思维和判断。

    姜子喻是姜星空间的代表人物,当初和周家签订合作协议时,就是他出面主导的,是姜圣的嫡系后代。

    李青云隐匿在海底,放开神识,偷偷观察海面上的生灵,自然认出姜子喻,见他打断了自己的捡尸大计,有些不爽。

    “姜星空间的修士,果然和我犯冲,他们一出场,绝对没啥好事。不过扰乱天机这么好玩的事情,到底是谁搞出来的?我最近虽然抢了不少大道规则碎片,但绝对没有天机规则。”

    李青云一边观察,一边在心里悄悄思索。

    这时候,姜子喻当着所有人的面,询问事件起因,并没有偏袒哪一方的意思。

    白翅灵溪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齐临也没有隐瞒,大致经过没问题,但在最后,却吱吱唔唔的指责灵溪族人抢了自己族人的大道规则碎片。

    两人在讲述经过的时候,都提到最后看到一只六手多目的蛊虫,似乎有点问题,但那只虫子呢?怎么消失不见了?

    “嗯?多目蛊虫?难不成,今日的一切,都是彩圣空间生灵设的局?”姜子喻目光微冷,扫过四周,见到不少域外生灵,唯独没有彩圣空间的生灵。

    “咦?巧了,天道联盟十三圣,总共进入地球十一个空间的生灵,现在到场十个,就差彩圣空间的虫子了。”

    “嚯,说不准真是彩圣空间的那些蛊虫搞得鬼,那些丑陋的虫子,无数小眼睛,整天贼溜溜的乱转,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挺纳闷,大家不是有私下协议,在找齐散落的大道规则碎片之前,不互相残杀吗?怎么这才安分几十天,就有人忍不住在背后耍阴谋了?”

    围观之人,七嘴八舌,都在议论此事。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反正有个怀疑对象,赶紧往他们身上泼脏水,省得被姜圣空间的人和万兽空间的人误会了。

    众口铄金,说得李青云差点都信了。先不说有没有人使展天机规则,但事件的导火索,明显是李青云搞出来的。

    李青云把那些鸟人和兽首生灵杀光了,才有后来的误解和战斗,如果评选罪魁祸首,肯定非他莫属。

    于是李青云悄悄的在四周设置迷惑规则,不用这个规则,就对不起如此大好时机。

    迷惑规则使用时,和天机规则等虚无缥缈的规则一样,都是悄无声息的。

    被迷惑规则影响到的生灵,根本不会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混乱,被人影响,甚至是控制。

    “咱们域外生灵不能内讧,谁内讧就先杀掉谁,清除害群之马,这是当务之急。”不知是哪个生灵,稍稍提醒一句,顿时引起众人的共鸣。

    “对对,彩圣空间的虫子太恶心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杀光他们,我们大家才能安心寻找散落在海底的大道规则碎片。”

    “走走,我知道彩圣空间的虫子们最近在搞一个秘密聚会,肯定有阴谋,我恰巧适合聚会地点,我带大家过去。”

    众人拾柴火焰高,团结的力量是巨大的……在无数人的声讨下,连姜子喻都被影响了,目光阴鸷的喊道:“杀光彩圣空间的虫子,不能再让他们残害诸位道友了。”

    姜星空间的生灵,自然全听姜子喻的,因为大家来地球之前,已经得到上面长辈的叮嘱,知道自己该效忠谁。

    姜子喻身为姜圣的嫡传子孙后辈,如果有成为地球天道的机会,姜圣空间所有生灵都会协助他,以期换得其它回报。

    所以姜子喻一发话,影响极大,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域外生灵,都振臂高呼,要杀光彩圣空间的虫子。

    一群域外修士,越聚越多,大约有六七百人,挥舞着手臂,喊着口号,浩浩荡荡,从东海冲向中土南部的山谷。

    李青云傻眼了,迷惑规则是他刚掌握不久的规则,本以为没多少用,没想到一经使展,原来可以这么强大。

    如果这些人可以一直保持迷惑的状态,找到彩圣空间的虫子,二话不说,立即展开杀戮,绝对可以产生极大的战果,对地球修士有好处的战果。

    “哈哈,这么精彩的事件,绝对不能错过。”于是李青云摇身一变,变成一只小蜜蜂,在海水里抖抖翅膀,嗡的一声,飞上天空,追赶那群被迷惑规则影响的域外修士。

    一只拇指大小的蜜蜂,全身金黄,腹部有黑纹,飞得快如闪电,身体坚如磐石,在飞行途中遇到妖禽或者妖兽,直接撞过去,瞬间就把对方身上撞出一个血窟窿。

    如果对方身体不够结实,这一撞甚至会把对方撞成碎片,高速飞行下的小蜜蜂,可怕得没天理。

    半个时辰之后,李青云已经从东海飞到南部山区,那里是小蛊界的入口,李青云当初封印的小蛊界空间缝隙,就在此处。

    “嗯?彩圣空间的那些虫子,没事在这里秘密聚集干什么?难不成想打小蛊界的主意?幸好有人发现他们,并准备对他们下手,不然还真是件麻烦事。”

    李青云皱眉,远远的跟在后面,等飞到小蛊界入口附近的时候,才趴在一团白色云雾上,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彩圣空间的生灵们,聚集在毒雾缭绕的山谷里,这里气候潮湿昏暗,毒虫遍布,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最舒服的环境。

    蛊庆现出原形,是一条长达数十丈的大虫子,跟在一只更为健壮的黑色蝎子身边,吱吱呀呀的说着什么。

    刚刚被李青云打得受伤逃蹿,又听说盟友阳玉被杀,吓得惶惶不可终日,极力鼓动彩圣空间的大人物,求他们打开地球空间的小蛊界,放出蛊虫,增加自己种族的实力。

    “蛊蝎大人,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个小蛊界没有什么厉害的蛊虫了。当初空间裂缝出现时,涌现几百万只蛊虫,只能和炼气期四五境的人类修士打斗。现在它们只要敢出来,肯定沦为我们的食物,为我们快速晋升提供最佳养料。”

    蛊庆几只胳膊同时比划着,显得有些急促,也有些滑稽。不过跟在身后的一些实力已经达到元婴期的蛊虫,并没有讥笑,而是目光闪烁,思索着此事的成功机率。

    蛊蛭扭动着肥胖的褐色身躯,小眼睛里透露着贪婪,急促的尖声叫道:“既然打听清楚了,那还犹豫什么,这么好的食物源泉,千万不能让其他生灵知道了。

    你们该听说过,除了我们蛊类,还有很多生灵喜欢吞噬我们,以增加自己的实力!特别是万兽界的那些兽类,以及姜星空间的那些鸟人,平时最喜欢吃我们蛊类增强实力!”

    “这一回,我们秘密行事,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了。在他们寻找大道规则碎片的时候,我们偷偷增加实力,整族全部突破,进入元婴期。那么进入最后的战争阶段时,我们才有可能杀光他们,抢到所有的大道规则碎片,成为地球空间的下一任天道。”

    就在这时,突听破空声传来,无数域外生灵,以可怕的速度从天际飞来,刚看到他们的身影,就祭出了法宝,没头没脑的往他们身上轰去。

    “该死的彩圣空间的虫子,我的耳朵尖,听到你们的阴谋了!你们想杀光我们,成为下一任天道。恶心的虫子,就知道你们没安心好,去死吧!”

    有域外生灵,在祭出法宝的同时,义正言辞的指责彩圣空间的虫子。19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